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近期热门小说(林盛夏席铮)在线阅读-林盛夏席铮精彩小说全文赏析

2023-11-28 17:13:22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呕……”我在隔间里吐了个爽,刚才吃下去的山珍海味,此时全部吐了出来。
嗓子里有些火辣辣,应该是胃酸刺激的。
过了一会儿,我去洗了个手,擦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有些苍白的脸,我心里疑窦丛生。
我是得了胃病,还是……
我和邓晶儿不一样,我因为身体原因,这几年大姨妈压根不准时,所以这两个大姨妈缺席,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难不成我也怀孕了?!
这个想法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我和席铮才发生过几次关系,上一次就是我被何康绑架住院,出了院以后发生的。
第二天由于人不舒服,我急着去医院检查,所以忘了吃避孕药。
不至于一次就中吧?
最重要的是,我这两个月陆陆续续吃了一些药物,有感冒药,止痛药,以及胃药。
“意意,你怎么了?”李悠来洗手间找我,她看到我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发呆,担心地问。
我回过神,有些心慌地摇摇头,“没什么,吃太多了,胃有点不舒服。”
“他们也吃得差不多了,准备去开个房休息,晶儿说和我们一起回你那,明早陆玺诚再去接她去机场。”李悠说道。
“好,我们走吧。”我将手稍微烘干后,恢复了平常。
我和李悠直接来到了酒店停车场,我负责开车,邓晶儿坐副驾驶,李悠坐后座。
席铮应该在这边有住处,不会住酒店,他对于一凡他们说,“去我那边住吧。”
“这……方便吗?”傅杰问。
谁都以为蔚蓝和席铮住在一起吧。
“有什么不方便?迟钧,你也一起去,喝酒聊聊天。”席铮对靳迟钧说。
“我没问题。”靳迟钧很乐意。
我关上车窗,先他们一步离开了,回到家以后,李悠收拾着简单的行李,然后各自洗洗睡。
可我睡不着。
我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后,爬起来找到了一根邓晶儿剩下来的验孕棒,去了厕所试试。
打开验孕棒以后,我深吸一口气,把尿孔的那一端沾上一些尿液,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
观察窗正在迅速变深,有一条杠显示得很快。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口,大气不敢出地看着观察窗。
十秒钟后,一条若有似无的红线,缓缓地浮现出来,越来越明显。
我傻眼了,拿着验孕棒蹲在厕所里,整个人就跟石化了一样,徐久回不过神。
我居然也怀孕了!
可我才刚和席铮离婚,怎么办?
“意意,你在里面吗?我要上厕所!”这时邓晶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迅速抽出纸巾,慌乱地把验孕棒和包装纸包住,打开垃圾桶盖子,扔进去。
近期热门小说(林盛夏席铮)在线阅读-林盛夏席铮精彩小说全文赏析
打开门,邓晶儿正看着我,“你肚子不舒服啊?”
“对,可能是晚上吃太多了。”我裹着睡衣,“你快去上厕所吧,我回房间睡觉了。”
说完我匆匆跑回了房间,脱了睡衣钻进被子里。
我没关灯,眼睛盯着窗户玻璃发呆。
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把怀孕的事告诉席铮的话,我们之间势必又要纠缠不清,尤其是他爸妈,那么想抱孙子,一旦知道了,绝对来找我。
可是不告诉席铮的话,孩子怎么处理?我一个人把他生下来,当单亲妈妈,还是去医院把他……
我才发现母爱可以来得那么快,知道肚子里有了宝宝后,我几乎是马上就有了那种做母亲的感觉。
想起去医院把孩子拿掉,我心里十分不舍。
在各种胡思乱想中,我睡着了,第二天因为要去上班,所以没办法送邓晶儿李悠她们,也没叫她们起床。
到了公司上了一会儿班后,我收到了李悠的信息:意意,我们回去了,等晶儿定好了婚期,你一定回来参加啊!
我迅速回复:肯定的,一路顺风。
邓晶儿和李悠的离开,让我莫名地伤感,尽管我还有大伯一家人作伴,可心情就是开心不起来,甚至有点想掉眼泪。
这种情绪突如其来地控制不住,我干脆躲到了洗手间去哭。
正当我在洗手间发泄情绪时,席铮却打来了电话。
我拒接了。
他非常有韧劲地继续打,打到第五个电话时,我吸了吸鼻子,接通了电话,但是没有出声。
“我回去了。”席铮开口。
“哦。”我简短地回答,不想被他听出声音的异常。
“再见。”他顿了顿,说的话也很简短。
我迅速挂断电话,然后用纸巾擦着眼泪,我想席铮是想和我说点什么,但是由于不知道怎么开口,又什么都没说了。
蔚蓝在这边安定下来后,他可以功成身退了吧,公司那么多事要忙,他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
从洗手间出来后,我平静地继续上班。
三天后,邓晶儿打电话跟我说了她举办婚礼的日子,就在下个月月初。
我算了一下,只差一个星期了。
“唉,本来不想那么赶,临时定场地,定婚纱,都不能好好地准备,我以前看中了一款婚纱,本来想着如果自己结婚,一定买那件,结果问了一下,得提前半年预定,全手工活,那时候我肚子都老大了,怎么穿,生气!”邓晶儿的抱怨中,透露出幸福。
“那现在选好了吗?”我问。
“选好了一件现成的,七位数,嘿嘿,我可不会给他省钱。”邓晶儿贼笑着,“反正他说都听我的。”
我感叹,“没想到啊,悠悠分了手,我离了婚,甜甜依然单身狗,你这个海后却上岸了,还闪孕闪婚。”
邓晶儿都有点佩服自己,“算是一场豪赌吧!”
我也豪赌过,可是失败了,还有李悠和我差不多。
但是邓晶儿和我们都不一样,她和陆玺诚非常登对,家庭背景,以及情感经历都彼此彼此,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在这种情况下,相互喜欢。
聊了好一会儿,我们才结束通话。
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暗,便帮忙煮了一碗面,随便吃点。
这几天我胃口还算好,但是不能吃海鲜类,一吃就想吐,其他的都和以前差不多,能吃能睡。
既然只有一周就要回国参加邓晶儿的婚礼了,我得提前安排好工作,然后请假。
我把这件事告诉徐成珉后,他告诉我,“正好有个合作渠道公司是国内的,一周后需要去接洽面谈,能成的话直接签合同,要不,你去试试?”
“我一个人吗?”我有点惊讶。
“当然还有同事,我会派Linda陪你一起去,她也是跟着我从总公司出来的人,能力很不错。”徐成珉答道。
“那好,我会努力完成任务!”我没有犹豫,就当是锻炼自己。
而且在国内我要是实在搞不定,还可以求助一下我爸妈,不丢脸。
由于邓晶儿非要我给她当伴娘,我还得提前两天回去,试一下伴娘装。
我本来是拒绝的,因为我离了一次婚,怎么能去当伴娘?
邓晶儿却告诉我,席铮没有把离婚的事公布于众,除了几个很熟的朋友,又没其他人知道。
“可是结婚过了也不好当伴娘啊!”都已经在试伴娘装了,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妥。
主要是怕邓晶儿被人嘲笑,说寓意不好之类的。
“管他的,老娘的婚礼老娘做主!”邓晶儿一脸不以为然,“谁要瞎逼逼,我撕烂她的嘴!”
李悠和欧阳甜也让我别想那么多,两人把我拉到镜子前,蓝色的伴娘礼服很漂亮,设计的简约大方,质感十足。
第二天就是邓晶儿的婚礼,她很忙,我和李悠欧阳甜两人也力所能及地做一些事,为她分担一些。
她和陆玺诚的婚礼,自然邀请了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地点则是在A市的一座庄园里,她本来想去国外弄个华丽古堡婚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