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小故事》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鬼,有鬼!往井里跑去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小沫 2024-06-11 19:20:28 7
小沫 2024-06-11 7
点击阅读全文

我叫叶青旋,此刻我身处胡杨村一处旧宅,在我面前坐着六个着装怪异的人。

丫鬟,军阀,学生,少爷,还有疯子和倒斗。

夜里的火光跳动,映照着他们阴冷的神色,所有人脸上都带着戒备。

这处旧寨究竟有什么诡秘?

我左边坐的是一个十七八的少年,他叫顾卫国,是我邻校的同学,我二人是在逃难途中偶然聚到了这个叫胡杨村的地方。

顾卫国旁边是一个叫陈贵生的男子,他说自己也是学生,可我瞧他白衬衫下是军装绿裤,分明是军阀的人。

陈贵生旁边是一个叫兰小月的十六七姑娘,她上身是一件粗黄色旧式小衫,下边是粗布褐裤,她说自己是某富贵人家的丫鬟,我瞧她模样不像撒谎。

兰小月旁边过去是一个乞丐,疯疯癫癫的,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我,眼珠子就跟要凸出来一样,偶尔还冒出一两句胡话,我们都叫他老苟。

老苟旁边是一位二十三四的青年张越,他说自己是逃难来的商人,可我瞧他手指宽大有力,其间黄茧遍布,必是个干力气活的。

张越旁边是一个叫李奉义的男人,他一身衣服老式华贵,保留着旧清朝的样式,右手大拇指还戴着一个玉扳指,他目光一直在兰小月身边逗留,时不时还露出十分下流的神色,而兰小月则目光躲闪,不敢瞧李奉义。

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富贵人家的旧宅,宅子似乎被土匪洗劫过,到处可见刀砍的痕迹,夜里风一吹,坏掉的门咯吱作响,灰尘漫天卷。

胡杨村没剩几户人家,大部分都逃难去了,我们来这里时,还有村民提醒我们这宅子闹鬼。

我和顾卫国是最先到的,不久之后兰小月神色慌张的跑来了,紧接着来的就是李奉义,陈贵生和老苟也随之而来,张越则是夜里才到。

随后我们就在院子里架了一堆火,大家表面和和气气,实则个个心怀鬼胎。

见大家沉默着,陈贵生率先开口道:“夜深了,秋天夜里寒气重,大家还是不要在外面待着了,我之前去里屋瞧过,里面大大小小的房间有十几个呢,不如我们进去睡?为了便利,大家都各睡各的,免得夜里睡觉还提防着。”

全网热搜《小故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鬼,有鬼!往井里跑去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

陈贵生这话说完,我便率先起身道:“好,咱们进去睡吧。”

顾卫国与我有邻校同学之谊,见此便离开起身跟着我走了进去,我与他都穿着学生装,众人自然也不说什么,很快就进去各自寻自己的落脚地了。

除了我和顾卫国一间外,其余人都是自己一间,但其中那个叫张越的十分奇怪,自个儿选了个十分远的屋子。

待进了房间,顾卫国高兴道:“叶同学,没想到会在胡杨村外碰见你,你也是为着逃难来的吧?”

我点头道:“嗯,我参加了几次游行,我父亲怕我惹上麻烦连累家里,便让我往外面避难去,说等风波过了再回去。”

顾卫国点头道:“正是,我父亲也是这番说辞,不过我可不怕,下次再有反暴力军阀的游行我还要去。”

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模糊可见面容,但我从顾卫国的语气里听出了自豪的意味。

忽而我想到什么,这便靠近顾卫国压低声音道:“我们这七人里那个叫陈贵生的,他的裤子是改裁后的军裤,我怀疑他是军阀派来的。”

顾卫国闻言惊道:“若是真的,那他到此地来肯定有所图,看来此地不宜久留,待明日一早我们就离开吧。”

我轻笑一声,却无所惧,现在大家都对军阀没有好印象,若我捅穿了陈贵生的身份,只怕是其他人也不会轻易放过他,所以我们现在并没有处在劣势。

不过为了安抚住顾卫国,我还是道:“嗯,明早再做打算。”

随后我二人便草草睡在屋里的旧木床上,我因有夜起的习惯,故睡在了床的外侧。

我睡眠浅,夜半时分不知哪里跑来了疯狗,半夜狂吠了好几声,迷糊中我睁开眼睛,忽觉门外闪过了一个黑影。

但因其他人的房间本就与我们挨着,想是半夜有人起夜吧,故我也没有在意。

“啊啊啊啊!”

漆黑的夜空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

我和顾卫国几乎是同时惊醒,他坐起道:“叶同学,发生什么事了!”

我摇了摇头,随后就听见其他房间开门的声音。

我急道:“不好,我们快出去!”

我和顾卫国急忙跑到院子里,正好望见一条大黑狗叼着一个圆乎乎的东西跑走,待再走几步,就看见了哆哆嗦嗦的兰小月。

“嘿嘿嘿嘿,没啦,都没啦!”

一个猥琐阴森的笑声从角落里传出来,我心下生疑,这便想抬腿过去,谁料地下瘫坐着的兰小月忽然扯住了我的裙子。

“别!别过去,老苟他疯了,他杀了人了!”

听闻杀人二字,我脚步凝滞,随后就惊恐地望向顾卫国。

顾卫国见我不敢过去,这便安慰我道:“你们两个就在这里,我先过去看看情况。”

我点头,嘱咐他小心些,转而蹲下安抚受惊的兰小月,顺便问了问情况。

兰小月瘦弱的身子微微颤抖,害怕得双手抱住双膝道:“我,我有起夜的习惯,方才夜里内急,便想着去院外解决一下,然后就看见那边角落里有人影在缠斗,还有狗叫声。

我心里觉得不对劲,就走过去看了看,结果正发现那老苟在那拿着石头割李老爷的脑袋,然后那大黑狗扯下李老爷脑袋就,就跑了!”

说到后面,兰小月已经惊恐地话都说不利索了。

如她所言,我方才出来确实看见大黑狗叼了一个什么东西走,却没料到那居然是人头,我简直都能想象那个血淋淋的脑袋是怎样一番恐怖的场景。

那边顾卫国回来了,他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是老苟。

顾卫国将老苟甩在我附近,借着惨白的月光,我看见了他身上斑驳的血迹,嘴上手上都有。

他身子极瘦,跟骷髅似的,所以顾卫国提他过来根本不费劲。

“嘿嘿,小娘子,小娘子坐大红轿,郎君也俏。。。”

老苟嘴里胡乱念着什么东西,他的目光却越过我笑盯着兰小月,而此刻我也才注意到,兰小月的衣服扣子掉了一颗。

莫非。。。

我转过身看着兰小月,压抑住心里的气愤道:“这老东西是不是对你动手动脚了!”

顾卫国闻言也是又惊又愤,忙对兰小月道:“若你真受了委屈尽管告诉我,我替你揍死这老东西。”

兰小月闻言却支支吾吾不敢说,大抵是怕被报复。

陈贵生慢悠悠从屋子里开门出来了,打个哈欠朝这边走来,而后顾卫国便将李奉义之死告诉了他。

陈贵生道:“这么说来,这老东西竟是发疯杀了人?”

我看着似乎是才睡醒的陈贵生,心中觉得哪里不对劲,等等!我和顾卫国起身的时候,分明看见有人影跑过去了!

兰小月惨叫惊醒了我们,说明她不是从我们房前掠过的身影,老苟更是在兰小月之前就过去了,如果说陈贵生是现在才出来的,那先前一步跑出去的只能是张越了。

我看向兰小月询问道:“有没有看见张越跑过来。”

兰小月摇了摇头,那一边的陈贵生已经主张打死老苟,说免得对我们不利。

顾卫国和我是学生,自然不同意如此野蛮无理的做法,于是我将张越跑过我们房前的事情说了出去,因着事有蹊跷,我便亲自去李奉义面前察看情况,因着我在学校是学医的,解剖尸体也是常事,故心里也不是很畏惧。

李奉义的衣服破了几处,似乎是被利器划破的,脖子的伤口则很不齐,一看就是被什么硬生生扯下来的,他脖子的血肉深处还有沙石,这正对应了兰小月说的老苟拿尖利石头割头一事,兰小月没有说谎。

顾卫国与陈贵生一合计,先将老苟绑了起来,老苟疯疯癫癫的,嘴里还念叨着‘踢球玩’几个字。

我们都清楚他嘴里的球是什么东西,故都一阵恶寒。

而经我方才一番观察,我发现了一个细节,于是我向众人道:“李奉义右手指上原有一个玉扳指,那玉扳指现如今已经不见了,我们都是后来的,那东西肯定被谁捡走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