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细思极恐小说免费赏阅更新_(阴阳媒(上))全本小说免费赏阅_(细思极恐)全文阅读

小妍 2024-06-11 21:25:13 6
小妍 2024-06-11 6
点击阅读全文

店门上,两个门环“叮叮”颤动,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牵拉起来,重重叩在两枚骷髅头铺首上,梆啷一声,红袄小纸人应声而动,竟似活了一般。

缓缓转过身子,挽着红绳,一步一步往前走,夹在门缝里的绳子另一端一点一点被拉了出来,店门也徐徐往外敞开。

红袄小纸人迈动奇异的步法,走到街对面一片阴暗的角落,那里赫然停放着一具红漆棺材!

小纸人把手里的红绳系在那具棺材上,落在店门里的绳子另一端猝然绷紧,徐徐牵拉。

店铺里荡出一阵笑声:“嘻嘻,新娘子来了!”

正文:

梆、梆、梆——

梆子响动,三更天了。

清冷寂寥的青石长街上,忽闪着一个人影。

借着夜色的掩护,人影沿着墙根,“嗖”地蹿入一条黑魆魆的陋巷里,一动不动地蜷伏了身躯,隐藏在暗处的一双眼睛,悄然窥视巷子斜对面一家店铺。

夜阑人静,长街上惟独那间店铺里还有些动静。

习习凉风,吹动悬挂在滴檐下的两只白灯笼,忽明忽暗的光焰照着店门两侧竹、纸扎的一对绿袄、红袄小人儿,彩墨描在纸上的眉眼弯弯,透着几分诡秘的笑。

绿袄小纸人的手中拎着一串鞭炮,红袄小纸人的手里则挽了一根红绳,绳子另一端夹在门缝里。

这间店铺的门仅仅开着那一道缝隙,张贴在门上的两幅门神像却被白纸封住,衔住门环的铜制铺首竟是两枚锃亮的骷髅头!

更鼓敲了三声后,店铺门前猝然响起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绿袄小纸人手中闪过一簇幽绿的磷火,引燃了那串鞭炮。

店门上,两个门环“叮叮”颤动,如同被一只无形的手牵拉起来,重重叩在两枚骷髅头铺首上,梆啷一声,红袄小纸人应声而动,竟似活了一般,缓缓转过身子,挽着红绳,一步一步往前走,夹在门缝里的绳子另一端一点一点被拉了出来,店门也徐徐往外敞开。

红袄小纸人迈动奇异的步法,走到街对面一片阴暗的角落,那里赫然停放着一具红漆棺材!小纸人把手里的红绳系在那具棺材上,落在店门里的绳子另一端猝然绷紧,徐徐牵拉。沉闷的响声中,棺材被一点点地拉向那间店铺。

店铺里荡出一阵笑声:

“嘻嘻,新娘子来了!”

笑声一落,一片绫罗长袖飘曳在敞开的店门口,袖子里缓缓伸出一只手,涂着凤仙花汁的艳红指甲,纤细,美得毫无瑕疵,但露在飘飞的白绫长袖外,实是带着种凄秘幽冷的妖气!

这只手冲着门外红绳牵引的那具棺材招动一下,“来呀,快过来呀!”

棺材猝然凌空飞起,悬浮着缓缓穿入店铺,店门便砰然关闭。

门缝里隐隐传出怪异的声响,烛影憧憧,烛光剪落在窗纸上的影影绰绰的魅影,令潜伏在陋巷里暗中窥视的人惊悚不已!不敢逗留,那人稍许挪动脚步,足尖却不慎踢到一块石子,小小的石子骨碌碌滚出了胡同口。

细微的动静,惊动了那间店铺门外的小纸人,红袄小纸人突然跳转身子,离地三尺,凌空扑向陋巷。

巷子里的人惊出一身冷汗,拔腿飞也似地奔逃而去……

第一章

“大人!昨夜北城郊外坟岗上的一百一十六座坟墓被人盗挖!”

天色微明,一名衙役匆匆奔入益州衙门后院里一间书斋,将一桩骇人听闻的盗墓案禀告知州大人。

青稞坐于书案前,彻夜伏案批阅卷宗,书案上一盏如豆的青灯,灯心已烧得焦凝。听得衙役急促奔来的脚步声落至身侧,青稞抬起头来,揉揉酸胀的眉心,倦然闭目,口中喃喃:“昨夜、北郊、盗墓……”

心头一跳,他猛地睁眼望向那名衙役,惊问:“遭人盗挖的坟墓有多少?”

衙役满头大汗,急道:“共一百一十六座坟!”

一夜之间盗挖了一百一十六座坟墓?盗墓贼居然如此猖獗!

青稞目中射出惊怒之芒,霍地拍案而起,“速往北郊坟岗!”

※※※※※※

北城郊外,坟岗。

【全文阅读】细思极恐小说免费阅读更新_(阴阳媒(上))全本小说免费阅读_(细思极恐)全文阅读

晨光熹微,空中正飘着蒙蒙细雨。杂草丛生的坟岗上满目疮痍!被刨开了墓穴的一捧捧土坟,裸露出棺木、尸骸,连墓碑也遭人砸碎。乌鸦盘旋在上空,呱呱乱啼。风中捎带着低低的抽泣声。

数不清的益州百姓相互搀扶着,踏着泥泞,冒雨来到坟岗上,扑跪在残损不堪的坟前,强忍悲痛,颤手捧回四处散落的亲人遗骸。

当青稞领着三班衙役迅速赶来时,听得漫山遍野的哭声,看那坟前颤手捧土洒泪的白发老翁、伶仃妇人,顿时心如刀割!

隶属州衙管辖的益州境内居然发生规模如此之大的盗墓案,活人、死人皆不得安宁,盗墓之人简直丧尽天良!

迸发的怒火烙在胸口,青稞深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定下神来上前逐一查看。看过几处裸露的墓穴,他的脸色越发凝重,——这片坟岗上被盗挖的大多是些土坟,墓穴里并无值钱的陪葬品,有的连棺裹都挖寻不到,独见一张张破旧寒酸的草席殓尸葬于土坑中,并无砖砌的冢,亦无雕刻讲究的墓碑,横七竖八插在坟头的石条、木牌早已表明墓主人乃寒门之士,盗墓者若非睁眼瞎子,又为何偏偏将黑手伸向这些一穷二白的墓坑里?

疑念绕上心头,青稞在一处刨毁的坟头蹲下身子,正想往墓坑里仔细查看,猝然,斜刺里探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足踝,讶然回眸,便看到一名神色凄苦的老媪跪在他身后,沾了些泥巴的手使劲抓住他的足踝,如同抓了一根救命稻草。老媪连连磕头,声泪俱下:“大人!我家苦娃的两条腿被黑心鬼吃了啊!那天打雷劈的黑心鬼让我家苦娃只剩半片身子骨了啊!”

青稞闻言一怔,转眸望去,震惊地看到这处墓坑里草席裹的一具女童尸骸竟遭人拦腰砍去了下肢,石头墓碑被砸得四分五裂!

“大人啊——”坟岗上有人仰脸捶胸,嘶哑地叫道:“俺娘子的尸身被人盗走了啊!”

青稞疾步上前查看,果然看到一处空空的墓穴,心中更加疑惑不解,——盗墓贼不图棺中陪葬的财帛宝物,专挑这穷苦人家的墓寝下手,盗走的居然是墓中腐臭发烂的尸骸,此案简直匪夷所思!

派去四处查看的衙役也纷纷来报:一百一十六座坟墓,有九十八座坟仅仅被人刨挖翻动,墓中并未缺失财物,余下的一十八座坟,不仅坟前墓碑被人砸碎,连墓穴中的死者遗骸也未能幸免于难!化为白骨的尸骸被盗墓贼截取了下肢,下葬不久的尸身则整个被人盗去,留下八座空坟,十具残骸,触目惊心!

“大人!大人哪!您要为草民们做主啊!”

坟岗上一片悲愤的哭声。

青稞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益州百姓,望着那一张张愤然痛哭的脸,心中激荡,久久不能平复——

“三日之内,本官必破此案!”

异常坚定的语声,一字一字贯入众人耳中,竟使得漫山遍野的哭声戛然而止!

百姓们被知州大人毅然允诺的三日期限惊住了,抱着些些置疑,纷纷抬眼望去,只见身穿官服的青稞一不打伞、二不坐轿,与众人一同站在潇潇风雨中,坚毅挺拔的身影,如同惊涛骇浪中一根擎天柱,激浊扬清,且坚不可催!

“青天大老爷!”

满含希冀的泪花盈眶,众人挽袖拭泪,一片唏嘘中猝然夹杂了一声刺耳的冷笑:“青稞大人口气不小么!三日之内必破此案?啧、啧,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冷笑入耳,青稞目光微动,讶然发现这一片坟岗上居然有一座完好无损的坟墓,是一座新坟,打磨平整的白石墓碑后面以灰瓦砌了个巨大的冢,占了南坡一块风水宝地,看上去还挺气派的。墓碑一侧站着个体貌富态的中年男子,一身华服锦袍,左手手掌中平托着两只羊脂玉球,五指相绕,玉球在掌心不停滚动。

这男子似乎在摆着一种富贵人家财大气粗的架子,手中把玩着玉球,以一种傲慢近乎无礼的眼神盯着青稞,唇边一丝冷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