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陆浩方静新章节阅读_陆浩叶紫衣全本电子书

小美 2024-04-03 06:53:25 12
小美 2024-04-03 12
点击阅读全文

陆浩方静 的主角是 陆浩叶紫衣 ,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都市小说,由作者陆浩编写,这本书描写生动,引人入胜,陆浩方静主要讲述的是:陆浩实在太疲乏,并没有回住的地方,而是回了距离县招待所很近的县委办公楼。他办公室里有张简易床,打算凑活一夜。直到现在,陆浩的神情还是很恍惚。虽然不知道上面会怎么处理刘元达,但若是包养柳如烟,受贿金条的事属实,足以让刘元达丢官,搞不好还会进去。

封面

《陆浩方静》精彩章节试读

陆浩实在太疲乏,并没有回住的地方,而是回了距离县招待所很近的县委办公楼。

他办公室里有张简易床,打算凑活一夜。

直到现在,陆浩的神情还是很恍惚。

虽然不知道上面会怎么处理刘元达,但若是包养柳如烟,受贿金条的事属实,足以让刘元达丢官,搞不好还会进去。

他的靠山没了,副科肯定也没指望了,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陆浩有些沮丧,进了办公室后,先给没电的手机充上了电,随后大脑最后一根神经再也绷不住,当即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直到第二天手机的剧烈震动吵醒了他。

电话是县长李震打来的,让陆浩立刻去他办公室。

李震跟表哥刘元达是死对头,据说当年安兴县委书记省里内定的是李震,都在组织考察了,谁知道最后是刘元达空降到了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害得李震只能继续在二把手的位置上耗着。

从那以后,两人一直面和心不和,加上刘元达是一把手,很多事情拍板强硬,李震又不敢公然跟刘元达对抗,只能暗地发牢骚,甚至搞些小动作。

陆浩去卫生间简单洗了个把脸,努力做出个正常笑脸,去了李震办公室。

县委和县政府在同一个楼,路上遇到一些同事,往常都巴不得跟陆浩闲聊。

可如今物是人非,全都避而远之,甚至还听到有人在办公室幸灾乐祸。

当陆浩走进李震办公室的时候,除了坐在办公桌前有些秃顶的李震外,他还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

如果是别的女人也就罢了,可让陆浩震惊的是这个女人居然是柳如烟,传闻中他表哥的情妇!

“李县长。”陆浩打了个招呼,随后又眼神复杂的看了柳如烟一眼。

今天的柳如烟依旧打扮得明媚动人,还化了淡妆,穿了条白色的连衣裙,那双白皙的大长腿更是格外引人注目。

此刻,柳如烟喝着茶,漂亮的脸蛋白里透红,正微笑着看着他。

陆浩直接避开了对方的目光,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

不久前还经常往刘元达办公室跑,如今刘元达倒了,人家不仅没受到任何影响,还转身又立刻勾搭上了李震,不愧是官场名媛,手段真多。

“来了,快坐吧。”李震扶了下金丝眼镜,冲陆浩笑的别有深意。

陆浩挺直腰杆,坐在了李震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心里琢磨着对方叫他来是有什么事。

李震轻轻咳了一声,慢条斯理道:“陆浩啊,叫你来有三个事。”

事还不少,陆浩心中嘀咕了一句,又扫了一眼柳如烟。

李震找他谈话,柳如烟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柳如烟似乎察觉到了陆浩在想什么,抬了下屁股道:“李县长,那你们先谈,我先出去。”

“不用,柳总啊,我们安兴县是贫困县,可就指望你们这些企业来我们这边投资开发,促进发展,我就是跟底下人谈个话,你听听也无妨。”李震亲切地说道。

柳如烟又坐了下来,还笑着朝陆浩眨了眨眼,仿佛在说这可不是我要留下的。

陆浩懒得再看她,心里始终觉得这个女人肯定跟刘元达出事有关。

“陆浩啊,元达老弟被纪委带走,想必你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也让我非常震惊,想不到啊想不到。”李震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可嘴角却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

陆浩没吭声,他知道李震是故意在恶心人,刘元达出事,李震绝对是最高兴的。

“第一件事,主要是安慰你,毕竟元达老弟是你表哥,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好好工作;第二件事,上头领导命我临时主持县委工作,所以你手头的县委办工作得整理下,我会找人跟你交接。”李震神情严肃了起来。

陆浩心里咯噔一下,但还是挤出笑容道:“李县长,祝贺祝贺,恭喜高升啊。”

虽然知道是刘元达出事,李震才有了这个机会,可在体制内混,有什么想法都不能表现出来。

“什么高升啊,别给我戴高帽子,我就是暂代县委书记一职罢了。”李震表面摆了摆手,但脸上的笑却根本掩盖不住。

陆浩心中冷笑,早就知道李震会这么说。

果然,李震宛如笑面虎般再次开口:“陆浩啊,早上纪委的同志过来通报了你的情况,说你对抗组织审查,态度恶劣,建议县里给你处分,但是考虑到你在县委办一直干得不错,所以经过我们领导班子开会研究决定,处分就算了。”

“谢谢李县长了,”陆浩连忙假笑着道谢,心里并没有因此松口气,反而更加担心。

他知道这是李震给的甜枣,肯定还有后手。

他身上贴着刘元达的标签,曾经还因为一些重要事情得罪过李震,李震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他,就是不知道这家伙想怎么整自己。

很快,李震再次笑着补刀道:“先别忙着谢我,虽然没有处分你,但是你已经不适合再呆在县委了。”

“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决定对你的岗位进行调整,调你到方水乡扶贫办去工作,那里是扶贫一线,基层还是比较容易晋升的,以你的能力,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提上副科。”

陆浩一听人都傻了。

他猜到李震会把对刘元达的不满发泄到他身上,甚至可能会调整他的工作,但没想到李震竟把他发配到了方水乡。

安兴县是贫困县,方水乡更是县里最偏最穷的乡镇。

李震把他扔到那里,摆明是把他往死里整啊,一旦去了方水乡,他这辈子估计都得交代在那里。

此刻,陆浩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旁边一直喝茶的柳如烟也愣了下,可很快脸色又恢复了平常。

“陆浩,怎么?对组织的安排,有意见?”李震见状,故意笑眯眯地问道。

“我没有意见,李县长这么安排肯定是有道理的。”陆浩冷笑着说道。

他知道这都是李震故意的,刘元达倒了,自己就是他用来立威的。

“不是我安排的,是组织安排的,是县领导班子的一致决定。”李震敲了下桌子,皱着眉头强调道。

组织和他可完全是两回事,这小子居然敢话里藏话暗示他打着组织的名义公报私仇。

“对对对,是组织安排的,跟李县长没有任何关系,”陆浩依旧是一张笑脸,但话里明显还藏着暗讽的味道。

即便恼火他也不能完全撕破脸,否则只会彻底激怒李震。

李震脸色当然很难看,可也知道自己不能拍桌子发火。

他可是县长,现在还暂时主持县委工作,马上就是变成一把手,若是公然跟一个毛头小子计较,岂不是自降身份,落人笑柄。

“行了,少在这里嬉皮笑脸,陆浩,县委以前分你住的房子你今天得腾出来,不能再住了,同时给你一个小时交接工作,中午之前去方水乡报道,年轻人嘛,就该去基层历练,为人民服务。”李震阴着脸,不耐烦道。

听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陆浩恶心得要死,当即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4章入乡报道

陆浩离开后,李震阴着脸冷笑道:“这小子还敢拿话点我,不知死活,没了刘元达,他算个屁,我一句话就能让他在方水乡也混不下去,迟早让他从体制内滚出去。”

“呵呵,李书记何必跟这种小角色一般见识呢,倒是我们在方水乡的工程款您得帮我们想想办法啊,方水乡已经没钱了。”柳如烟笑的明媚动人。

她这一声李书记,让暂代县委书记的李震笑的合不拢嘴,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这样吧,我尽快让县财政局给方水乡拨一笔扶贫专项补助,到时候让乡里先挪用,用这笔钱给你们结工程款。”李震很快想了个主意。

“那就谢谢李县长了。”

“柳总太客气了,市领导和省里那边还得请你帮我再说说好话,只要我能当上县委书记,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在俩人洽谈甚欢的时候,陆浩已经交接完工作,收拾东西离开了县委。

县委楼下。

一个年轻男人抽着烟追了过来,从后面喊道:“陆浩,听说你表哥出事了,你还被李县长调到了方水乡,可惜啊,真是世事无常,不然你今年肯定提副科了。”

说话的男人先是对刘元达出事表示震惊,随后又摆出了一副同情陆浩的模样。

此人名叫王少杰,是陆浩在县委的同事,比陆浩大几岁。

陆浩虽然平常和对方交集不多,但心里其实很烦王少杰这个人。

每次方静来县委找他,王少杰都会来凑热闹,还 tian zhe 脸跟方静打招呼,夸方静漂亮,摆明是对方静有意思。

哪怕他和方静都订婚了,王少杰也还是不忘在方静面前刷存在感。

幸好他和方静谈了六年恋爱了,不然搞不好还真会被王少杰挖了墙角。

“你跑下来专门跟我说这些,该不会是故意想看我笑话吧。”

陆浩不由冷笑,他知道王少杰这种人是根本不可能来真心安慰他的。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是想如果你肯出点钱,或许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跟李县长说说好话,说不准你就能继续留在县委了。”王少杰故作不悦道。

他嘴上这么说,可眼角藏的幸灾乐祸,哪里能掩盖得住。

“不用,你还是管好自己吧。”陆浩知道王少杰是在挖苦他,转身就要走。

“别着急走啊,前天方静来县委,我听她说想从乡镇中学调到县城,可现在你表哥出事,这事你肯定办不成了,要不我帮你找找关系?”王少杰拦在前面,笑眯眯的问道。

陆浩皱了下眉头,脸色阴沉。

他知道王少杰并不是真的想帮忙,而是故意在暗讽他落魄了,陆浩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不过王少杰说的也是实话,没了刘元达,他又被李震排挤,官场的人谁敢再帮他就是得罪李震,当然不可能再有人卖他面子。

“不需要,方静调动的事,我自己会想办法。”陆浩根本没再给王少杰说话的机会,打开车门上了自己的捷达车。

看着陆浩开车离去,王少杰顿时原形毕露,满脸鄙夷道:“没了靠山还这么拽,真是不知死活。”

王少杰嘴里啐骂着陆浩,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拿起手机给方静打了过去。

……

另一头,陆浩回住的地方收拾完东西,将钥匙交给了后勤科,算是腾退了房子,开车前往方水乡去报道。

他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回忆着这数个小时内发生的事,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像是过山车,自己一下子就被发配到了最底层。

不过刘元达出事,显然是有人举报,纪委才查的,找他谈话的时候,纪委至少掌握了柳如烟以及十根金条的事。

可为什么柳如烟没事?

甚至纪委好像都没审查她,这女人后台这么硬吗?

还有,是谁举报了刘元达?

虽然方静也知道金条的事,可陆浩知道肯定不是方静干的,毕竟刘元达出事会连累到自己,这对方静没有任何好处,即便方静再糊涂也不可能做这种事。

那会是谁呢?

除了方静和自己外,知道这件事的就是柳如烟了!

难道是柳如烟和刘元达因为金钱或者其他什么事闹掰了,所以转身选择和李震密谋,联合把刘元达送进了纪委?

想到柳如烟今天还坐在李震办公室,陆浩越来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

这时,方静的电话打了进来。

接通后,方静情绪有些激动道:“陆浩,我听王少杰说表哥出事了,所以你才会被纪委带走,现在你还被李县长贬到了方水乡,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陆浩一愣,如实说道。

他知道王少杰是故意打电话告诉方静这些事的,好盼着他和方静闹矛盾。

“那我被调到县中学的事,你是不是也办不成了?”

“暂时够呛了,但我会再想办法的。”

方静闻言,沉默了好几秒,忍不住抱怨道:“陆浩,你让我怎么说你啊,一副好牌打得稀巴烂。”

“当初我就跟你说过,如果你表哥有违法违纪,你一定要多留个心眼,以防他有一天出事,而且平常不要只围着他转,也要左右逢源多巴结李县长,多个人总是多条门路的,毕竟人家再不济也是二把手。”

“还有,你为什么不配合纪委调查啊,你难道不知道和组织对抗的后果吗?如果你配合调查,回头再托人给李县长送送礼,说不准还能留在县委。”

“现在倒好,李县长直接把你贬到了乡镇!”

方静说到这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心里还是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巨变。

她跟陆浩说过很多次,官场讲究的是八面玲珑,凡事不要那么耿直,更不要把升职的希望只寄托在刘元达一个人身上。

要是陆浩以前能听进去她说的,也不至于被人排挤,方静当然恨铁不成钢。

陆浩也听出来方静话里的失落,忍不住开玩笑道:“宝贝儿,别这么丧气啊,该不会我没了靠山,你就想悔婚吧?”

“去你的,别胡说八道!”方静不悦道。

她大学就和陆浩谈恋爱了,当时只是图陆浩长得帅,对她好。

起初她父母不同意,后来知道陆浩表哥调到安兴县当了县委书记,方静父母也开始撮合俩人,还订了婚。

可如今刘元达倒台,陆浩被贬,代表着陆浩在官场的前途很可能止步于此,以后的生活质量也会下降。

此刻,方静虽然还没有退婚的想法,但对自己嫁给陆浩还能不能幸福,打上了问号。

“你放心吧,没有表哥,我也会努力混出个人样,我这匹千里马总能遇到伯乐的。”陆浩安慰着方静。

如今的官场已经不同于前些年了,虽然有靠山很重要,但实力也必不可少,即便被排挤到了乡镇,陆浩也没有丧失斗志。

“但愿如此吧。”

方静苦笑一声:“我调动的事,你先别管了,我找我爸,让他去送送礼想想办法,我可不想再呆在乡镇中学,我先挂了啊,你好好工作。”

刘元达出事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方静倒也没有再继续埋怨陆浩。

收起手机后,陆浩心情也好了很多。

方静一家都是体制内的,很注重人际交往,处理人际关系讲究面面俱到,还非常喜欢和身居高位的人打交道,逢年过节,方静一家也经常去送礼走动。

在现在这种社会,像方静这样的家庭有很多。

所以陆浩也清楚方静和他在一起,多少也看中了他表哥是县委书记这个背景。

可现在他没了靠山,陆浩以为方静知道这些后,肯定会呵斥他,甚至可能会退婚,可没想到方静只是抱怨了几句,这也让陆浩感受到了方静的体贴。

不由感慨,自己和方静六年恋爱看来还是能共患难的。

很快,他开车到了方水乡政府。

从县城到方水乡不到四十分钟,可一路走来道路坑坑洼洼,陆浩骨头到快被颠散架了。

乡政府院子,是个三层破旧的小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