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都道我王银钏泼辣狠毒,我现在正拿着金碗在大街乞讨。在线免费读_小故事全章节阅览

小柔 2024-06-11 17:52:37 6
小柔 2024-06-11 6
点击阅读全文

「大爷,行行好吧。」

可我只是想让妹妹不要嫁去受苦。

都道我王银钏泼辣狠毒,我现在正拿着金碗在大街乞讨。在线免费读_小故事全章节阅览

「听说了吗,皇后娘娘死了。」

我三妹才享了十八天的福就驾鹤西去,再想想我一家人的下场。

忽然就想不明白,他薛平贵到底凭什么?

「夫人,寺庙到了。」

我听着相公魏虎的叫声,睁开眼睛才缓过来,发现是我重生了。

方丈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三妹来还愿。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还好现在一切都还没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大姐二姐,我今日身子有些不爽,只得先行一步。」

眼看着宝钏就要跟薛平贵相遇,我必须得从源头上制止。

想起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我恶狠狠的瞪了魏虎一眼。

「正巧我昨日不小心扭了腰腹,现如今实在是疼痛难忍,我还是跟三妹一起回去吧。」

我掐了一下扶住我的男人,要不是他们想的歪点子劫持三妹来个生米煮成熟饭,三妹又怎么会与那狠心的薛平贵认识。

「你跟着我一起回去。」

这一次有我亲自护着三妹,我倒是看看这个魏豹有多大的胆子。

「夫人。」

我直接甩开了魏虎,拉着三妹就往马车里走。

「二姐,这外面的风景真不错。」

宝钏探着头往外看,我知道离刺客出场不远了。

「保护小姐,有刺客。」

外面一时之间兵荒马乱,我赶紧拉着三妹的手让她躲在我身后。

「妹妹别怕,有二姐在。」

我透过帘子一下子就瞧出了首位上的黑衣人魏豹。

眼看着剑就要插进我的胸膛,魏虎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两人过了十几招,最后不得不放弃计划,铩羽而归。

「夫人,你们没事儿吧。」

我看着魏虎那担心的样子就来气,随口来了句:「等回家我在收拾你。」

看着外面受伤的护卫,都是魏虎提前安排好的。

「护主不周,每人回去各领三十大板。」

我堵住了想要求情的宝钏,必须要让他们明白谁才是真正的丞相府主人。

「护送我们回去吧。」

我拉着三妹一起上了马车,没理会准备上来的魏虎。

回相府的途中,我趁着宝钏不注意往外一看,果然看到了正在赶路的薛平贵。

薛平贵啊薛平贵,这一次没了我妹妹,我看你怎么飞上枝头变凤凰。

「赶紧收回你那龌蹉的心思,三妹跟魏豹不合适。」

我刚把受了惊吓的宝钏送回屋,就直接跟魏虎挑明了。

「我跟大姐嫁的如此好,皇上更加忌惮丞相府。你若是想断了你弟的仕途,大可来相府提亲。」

利弊我已经跟他权衡,我想聪明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做。

「是是是,都依夫人的。」

魏虎脑袋一转,立刻歇了心思。

既然我重生了就必定会护相府周全,让我三妹远离那个负心汉。

这一世,我定要给三妹寻得一个如意郎君。

「小莲,你来一趟。」

我打发了下人,打算让这个小丫头当我的眼线。

「以后有故意接近三妹的穷小子,一定要禀告我。」

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跟小莲说了奸人计谋成功之后,三妹要受什么苦楚。

傻乎乎又户主的小莲立刻点头,答应了。

眨眼见快到了我三妹抛绣球选夫婿的日子了。

最近这几天我心神不定,想起了薛平贵那一身的功夫,就算是避开了救命恩人的戏码,那绣球多半也得被他抢到手。

我看着窗外开的正艳的菊花心生一计。

他薛平贵不是进京求医吗,这倒是可以好好利用起来。

「来人,备轿。」

我打算亲自去见一见这个薛平贵。

「你做是不做?」

我看着别人压着跪在地上的薛平贵非常解气。

我非常清楚三妹的脾性,只要是登徒子,那肯定是一律不考虑的。

「为了我父亲的命,平贵愿意一试。」

为了让计划顺利实施,我以出去赏花为由头把三妹约了出来。

我看着在暗处潜伏的薛平贵,使了个眼色。

这人还担心事情败露戴了面罩,但为了防止王宝钏日后受他蛊惑,这次说什么都得让她见到长相。

「哪里来的登徒子!」

在薛平贵快要抱住我三妹的时候,我狠狠的踢了一脚,他一时不察被下人按倒在地。

四周的人已经被我提前遣散,这里的人都是我的心腹,每人会把这件事情传出去。

我三妹的清誉自然也不会受任何影响。

薛平贵自视傲骨,自然是不会把这事儿大肆宣传。

这个哑巴亏他无论如何都得吃下去。

「三妹别怕。」

我拿着提前备好的器具,狠狠的敲打在了他身上。

整整十八鞭,还是难解我心头之恨。

「这小人想坏了三妹清誉,居心叵测,送去报官。」

这负心汉让我三妹吃的苦可不是我这个局外人能感同身受的,这一世他欠我三妹的就得从现在一一偿还。

「二小姐,失礼了。」

薛平贵一听要吃官司,立刻准备反抗。

「真晦气,还不快弄走。」

这夜行衣里面我早就提前撒上了软筋散,要不是他贪图我三妹的美色,又怎么能没察觉到这其中端倪。

看着这人软趴趴倒在地上的样子,我转身对三妹说:「日后找夫君,定要看仔细了,可不能被这种窝囊男人钻了空子。」

我看着三妹脸上那厌恶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这局没有白布置。

「宝钏定会仔细审核夫婿品格。」

这话说的让我非常满意,这些天郁结的心思也消了许多。

我丞相府人人宠爱的三小姐这一世定不得重蹈覆辙。

刚回到相府我就收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那薛平贵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还没到官府就逃跑了。

「不急,以后有的是机会。」

「二小姐,薛某来找您兑现承诺来了。」

薛平贵在药性消失的第一天晚上就跑到相府找我。

「急什么,你爹不是还好好的吗。」

我到要看看他能为了他那养父做到什么地步。

「跪下给本小姐磕几个响头,说不定一个高兴就会把相府宝库里的稀有药物拿来给你。」

「士可杀不可辱。二小姐未免有些……」

「你跪还是不跪,本小姐可没有这么多时间。」

薛平贵还想在挣扎,被我一句话给堵住了。

「烦请您兑现承诺。」

一声比一声响的磕头声,愉悦到了我。

「行了,大夫在外面等着呢。」

人是给他请来了,治不治的好完全就要看他个人运气了。

「二小姐,此毒的关键在于那生长在悬崖峭壁的一味药材,得之即可救命啊。」

几日后城外有人传来消息,说是看到了薛平贵进城。

三日后的绣球招亲,这厮定会露面。

「小姐,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我看着绣楼上的三妹,凤冠霞帔,艳丽无双,实在是值得天下最好的男子相配。

我反复观察,在确保薛平贵不在人群中之后才上去。

「宝钏啊,你可得擦亮眼睛细细挑选。」

我娘看着下面来往的公子哥儿,非常担心三妹挑中了个负心汉。

「娘,女儿已经准备妥贴了。」

我指着里层的那几家文人公子,只要三妹的绣球选定了喜欢的,自是会有人帮他们拿到。

「小姐,那登徒子也来了。」

小莲凑近我的一席话,让我看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薛平贵。

他有张良计我自然也有过墙梯。

绣球抛下去的那一瞬,暗中的魏豹也动作了。

哪怕是今日选不成夫婿,也不会让那负心汉尝了彩头。

楼下争抢着的公子哥儿自是比不过薛平贵,他一个武者轻轻松松就把他们给比下去了。

魏豹按照我的嘱咐,在薛平贵拿稳庆祝的时候偷袭了他一掌。

在两人交战的时候,绣球一个不小心被两人的内力震碎,谁都没讨到好彩头。

「把两位公子请进相府。」

我在爹爹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让他听我行事。

「爹爹,我不要嫁给他们。」

三妹自是一个都没看中,生怕爹爹把她许出去,急的团团转。

我在暗中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安心。

「自古便无一女侍二夫,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我趁机说出了几日后西凉使者要来我朝觐见的事情。

「你们谁要是驯服了那汗血宝马,自然是我相府姑爷。」

薛平贵想都没想,直接答应了我的要求。

这场闹剧就这么结束了,我爹也让人给薛平贵打理了个屋子好生招待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