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裴寻寂云翎笙(裴寻寂云翎笙)最新章节在线看-小说裴寻寂云翎笙完整版阅读

2023-11-28 17:10:47 20
2023-11-28 20
点击阅读全文

刚踏进王府厅中,云翎笙眼中撞入一道纤弱身影。

苏清荷?

云翎笙又倏地转头看裴寻寂,眼睁睁望见他敛了脸上戾气,温柔问:“清荷,你怎么来了?”

苏清荷盈盈一笑,我见犹怜:“不知怎的,心头总有些不安,便来看看你。”

月下清影,裴寻寂与苏清荷坐于庭院中。

苏清荷纤手抚琴,裴寻寂手持一只玉笛。

琴瑟和鸣。

云翎笙自虐般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悲哀。

裴寻寂于乐理一道颇有造诣,一曲琴谱天下无数人求而不得,所爱女子自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她不是没做过努力,两人刚成亲没多久,她寻访了一位制琴名家,费尽心力亲手制作了一把琴想要送给裴寻寂。

但当她兴致冲冲抱着琴来到裴寻寂面前,还未开口,就见他冷着脸道:“你也配抚琴?东施效颦。”

说完抽出长剑,剑光一闪。

她亲手做的琴弦由中间齐齐断开。

裴寻寂毫不留情地离去,丝毫没注意到云翎笙细密伤口布满的十根手指。

她永远成不了裴寻寂爱的那种女子。

云翎笙从没一刻这般清晰的明白这件事。

这时,裴寻寂的笛声却骤然停住,他脑海中突然出现云翎笙在这院中练枪法的身影,身姿翩若惊鸿。

又好像看见云翎笙停下动作,白皙脸颊微红,额间沁出一层薄汗,转头往他这个方向看来。

看见他云翎笙眼睛先是一亮,又流露出踟蹰和惶恐。

她小心翼翼征求他的意见:“王爷,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便不在这院里练了……”

“王爷,你怎么停了?”

苏清荷疑惑的声音打断裴寻寂的回忆。

“没什么。”他莫名竟有些仓皇,忙收敛思绪,正要说话。

恰时,护卫来报:“王爷,陛下召您即时入宫。”

……

皇宫,紫微殿。

云翎笙跟着裴寻寂走入。

见他向楚国皇帝陶玄行礼后询问:“皇兄,这么晚召我入宫何事?是因为今天那份边疆急报?”

陶玄抬眸看他,揉揉眉心才沉声道:“敌军突袭,戚家军主将受伤,边疆求援。”

裴寻寂沉吟一瞬:“戚家军这次领兵的是旁支的戚明修吧?真是无用。”

云翎笙一顿,说是戚明修,其实她才是主将。

这份情报应该是数十天前,她与羌国大将军拓跋炎那一战。

许是戚家军连胜,拓跋炎坐不住了,召集人马夜攻云鹫城,云翎笙也在那场仗里受了伤。

为了以防万一,便派人进京求援。

她又听见裴寻寂道:“皇兄,我愿亲自领兵驰援。”

“不必,你给我安分在盛京待着!”

陶玄看着一无所知的弟弟,眼中闪过一抹复杂情绪,又突然问,“言赫,你这两月就没想过上镇国寺去看一眼云翎笙?”

云翎笙抬眸诧异望过去,陛下明知道她不在镇国寺,为何要问这句话?

裴寻寂脸上出现一抹明显可见的烦躁。

“为何这几日个个都要跟我提云翎笙,搞得仿佛是我亏欠了她!”

“你……”陶玄语气一沉,又无奈地问,“你就不曾对她动心分毫?”

裴寻寂毫无半分迟疑地冷笑。

“她是我此生最厌恶的女人!”

第7章

似乎还觉得不够,裴寻寂强调似的补充:“莫说心动,就算她死在我眼前,我也不会有片刻动容!”

话落,陶玄浓黑瞳仁里溢出无尽怒意。

“混账,你根本不知道她为你付出了多少!”

天子一怒,帝王威严如雷霆般压下。

裴寻寂识相地沉默。

陶玄见状却越发来气。

“好,好得很!”

“既如此,等她回来,我就让你们俩和离!”

闻言,裴寻寂浑身一僵,他抿紧唇似是想说什么,但最终却是拱手行礼道。

“多谢皇兄!”

陶玄顿住,气得挤出一句话:“滚出去!”

裴寻寂紧了紧手,终于转身告退。

云翎笙一路跟着,看着裴寻寂黑沉的神情,忍不住疑惑。

“裴寻寂,这不是你一直所想,得偿所愿不应该高兴吗,怎么还沉着个脸?”

……

裴寻寂回到王府时,苏清荷还未离去。

裴寻寂不由皱起眉,不轻不重地道:“我不是安排人送你回府?”

苏清荷敏锐地察觉到裴寻寂心情不悦,温柔又担忧地道:“陛下这么晚召你入宫,我担心你,陛下……是不是不愿让你娶我?”

裴寻寂想到皇兄的话,心中越发烦闷。

苏清荷以为自己言中,声音凄切。

“不能做王爷的结发妻子,是妾一生的遗憾,现在就连想陪在王爷身边这微小的心愿亦无法成全吗?”

裴寻寂缓了神色:“别多想,婚期不会变,你早点回去休息。”

苏清荷这才放心离开。

云翎笙看着她的背影,想着她那句“结发妻子”,眼中酸涩。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她当初也曾有过这样天真的愿景。

成亲没多久,为了求得裴寻寂的一缕头发,她向大楚第一琴姬求艺制琴,拿惯长枪的手被磨得鲜血淋漓,琴却被裴寻寂一剑斩断。

后来又向画圣百里衡求一幅墨宝想送给裴寻寂,却被百里衡断然拒绝,说她根本不懂得自己画的含义。

这让她成为整个盛京的笑话。

直到最后,裴寻寂如赏赐般扔给她一束发丝,她如获至宝,将那缕头发与自己的青丝交缠放进香囊。

直到死,那香囊都被她妥帖地珍藏在怀中。

裴寻寂入寝后,云翎笙在一旁盯着他看了许久。

睡着的裴寻寂少了几分凌厉,那薄唇也不再吐出伤人话语。

云翎笙轻声道:“当初你愿与我结发,是不是证明对我也曾有过怜惜。”

她自然得不到答案……

月华如水,云翎笙起身走到廊下。

却见守在门外的卢风神色怜悯低声自语。

“王妃,你若是知道你当初费尽心思求来的只是街边一个乞丐的头发,你该多难过。”

云翎笙整个人蓦地僵住!

尽管只是一缕幽魂,她却感觉自己似乎被月光冻成了冰。

她的心似乎又开始密密麻麻疼起来,那疼痛绵长而持久,如千万只虫在不停啃噬。

远胜当初心脏被利箭洞穿。

……

没两日,裴寻寂奉皇帝圣命前往东岳山为边疆战事祈福。

东岳山下,云翎笙看见这熟悉的地方,感慨万千。

裴寻寂刚下马,便看见一对老夫妻相携,一步一跪,颤巍着往山上而去。

他看了半晌,问一旁迎接的东岳观观主:“他们这是在作何?”

观主轻声解释:“我东岳山有一条出名的传说,据说一跪一叩首,诚心跪完这万级台阶,所求之事便可实现。”

“不过万级台阶跪下来可会要半条命,所以甚少有人能完成。”

裴寻寂蹙眉:“那他们为何还跪?”

观主叹息一声:“这对老夫妻儿子上了战场,两人这是来求儿子平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裴寻寂沉默片刻,内心隐隐触动。

突然,观主身后一道童开口:“这算什么,五年前,有一个女子为求危在旦夕的心上人平安,在这万级阶梯上整整叩首了九遍。”

“我看她那不是求神,是想以命换命。”

卢风惊叹开口:“世间竟有如此痴情女子,那女子叫什么名字?”

就连裴寻寂亦忍不住停下脚步。

那道童仰头回想片刻。

“似乎是姓戚,叫……云翎笙!”

第8章

身为故事中的主角,云翎笙遥遥望着万级阶梯,悲凉又苦涩地一笑。

耳边传来卢风惊异的声音:“五年前,那不是爷您被叛徒偷袭误入西南密林,重伤垂危的时候吗?”

云翎笙忍不住望向裴寻寂,却见裴寻寂面无表情地沉默良久。

而后他眼眸暗沉地发出一声嘲讽。

“清荷不顾安危从死林里救出我,而她却只会做这些愚蠢的无用功,这就是区别。”

云翎笙只感觉呼啸山风从自己几近破碎的魂体中穿过。

席卷走了她最后一点温度。

裴寻寂跨步往台阶上走去,云翎笙只如一抹被牵引的幽魂,木然地跟随他往上而去。

看着这一级一级仿佛没有尽头的台阶,云翎笙回想起自己当初来此跪拜时那焦急的心情。

每跪一阶,她便祈愿一次裴寻寂平安无恙,岁岁之筠。

现在想来,真是傻的可笑,蠢得可怜。

云翎笙蓦地生出一丝悔意……

如果那年跟哥哥回盛京述职,她没遇见裴寻寂该多好。

遇见他的那一刻,自己的生命就仿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