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席柠岑承凛超多人求的小说推荐席柠岑承凛-小说免费赏阅席柠岑承凛

xiaoka 2023-12-07 12:51:13 21
xiaoka 2023-12-07 21
点击阅读全文

之后就没再动那杯咖啡。

席柠见状又给黄太点了杯浓缩美式,这次黄太喝得挺舒服了。席柠隐隐有种感觉,黄太这次约她出来不是单纯叙旧那么简单。

黄太放下咖啡杯轻声说,“现如今老公事业有成,儿女又不是我操心,我本该跟那些阔太太们一样出入这些个场合买买买吧,或者去做做脸,再者可以进入健身房暴暴汗。”

“黄太的身材保持得很好,而且您结婚早,就算儿女大了您还是很年轻,所以阔太太们的躺平生活不适合您。”席柠轻声道。

黄太笑,笑中却是苦涩,“以前不觉得什么西,当年黄家也是往上爬的时候,人手挪不开我也会帮着老黄一起打理公司,就觉得日子过得挺有奔头,现在公司上下全都是老黄做主,我成了全职太太,多少人羡慕着说我押宝押对了,命也是真好,娘家富裕,婆家也有了权势,儿女还不用操心,我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是虞小姐,我才四十多岁啊,不出意外的话我的人生才过了一半,剩下那一半呢?我要一直这么过下去?”

席柠敛眸喝了口咖啡,轻声说,“其实很多富太太们也就这么过了,毕竟没几人敢去冒险,哪怕是普通家庭的夫妻,也不敢轻易走到分崩离析的地步。”

黄太若有所思地看着席柠,良久后问,“其实你已经知道我今天约这的目的了吧?”

她下榻的酒店在城东,金融街在城西。在北市,东富西贵这是有说道的。东边聚集了大多数有钱人,西城聚集了大多数有权人,这便是东富西贵的说法来源。

席柠轻叹一声,没点头也没摇头。

“剩下的半辈子风险太大,谁敢保证谁能一辈子安枕无忧?”黄太聪明地转了话题。“虞小姐,虞家是出事了不假,不管是从合作者还是朋友的层面我都不希望虞家出事。可看事情就要看全面,虞家如果不出事,你就根本看不到世态炎凉,在你身边围绕着的全都是好人,事实上这个社会不是这样。现如今你能快速成长,去拼搏自己想要的,这反倒是好事。”

说到这儿黄太解释,“你别误会,我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我明白。”席柠轻声说。

黄太说得没错,当她还是虞家被捧着被惯着的小公主时,她身边全都是好人,那些跟她接触的、服务于她的人各个都慈眉善目,与虞家有生意往来的太太们也都各个和善。

可虞家出事了呢?

她才体会到什么叫世态炎凉。

“我是有娘家为靠山,所以活得尚算轻松,可是人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别人给的不如自己有的,想要有主动权就得自己拥有。”黄太轻叹。

席柠问她,“黄太是想做事了?”

黄太微微一笑,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转头看向窗外。少许后说,“如果生活注定不让你安稳,那再继续躺平就只能被生活折戟沉沙。”

席柠察觉出黄太嘴角的一抹苦涩,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面色微微一怔。

席柠岑承凛超多人求的小说推荐席柠岑承凛-小说免费阅读席柠岑承凛

一街之隔,覃苑酒店进去一对男女。女的很年轻漂亮,娇憨憨地挎着男人的胳膊,临进门前还送上了热吻。

男人神情怎样席柠看不清,但能肯定的是绝对享受,另只手还拎着好几只爱马仕的手提袋。

的确足以换来女孩儿的热吻了。

男的席柠认识,黄继发。

席柠下意识看向黄太,却见黄太眼底平静,瞬间就心知肚明了。等黄继发跟那个女的进了酒店后黄太才将视线收回来。

一杯美式,真正的苦涩怕是在心里了。

“听说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今年大四,也是刚入圈的新人。”黄太嘴角始终有苦涩,“你也早就知道了吧?”

席柠知道。

早在黄太来北市之前阿洲就查到了这件事,黄继发在北市包了个女大学生,这几次来北市除了办公事外就是陪那女孩子了,看得出黄继发对那女学生挺上头,礼物是大把大把的买,什么贵买什么。

她没在黄太面前否认,点头。

黄太看着她,“但你没跟我说。”

席柠如实相告,“这个季节虽然说北市风景不错,可黄太畏寒,所以喜欢去温暖潮湿的地方度假。能来北市,势必是奔着黄总的事来的,我没必要在黄太面前多嘴了。”

黄太凝视着她,眼里不说有笑吧,但也是宽慰,“你和倦洲在商场有胆识也有谋略,跟你们的父亲一样。其实你们完全可以利用黄继发的出轨事件来要挟他达到合作的目的,可你们没这么做。非但没钻空子,你还搭上了一只镯子,不觉得得不偿失吗?”

席柠闻言轻笑。

所以说黄太眼睛很毒,而且绝非是脑袋空空的全职太太。

“我们是奔着长期合作的目的去的,并不想通过一时的快捷手达到目的后造成日后的不稳定和猜忌。”席柠说这番话时真情实意的,“如果黄太知道我们用了旁门左道达成了合作,我想你不会相信我们是有诚意的合作伙伴吧?”

黄太点头,这倒是。

“可现如今不少人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

席柠轻描淡写的,“是达到目的了,但能得到手的只是即时利益,不适合我们虞家,虞家现在虽说倒了,可口碑还在,虞家的口碑可不是靠耍小聪明得到的。”

她说着,目光又转向酒店的方向,继续道,“那些年轻的小姑娘们也一样,总有比她们更年轻的小四小五不是吗?”

黄太嗤笑一声。

席柠的目光重新落回黄太的脸上,“婚姻有时候就跟经营生意是一样的,就看你想要的是什么,既得利益还是长远利益。换句话说,现在的主动权在黄太手里,想怎么打要看你是怎么想的,而不是在黄总身上。”

黄太唇角沾笑,但只是出于礼节,半晌后才说,“黄继不是第一次了,之前看得出来只是玩玩,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商业联姻不是普通婚姻,一旦切断那就是利益上的分割,势必是伤筋动骨。这次……”

她没说下去。

但席柠明白她的意思。

这次黄继发认真了,黄太势必是先做好准备,要不然黄继发一旦昏了头想要离婚黄太就处于劣势。

“如果我跟老黄只是普通两口子,那我现在就能闯进去抓他们个现形,然后一脚踹了老黄,自己后半辈子独自精彩。但特殊的婚姻不同,我不能让黄继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ka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