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贺之淮苏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贺之淮苏挽)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之淮苏挽)贺之淮苏挽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贺之淮苏挽)

xiaor 2023-12-03 11:24:39 8
xiaor 2023-12-03 8
点击阅读全文

“苏挽……”

“苏挽,我想你了……”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男人小声念着亡妻的名字,苦涩填满唇舌。

许久后,贺之淮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出门。

他驱车来到东乘俱乐部,提出想见一见秦淮。

贺之淮那张脸行走在东乘实在太显眼,前台还以为他来找茬,没想到是找人。

贺之淮很顺利的见到了秦淮。

一推开门,两个人皆是怔然。

秦淮变了很多,贺之淮都有点认不出了。

“……秦淮,我是来向你道歉的。”

贺之淮走到他面前,深深颔首:“当初车队的人以及我偏听偏信,误解了你,抱歉。”

秦淮定定看他一眼,叹口气。

“我看到了网络上你澄清的声明。既然已经解决了,那这事就这么翻篇儿吧。”

秦淮摆摆手:“但这道歉的话不应该跟我说,跟你老婆去说。”

贺之淮沉默。

这些日子以来经过深思熟虑的念头依旧盘旋着,他下定决心。

半晌后,他再次开口,却是一道惊雷。

“我打算放弃赛车事业了,不久后会主动退役。”第22章

放弃赛车事业?退役?!

秦淮震惊的脱口而出:“为什么?!”

贺之淮苏挽全文免费阅读(贺之淮苏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贺之淮苏挽)贺之淮苏挽小说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贺之淮苏挽)

“赛车不是你的梦想你的追求吗?当初为了帮你实现梦想,苏挽花费了多少力气?投入了多少钱?”

秦淮脸色一沉:“现在好不容易把你捧上车神的宝座,你说放弃就放弃?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可贺之淮的眼神告诉他,这是认真的。

“……是我这些年错得离谱,反倒把最重要的宝物给弄丢了,到头来什么也抓不住。”

“苏挽死后,我的生活彻底乱了。我不想回到没有她的俱乐部,每次踏上赛场我都会想起她,像一个至死无法摆脱的枷锁。”

贺之淮脸色灰白憔悴,再也看不出从前张扬潇洒的影子,只剩下颓然。

秦淮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震撼,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能让这样的男人变得颓废,甚至主动放弃梦想,是真的痛到极致。

苏挽啊苏挽,你要是看到今天的他,会不会燃起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秦淮一直很自责,当初没有发现苏挽的状态不对劲。等到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没了。

不只是贺之淮,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道枷锁里,和尘封的过往一起。

他们总以为还能再见面,却不知从此是永别。

贺之淮苦笑一声,合上眼,嗓音沙哑:“我不会解散车队,而是代替她成为新的投资人,继续经营俱乐部。这是苏挽的心血,我会守护到底。”

秦淮忍不住叹息,眼圈微红。

“什么时候走?”

贺之淮回答:“等半年后的世界联赛结束,我就宣布退役。”

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回贺家,拿回自己的继承权。

有一点贺之淮没有告诉秦淮,那就是他怀疑苏家的没落,背后有推手在运作。

贺之淮对贺家没有感情,但现在他明白了,没有权力连心爱的家都守不住。

如果他还在商界,肯定会第一时间就收到苏家有关的讯息,帮他们渡过难关。

那样的话,就能守住苏挽的家,她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绝望……

和秦淮道别后,贺之淮回了家。

苏挽的卧室里,仍旧残存着淡淡的,属于她的气息。

贺之淮眷恋的轻抚她用过的东西,躺在她的床上,把自己深深埋进枕间。

只有枕着她的气息,他才稍稍感到一丝安心,头也不会疼。

贺之淮低低一笑,现在轮到他疯了。

踉跄起身,贺之淮来到厨房开火,尝试自己做饭。

但他没能做好,只勉强能入口,卖相也不好看。

但贺之淮哼着歌,高高兴兴的把饭菜摆上餐桌,又在对面添了一副碗筷。

他一边吃,一边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轻声道:“苏挽,来吃饭了。”

“我做的怎么样,你喜不喜欢?”

把饭菜都吃光,贺之淮又靠在了床边。

他发现枕头上落下很多很多细碎的头发,是苏挽的。于是捡起来,小心翼翼收好。

此刻他的模样像是一条失去主人的小狗,贪婪的嗅着最后一点点慰藉。

贺之淮把那对玩偶挂件揣上,随身携带。

这几个月内,他疯狂参与训练,不要命的飙车。

贺之淮是通过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不能空闲下来,一旦思绪得空,就会被思念和悔恨给填满。

只有忙碌,才能令他短暂的遗忘。

队员们个个心惊胆战的,每日担心老大的心理状态。

贺之淮始终表现得若无其事,和以前一样没有区别。但任谁都看得出来,他的眼睛里面没有光了。

……

时间一晃而过,半年后。

贺之淮带领车队踏上了去往世界联赛现场的飞机。

登机口,贺之淮把行李放下,准备去一趟洗手间。

刚转身走了几步,他视线余光无意间瞥到一抹人影,忽地顿住。

贺之淮瞳孔一缩,双眸骤然迸射出亮光。

人来人往中,一道熟悉到刻骨的身影翩然而过。

女人抬头查看路牌,露出一张乖巧温柔的脸。

这张脸……逐渐与贺之淮记忆中的苏挽重叠在一起!

他日日夜夜在脑海中描摹苏挽的面容,永远也不会忘记!

一时间,贺之淮连呼吸都忘了,呆愣在原地。

然而不出片刻,女人就消失在人群里。

就像水落入大海一样悄无声息。

贺之淮想也不想就冲过去,拨开人群,横冲直撞的跑到女人身后,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臂!

“苏挽!是你吗……”第23章

苏挽被吓了一跳!

她好好走在路上忽然被人拉住,那人竟然还是……

身后响起的低沉男声太耳熟了,耳熟到每次午夜梦回都有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能认出。

苏挽浑身都僵硬了,汗毛直竖。

为什么这么巧合?在机场的茫茫人海,也能遇到贺之淮?

是的,她没死!

当初她差点被海水冲走时,就有人出现救了她。

苏挽万念俱灰已经失去了求生欲,是那人细心开导、照顾她,把她从深渊中拉了出来。

半年过去,苏挽的伤已经养好,只留下了几道丑陋疤痕。

虽然现在她仍然备受抑郁症的折磨,但是精神状态已经勉强可以稳定下来。

这次乘坐飞机,是准备出国旅行散心的,更是为了去见爸妈。

可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贺之淮!

苏挽清晰听见自己快如擂鼓的心跳,几欲要冲破胸膛。

眨眼间,她就转过身并后退两步,露出疑惑的表情:“抱歉,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

她不想与贺之淮相认。

过去的苏挽已经死了,她有了新的生活,两人不该再有任何交集。

贺之淮惊喜的脸蓦地僵住。

眼前的女人,几乎和苏挽长得一模一样,却又有差别。

苏挽专门化了微调容貌的妆,喉咙也做了修复手术,嗓音和以前略有变化。

她脚下踩着的是增高皮靴,头发剪短做了新发型,这些日子来补充了足够的营养,把身体都养胖了些。

苏挽的气质变得更温柔更疏离,穿着打扮也更加知性。

但最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她看向自己的目光,全然是抗拒的!

不,不……这不是他的老婆。

苏挽看向他的眼神,应该永远都是深情而温柔的。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好像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贺之淮好似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冰水,寒意蹿升至头顶。

理智归位,可眼神却死死黏在她身上,怎么也不肯挪开。

他的思绪乱成一团,裂成了两半。理智告诉他苏挽已经死了,可感情和心却在诉说,我认出了她。

半晌后,贺之淮嗓音颤抖的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苏挽挣扎两下,将手臂抽离他的掌心。

她语气平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说完,苏挽转身要走,却被贺之淮再次拦住。

“你是苏挽!对不对?”他眸光晦暗,但仍旧难以确信。

贺之淮在害怕,害怕自己的期许会落空,害怕自己真的认错了人!

原来他也有恐慌不安的一天啊。

苏挽秀眉微蹙,不悦道:“我马上要登机了,请你放开我!”

哪怕是抗拒,她的嗓音也是绵软清甜的。

贺之淮却莫名的通过她说话的腔调察觉到了熟悉感。

“别走……”

贺之淮还想挽留,却突然被另一个人拉开。

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怒气冲冲的跑上前,将他和苏挽隔离开。

见到高大男人后苏挽狠狠松了口气:“席舟!”

名叫席舟的男人担忧的望着她,语气温和:“苏挽,你没事吧?”

看到苏挽摇摇头,他便看向了贺之淮,目光瞬间变得凶狠冷厉。

“这位先生,不要对我的爱人动手动脚!”第24章

爱人?

贺之淮的心骤然下沉,眸光也跟着变暗。

他冷冷打量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对方也在盯着他。

贺之淮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落在席舟身上,席舟丝毫不惧的回视,沉稳如山。

两个同样高大俊美的男人站在一起,彼此之间暗潮汹涌,充满了一触即发的火药味。

而且还是为了一个女人!围观的群众纷纷在心里暗自尖叫。

很快,贺之淮率先开口:“她不可能是你的爱人。”

胸腔被一阵难言的郁闷和愤怒席卷。

“别骗我好不好?告诉我你是谁。”他深深凝视苏挽,语气放软,隐含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