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林韵沈文泽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林韵沈文泽全网推荐(林韵沈文泽)全文

xiaot 2023-12-02 19:57:16 20
xiaot 2023-12-02 20
点击阅读全文

就算是她接受了,等以宁醒来后也会将钱还给别人的,她不能代替以宁欠一个陌生人的钱。

黎明见她这般坚持,也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正交涉中,一个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黎明抬眼往向走来的人,眼睛一亮,又对温晓棠说:“正好他今天过来了,你自己跟他交涉吧。”

……

芝加哥的天气要比Ns国内还要冷,漫天白雪几乎铺满了整个城市。

沈文泽这次来得匆忙,脚步未停就直奔芝加哥。

报道消息的迟瑞负责将他接送到抗癌研究中心。

“琛哥,你这次来打算带到什么时候,到时候战队那边没你何时吗?好像再过不久”他一路喋喋不休的说着。

沈文泽没有听进去,撑头对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满天飞雪。

心里也不知想些什么。

车辆停在大门口。

一路沉默的沈文泽来到大门的刹那,脚步突然迟疑了。

想要冲进去念头似是在停住的一瞬间消减了下来。

他望着眼前医疗中心的标牌,好像恍然才反应过来。

如果在里面的人真的是林韵,他又该怎么面对?

所有的情绪似是沈文泽的心中混杂一片。

不过片刻停顿,忽听身后传来一阵沉稳的皮鞋声。

“真巧。”

一道熟悉的男声响起。

林韵沈文泽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林韵沈文泽全网推荐(林韵沈文泽)全文

沈文泽闻声侧眸。

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迎面朝他走了过来:“唐队,好久不见。”

男人在他跟前微微站定,手插裤袋,面上挂着几分不达眼底的笑意。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文泽眉眼显出一抹冷色。

这个人他估计永远都不会忘记。

当初从MilkWay战队退役的电竞选手,前一任神射手,贺西北。

======第十七章======

起初刚建立部队那会儿,贺西北就是当初老将中的一员,也曾是个技术高超的神射手。

也算是林韵的师父。

但后来战队成绩不佳,他选择了放弃职业,出国上了金融大学,继承家业,和战队的所有人在没有来往。

“见到我不开心吗?唐队,我很想你们,也很想战队。”

贺西北一如往常般叙家常,可神色间的笑意却显得很冷。

沈文泽没功夫跟他叙旧,眼底写满警惕和敌意:“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无论是刚在战队那会儿,还是现在,他们之间依旧敌意不减。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应该待在战队吗?”贺西北反问他,周身的气压收敛下来。

沈文泽眸色动了动,默了半响,只说:“我要见林韵。”

他眼底急切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是假,贺西北也没有再阻拦。

“走吧,带你去见见她。”

说完,他转身朝着医院里面走去,看起来像是熟门熟路。

沈文泽表情一滞,跟着

医院的消毒水味钻进了鼻间。

莫名的,沈文泽想起了当初林韵最后给他发的那条消息。

琛哥,我等你来接我……

来到一个长廊的尽头。

贺西北的脚步停了下来,沈文泽也跟着停了下来。

随着他看见前方和一个白大衣医生站在一起的温晓棠,沈文泽心骤然一沉。

连温晓棠在这里……林韵怎么会不在?

他步伐越来越迟钝,正不知如何上前,忽然凑不及防迎上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这一巴掌,力道极重,让沈文泽瞬间红了半边脸。

他微微偏过头去,阴着表情,一句话没说,或者说,好像都被打的没脾气了。

而打耳光的温晓棠颤抖着放下手,眼神显出一抹恨意:“沈文泽,你这个混蛋!”

沈文泽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温晓棠的怒骂声却已经在安静的长廊中响起。

“你还有什么资格来这里?!你还嫌自己害得以宁不够惨吗?!当初要不是她不顾自己跟着你一次次参加比赛,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温晓棠恶狠狠的瞪着他,那表情,就好像随时准备扑上来跟他拼命。

沈文泽怔怔地看着破口大骂的温晓棠,忍不住想,如果林韵在这里,是不是也会像温晓棠那样质问自己?

“四年感情,以宁对你掏心掏肺,哪怕是块石头也该焐热了,沈文泽,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你究竟有多冷血!?”

贺西北轻轻拍着她,温声劝道:“晓棠,这里是医院。”

温晓棠说着说着,自己先红了眼眶,更多的情绪,是替林韵感到心酸和悲伤。

沈文泽没有再看她,不禁走到玻璃窗前,望着躺在重症病房的林韵,他心口骤然一紧。

从没有来哪一刻,林韵会在他面前这般安静过。

安静得让他心都乱了些分寸。

“她怎么样?”他低声询问,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颤抖。

温晓棠简直气极反笑:“你觉得她会变成什么样?沈文泽,在你将她丢在芝加哥的时候,你哪怕有一丝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沈文泽没有精力和跟温晓棠在争论下去,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林韵上。

“我们的事情,我会和她说清楚。”他声音里听不出情绪。

温晓棠看见沈文泽那张永远不变的一张脸,她气红了眼眶。

冷冷威胁道:“沈文泽,如果以宁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为她赔命!”

======第十八章======

一片空白又宁静的的梦境里。

林韵觉得自己好像在这里躺了许久许久。

这些天,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昏迷下去的了。

只是看着眼前洁白的一切,林韵逐渐想起了刚刚做的梦。

梦里,都是和沈文泽在一起的美好

可身体的疼痛又时刻在提醒她,那只是个梦而已,现实中的沈文泽从没都没有对她真正笑过。

她自以为很甜蜜,很幸福的那段时间很假。

透过她的眼里,沈文泽一直都在看着另一个人,无论是什么时候。

所以屡次往复,林韵就觉得这个梦并不美好。

因为她已经明白了,沈文泽爱的不是她,是顾凝。

多蠢。

林韵自嘲的笑了笑,隐约听到了耳边嘀嘀在响的仪器声。

随后便是一句无比熟悉的女声。

“以宁!你醒了!”

是温晓棠的声音。

林韵动了动手指,身上每一处感官似乎都叫嚣了起来,疼的像是有无数根针刺进了骨髓。

可她还是逼着自己缓缓睁开眼,随后便听到了一声惊呼。

等视线逐渐清晰起来,林韵看着围在病床的温晓棠。

“晓棠……”她嘴角牵起一个很浅弧度,刚抬起手,就被温晓棠抓住。

温度虽然有些凉,却是鲜活的。

这一刻,温晓棠眼泪也有些克制不住,又是欣喜又是心痛:“林韵,你是想气死我吗,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林韵低着眸,小声的认错。

“以后不许再瞒着我了。”看着她刚苏醒后苍白的脸,温晓棠也再舍不得训斥她,“以后你就待在这里治病,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再想了。”

温晓棠就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小声劝着。

刚说到一半,她忽然又停了下来,看向了病房门口。

林韵顺着她视线看去,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沈文泽,眸色微微一颤。

面面相视,沈文泽黑眸里的神情深不见底,无动声色地攥紧了手。

冷寂的气氛,似有无声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你还来做什么?”温晓棠率先站起来,正要怒斥。

贺西北却先一步拉住了温晓棠,打断道:“让他们聊聊吧。”

“可是……”温晓棠担忧的回过头。

贺西北又拍了拍她肩膀,说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说再多也没用。”

说话间,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韵,推着温晓棠走出了病房。

带上了门,房间里再次恢复寂静。

男人深沉的表情,让林韵低了低眉眼。

她缓缓蜷着手,轻轻开口:“琛哥。”

沙哑无力的声音连自己都意外。

沈文泽沉了沉眼眸,吁出一口长气,似乎将刚刚压抑许久的情绪尽数排了出来。

他走到了床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轻声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韵低着眉,淡淡回道:“告诉了你……你会来接我的吗?”

此话一出,场面顿时陷入沉寂。

就在林韵盘算着如何劝他离开时,一个清冷男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对不起。”

林韵眼露诧异瞧着沈文泽,有那么一瞬,她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沈文泽……

她有些呆愣。

却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掌心覆住她纤细的手。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早点来接你。”

这话直直戳进林韵的心窝里,苦涩感越发浓郁。

她知道,沈文泽的这句对不起不是因为他们的感情,仅仅只是在因为他的晚到而道歉。

林韵低眸看着那温热的手掌。

在芝加哥的那二十七天,她没有一分一秒不是在等着他。

可当初有多希望这双手的主人能接她回家,现在她有多绝望多心碎。

林韵没什么没力气推开他,只能平淡地开口:“可是琛哥,一切都晚了。”

======第十九章======

这般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沈文泽心里犹如被烙铁烫了下。

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升起了一丝莫名恐慌感。

他眼底带过一抹情绪,薄唇微张,却好半天没说出来话来。

许久,他才问出一句:“你什么意思?”

“住在这里的我,还不明显吗?”林韵干涩的唇角勾出一个苦笑,压着心口致命的疼,“我得了血癌,早就活不久了。”

沈文泽心头微沉,凝着林韵缓缓抽出来的手。

似是掌心的空荡感掏空了他的心里。

她费力的撑着自己身体,缓缓坐直:“这段时间我在芝加哥想了很多,也已经清楚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也不应该再多留在你和顾凝身边。”

长久的沉默在病房蔓延开来。

林韵平静抬起眼看他:“我想……我是该退出战队了,好好留在这里治病,等一下我会发退役微博,宣布自己和MilkWay再无瓜葛……”

再无瓜葛……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