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清梨程屿在哪里免费看 她不乖全文免费读最新章节

2023-11-28 17:21:54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到做到哪怕有天你的真实身份曝光了,你也不会一无所有。我愿意用我们章家的全部家产换阿北一个平安,将来章家的一切,我都会留给你。”

  话既然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夏真乔的眼神渐渐也变得不一样了。

  “姨妈,我明白了。其实我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杜晓惠眼睛一亮:“你快说,只要能救我儿子,我怎么都行!”

  “你跟我上来一下,我给你看样东西。”

  夏真乔指了指旁边的楼梯阶:“看完这样东西,你就会明白我要说的意思M.L.Z.L.了……”

  ……

  江清梨来到福利院的档案室,如法炮制地从一扇小窗户钻了进去。

  当年的档案都是纸质的,电脑还没有普及,而且就算是有,福利院这种地方也没有足够的预算进行全无纸质化。

  蓝晓幽给她查到的消息一一发了过来,江清梨对照上面的信息,一页一页地对照,然后尽可能地把资料全都拍摄了下来。

  只是在看到姐姐江月橙小时候那张照片的时候,江清梨的眼中再次盈满了泪水。

  她好小。

  那么瘦,那么弱,一双眼睛却闪着坚实勇敢的光。

  江清梨四岁的时候开始有记忆,印象中姐姐就已经像妈妈一样支撑着这个家里的一切了。

  她一直以为姐姐大她七八岁。

  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四岁的时候,江月橙才刚满十岁。

  她也看到了夏真乔小时候的照片,仅有的一张合影,她与姐姐江月橙分别站在两排。

  那是天使爱福利院即将分流中小班之前唯一的一张合影。

  江清梨想,也就是说夏真乔很可能真的是认识江月橙的,但两人之间的交集并不深。

  所以,这说明什么呢?

  难道夏真乔后来之所以那么处心积虑陷害江月橙,并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的表弟脱罪?

  而是还有别的原因?!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乱声。

  好像是有人被拖拽桎梏,发出阵阵抗拒的惨叫。

  “不要!放开我!我要杀了那个贱/人!我要杀了她!”

  “我的磊子!磊子!我的磊子!”

  “救命!我的磊子是冤枉的!”

  江清梨把耳朵凑过去,听得到却看不到,于是又把门轻轻掀开一道缝。

  “别吵了!”

  那是两个保安模样的人,拖着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妇女。

  正是之前在台下袭击夏真乔的那个房阿姨。

  “再吵对你不客气了!”

  “你个疯女人,你可知道那程太太是什么来历?要不是她和程先生每年捐出来的钱够我们整个福利院运作,哥几个在这儿喝西北方风!”

  “院长看你可怜,给你个菜园子看看,你倒好,这么重要的场合给他捅这么大篓子。我看你也别想再这儿待了。”

  房阿姨哪里肯就范,一边被拖,一边纠缠抗拒。

  “我不走!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啊!”

  保安拿出一只电击棒,近身一瞬,房阿姨瞬间被击倒!

  江清梨捂住嘴,不敢贸然出去。

  保安:“操!尿了,臭死了!”

  被电晕的女人软塌塌地倒在一旁,裤子瞬间湿/了一片。

  另一个保安:“没死吧?”

  “不至于,晕一下而已。”

  “回头直接丢出去吧。”

  拿着电击棒的保安说:“这种疯子,每年不知道要死多少个。无亲无故的,没人管。”

  “作孽啊。”

  两人七手八脚地将房阿姨抬走,江清梨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从档案室里钻出来。

  她不知道他们会将房阿姨抬到哪。

  但不管怎么说,刚刚通过她口中兀自念叨的那些话来判断,她应该不是不差别攻击的夏真乔?

  说不定,可以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

  于是江清梨准备悄咪跟上前,可就在这时,身后一声——

  “星星!”

  江清梨一慌,再躲却也来不及了。

  “真的是你!星星!”

  黎清清快走两步追上来,江清梨转身挡住后背的血迹,一脸不耐地看着她。

  “你怎么在这儿?”

  “我刚才就看到有个人影好像是你,可一眨眼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黎清清见到江清梨,眼里掩藏不住的喜悦。

  江清梨却正相反:麻烦,还耽误事。

  “你没看错,我故意藏起来的。”

第122章 推下楼

  “还有,我说过,不要再叫我星星。”

  江清梨不想跟黎清清多废话,转身就要走。

  “星……小,小梨。”

  黎清清赶紧拉住江清梨的袖子:“我……你,你怎么受伤了?”

  看到她那身青绿旗袍上的血迹,黎清清忍不住喉咙一紧,可是话没出口,就被江清梨一记眼刀狠狠逼退半步。

  的确,她没有资格管她的事。

  “你管我身上为什么有血?”

  江清梨冷笑,“我十几岁来得生理期,你知道么?身为亲妈,你给我买过一块卫生棉么?怎么?你也受邀来参加福利院的庆典了?你那个老公是钱多的花不完了,随便你四处散财了?还是人老了,觉得年轻时候犯过不少混蛋事,现在想做点好事儿积点德?”

  “小梨……”

  黎清清红着眼圈:“你别这么说,其实这些年我……我知道,我丢下你们父女俩个是很不应该的。可我……我也是真心想补偿你。”

  “所以到我姐曾经呆过的福利院来捐钱?”

  江清梨嗤之以鼻:“你要是心里真的过意不去,就把遗产直接打我卡里得了。”

  黎清清:“小梨你……”

  “没有是吧?”

  江清梨冷笑:“所以何必呢?谁还没有个人老珠黄的时候。我劝你也别总是学人家做慈善,有这个闲钱给自己留着养养老。万一有天那个大老板不要你了,你回头又想起我了。别想道德绑架我,我没道德。”

  “不是,小梨,我不是那个意思——”

  看着江清梨头也不回的身影,黎清清心乱如麻,正要两步追上去时,突然就听到她猛地发出一声“啊!”。

  江清梨不明所以,再回头时,又一声巨响“砰”!

  “啊!!!!”

  黎清清吓得魂不附体,单手颤/抖地指向对面阳台的位置。

  “人!人掉下去了!”

  江清梨看她脸色煞白,唇角狂抽,顿时心下大惊:“什么人?”

  “对,对面,我看到有人掉下去了。”

  江清梨倒吸一口冷气,跑到窗边沿着黎清清所指的方向——

  这一看不要紧——

  一个四十多岁年纪女人,穿着紫色百合花纹路的上衣,下身一条真丝灰裙子。

  从四层楼高的位置摔下去,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先着地。

  身/下已经汇集了许多血,整个人躺在灌木里,一动也不动!

  江清梨倒吸一口凉气:“你刚看到什么了!”

  黎清清几乎吓傻了:“我……好像有个人,推……推下去的。”

  江清梨咬咬牙:“你快离开。”

  黎清清:“什么?”

  江清梨:“你没看清对方,对方应该也没有注意到你,否则不会这么光明正大从对面把人推下来的。等下警察一定会来,会问目击者。你要是跳出来承认自己在现场——”

  黎清清恍然:“不会的!这种事又不是随便就能冤枉的,我……我又不认识这个女的是谁,我怎么可能是凶手?警察没那么蠢啊。”

  没想到女儿到了这么关键的时候竟然还会真的关心自己,黎清清心里其实是很暖的。

  江清梨扶额:“警察没有那么蠢,但你有啊!”

  真是服了她,都什么时代了,难道只要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人,就会被轻易当成是嫌疑人么?

  “我是担心你会被凶手盯上!”

  江清梨咬咬牙。

  “我……凶手?!”

  黎清清睁圆了眼睛。

  “总之你什么都别说,不要承认你在现场,除非有明确的线索锁定了嫌疑人。明白么?”

  江清梨说完,匆匆跑下楼。

  可就在她亲眼看到楼下那具尸体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认识这个人。

  虽然不了解,不熟悉,但那张脸化成灰也不会记错。

  她是杜晓惠,章北麟的妈妈。

  ……

  “姨妈!姨妈!!!”

  夏真乔哭得声嘶力竭,如果不是程屿在一旁拉着,只怕整个人都要冲上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是谁杀了我姨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