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蒋澄厉乾坤甜宠小说哪里能看蒋澄厉乾坤-蒋澄厉乾坤小说阅读全集

2023-11-28 17:15:38 11
2023-11-28 11
点击阅读全文

直到两人走远,我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旁边的同事撞了撞我的肩膀,轻笑:“什么表情啊?刚刚那两人来的时候,我看你眼神不对,我还以为那男的是你男朋友呢。”

男朋友三个字扎在我心头,疼的人窒息。

我没敢接话,逃也似的走到旁边。

一直熬到晚上下班。

十点的街,略有些寂静。

和同事告别后,我独自一人走在回去的路上,一天没看的手机这会儿已经堆积了不少短信。

通知栏里,独独一条,死死抓住了我的眼球。

岑今野在下午六点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出任务。】

简短的三个字,却奇迹般的将我脑子里的烦闷一扫而空。

他这是……在向我解释?

然,还不等我深思,我就发现身后有个人跟了我小半截路。

第19章

起初我看着手机并没有太在意。

直到我拐进小巷子里,身后那道影子跟着一并拐了进来,那一瞬间,我胸腔里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脑子里不断涌入网络上刷到过的抢劫案、连环杀人案、绑架案……后知后觉的恐慌如潮水般涌来,顷刻间便将我淹没其中。

我害怕的握紧了手机,脑子急速的运转着,这巷子灯光昏暗,两侧都是关了门的铺子,这个点,我求助都无门。

身后的人似乎加快了步子。

我喉咙滚动,有一瞬哑然。

抓着手机的手本能的输入一串烂熟于心的号码拨出去,等我反应过来低头看到屏幕上‘岑今野’三个字时,我自己都愣了。

生死关头,我最先想起的居然是他。

白天那女孩的话再次涌入我的脑海‘酒店’二字飘在我眼前经久不散。

紧紧咬着牙根,我眼眶又酸又胀。

正当我准备挂电话另谋出路的时候,电话那头已经接通。

男人清润似撞玉的声音传入我的耳廓:“喂?”

言简意赅的一个字,带着些许暗哑。

我喉咙一堵,想起身后的人,将手机举到耳边索性豁出去:“老公,你在巷子口等我吗?我马上就要到了。”

电话那头愣了几秒,尾音上扬,不大确定:“老公?夏卿悦,你打错电话了?”

我紧紧抓着手里的包,怕的几乎要哭出来:“老公,明天我不想上晚班了,夜路我一个人走好怕。”

身为国际刑警,岑今野的脑子转的极快,他当即觉察出不对劲来:“你在哪?”

我心一松,忙报出地址:“我就说咱这梨花巷的灯要修了,你别着急,我马上就要到巷子口了,要不你过来接我吧。”

大抵因为我在打电话的缘故,身后的人步子慢了许多。

可我不敢回头。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夏卿悦你一直往前走,别回头,我马上来。”

“嗯。”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一声,声音里却是藏不住的恐惧。

这条巷子好像看不到尽头。

我每往前走一步,就好像在朝深渊迈进一步。

离巷子口越来越近,我的谎言马上就会被拆穿,身后之人似乎也在等。

最后三步,我握着手机的手逐渐收拢,声音发着颤:“老公,我要到了。”

如果岑今野没来,我会如何?

会死吗?

我不受控的想着那些血腥的画面,深吸了口气,抬脚准备跑。

然而下一秒,一只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牢牢抓住了我的胳膊,将我往暗处拖。

“啊!”

脑子里紧绷的线彻底崩断,我惊恐叫着试图甩开那只手,眼泪不受控的落下来。

“岑今野!铭生救我!”

我从不曾这样害怕过,这时候我脑子里能想起的,居然只有这三个字,这三个原本该被我扔进过往的长流,随时间淡忘的三个字。

惊恐呜鸣,拼命踢打,我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抓着我的手却纹丝不动。

直到恍惚间,那道微喘的声音落到我的耳边——

“别怕,是我。”

第20章

昏黄的灯光下,那张俊秀的面庞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清润的声音落到我耳边,紧跟着我便被拉着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放心,是我。”

鼻尖是独属于岑今野,干净的皂角味。

我的脑子放空了数秒,回过神来时,我手脚全软了,眼泪已经滑到嘴角,又湿又咸。

颤抖着抓住他的衣襟,我抖的不成样:“岑今野。”

“嗯。”

“岑今野。”

“我在。”

“岑今野。”

“别怕。”

……

我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安心。

岑今野耐着性子,任由我把眼泪擦他身上,等我哭够了才将我的脸捞起来,生疏的给我擦着眼泪。

“他走了。”

他不大会安慰人,上辈子就是。

可这三个字落在我耳朵里,却给足了我安全感。

趁着月色明朗,岑今野把我送回了家。

这几天爷爷跟着当年大学同学组建的老年团出去旅游去了。

说是要趁着还能走的时候,把年轻时候的遗憾都弥补了,去祖国的大好河山走走看看,走前只告诉我归期不定。

这段时间,家里就我一个。

岑今野警觉,只一眼他就看出了什么,笑着问我:“就你一个人?”

他眉目舒朗,笑容微微。

我心头轻悸,低着头慢吞吞嗯了一声:“我爷爷跟团旅游去了。”

岑今野后知后觉的点头,半晌,又听他问我:“害怕吗?”

我愣愣的抬头。

岑今野耐着性子又问了我一遍:“一个人,会害怕吗?”

害怕吗?

当然会。

可是,不能跟他说。

“还好,习惯了。”

上辈子,他一出任务就是好几个月,她在家,也是一个人。

所以习惯了。

大抵是不大习惯我这沉闷的样子,岑今野略微皱眉挠了挠脑袋。

气氛有一瞬的凝滞。

这原不是我的本意,可气氛就这么落了下来。

我无措的扯了扯过膝的长裙,试图转移话题:“你当时就在附近吗?”

我指了指手机:“给你打完电话之后,你来的很快。”

这回,轮到岑今野无措了。

“我……当时就在附近。”

“嗯?”

我茫然一瞬,他没事上这附近干什么。

岑今野耳朵都憋红了,无声别开脑袋,他似是在纠结,好半天才开口:“没什么,你早点睡,再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话题结束在这句话上。

抓着裙摆的手骤然松开,我舒了口气。

只是,我没想jsg到下一次见面,会那么快……

那晚的事情过去三天,我的生活似乎又和往常无异。

直到第四天下午,火烧似的太阳针扎一样刺在皮肤上,激的人躁动不安。

我从店里出来时,看到店前围了不少人。

熙熙攘攘的人群围在一起伸长了脖子看热闹:“那边好像出了什么事儿。”

“我看见了,有个持刀行凶的男的在路边杀人呢,见人就砍,吓人的狠。”

“听说是老婆跟人跑了,被逼疯了。”

路人左一句右一句,我没想看热闹,抓着包准备走。

人群却倏而爆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尖叫:“啊——”

“过来了过来了!快跑!”

我才迈开的步子还没来得及落地,身前挎着菜篮子的大妈忽然满脸惊恐的朝我撞来。

我被撞得崴了脚,整个人狼狈的跌坐在地上。

身前的阳光却在下一秒被一道身影尽数遮挡。

我闻着血味,不好的预感在我心中横生,抬头就见一个满身血迹的男人拿着把刀,朝我露出了一个诡异阴狠的笑容。

“贱人!我好吃好喝的养着你,你居然敢跟别人跑!”

“我不是,你……你认错人了!”

此时周围的人都已退出去好几米远,独独剩我一人坐在地上,仿若一只被野兽盯上的野兔。

男人还在步步朝我紧逼,我只能手脚并用拼命后退。

我不懂,为什么重来一次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这些。

可我无暇细想,男人已经走到我面前,面露凶光朝着我挥刀:“贱人!去死吧!”

“噗嗤!”

第21章

我本能抬手挡在身前。

皮开肉绽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预期的疼痛却没有如期到来,

‘啪嗒,啪嗒。’

有什么滴落在我手上,随即而来的,是一股熟悉清冽好闻的皂角香。

我身子一顿,惶恐抬头,迎着光的视线里,那抹高大的身影将我一整个护在了身后。

“陈……铭生……”

我颤抖着叫着身前人的名字。

他大概是没听见,正对着持刀的歹人,狠狠一脚朝着他踢过去。

那男人手上的刀子被踢飞,整个人都腾空,随后,身子狠狠撞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人群静谧了数秒,迟来的警察越过人群,一窝蜂冲上前去将歹人制服。

耳边一瞬之间好似多出了很多声音,有人叫好,有人惋惜,有人咒骂,还有缓缓而至的哭声。

此时此刻,我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