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苏茵茵贺霆舟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苏茵茵贺霆舟完整版

2023-11-28 18:51:43 35
2023-11-28 35
点击阅读全文

“醒了就吃饭。”
苏茵茵刚睁眼,耳边就传来了一声低沉浑厚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瞬间就愣住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修长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军装像是给他量身定制一般,简直要迷死人了。
棱角分明的轮廓,眉眼狭长深邃,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每一处都精致得恰到好处。
很明显,刚才那声音就是出自眼前的这个美男子。
苏茵茵回过神来问道:“你是谁?”
美男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眼神满是冰冷和厌恶:“苏茵茵,你闹够了没?”
男子说完便不再理会她,径直走到床边,把手里提的一个饭盒放在了床边的矮桌上,然后拿起地上放的一个热水壶,转身离开,那跨步的速度快得好像后面有猛禽追赶一般。
苏茵茵一头雾水,听男子这话,是认识自己了,可她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他的。
凭自己的记忆力和男子的长相,她要是见过一面,肯定会记忆犹深的。
正思索着,突然头像是炸裂般的疼了起来,接着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伴随着剧烈的疼痛涌入了脑海里。
等剧痛过后,她才震惊地发现了一个一点也不想接受的事实,她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于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架空时空!!!
自己所在的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苏茵茵。
而之前的那个美男子叫贺霆舟,正是自己的老公。
重点是这个老公是原主设计得来的。
唉,苏茵茵叹了一口气,难怪人家会这般厌恶自己,合着这都是她自作自受,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原主自作自受。
和自己不同的是,原主是一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白富美。
原主的父亲王志国是京市某军区的师长。
母亲杨香菊是京市钢铁厂的主任。
原主还有两个哥哥,大哥王建军已婚,也是从军的,现任京市某军区的团长。二哥王卫军未婚,从政,现任西北某县县长。
王志国的父母也都健在,两位老人都是老一辈的革命家。王爷爷现任军委副主席一职。王奶奶虽已退休,但也有军衔在,而且不低。
原主今年19岁,刚高中毕业,目前是无业游民一个。
苏茵茵贺霆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苏茵茵贺霆舟完整版
王家没有重男轻女一说,相反苏茵茵因为是王家这一辈里唯一的女孩子,从小被一大家子人捧在手心长大,养成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性子。
事情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原主给父亲送东西时,偶遇前来京市出任务的贺霆舟,被他那惊为天人的容貌深深吸引住了,于是设计嫁给了他。
然而在举办婚礼的当天,贺霆舟就收到了立刻归队的电报。
便扔下原主和举行了一半的婚礼匆忙归队了,原主紧随他来了西北。
然西北条件艰苦,原主来没几天就受不了,哭闹着让贺霆舟跟她回京市。
贺霆舟怎么会同意原主这无理的要求呢。
于是原主在有心人的挑拨下,开始了一系列的作妖行为,几乎闹得整个家属院鸡犬不宁。
她之所以会出现在医院是因为昨天一早,原主又去队领导办公室闹了,结果不小心磕到了脑袋,昏了过去,众人连忙送她来了医院。
可能原主太脆弱了,这一下,直接让她西去了。
而她只是太累睡了一觉,醒来就莫名的出现在了这个身体里……
苏茵茵扶了扶还有些晕痛的额头,这都是什么事呀,她一个妙龄美少女,还没谈过对象,就这么变成了已婚少女不提,关键还是她那马上要完成的设计呀,那可是她毕生心血,就这么停了,想想都心疼不已。
突然,身体一阵尿意袭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苏茵茵停止了沉思。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
反正她一个孤儿,在哪个时代都一样。
走一步,看一步。
她起身下床,出门摸索着去了洗手间,解决完身体困扰后,看到洗手间旁边还有一个洗漱间,苏茵茵便走了过去。
洗漱间很简单,一个超长的水泥砌成的水槽,上面有几个老式的水龙头,旁边墙上还贴着一个玻璃镜子。
洗完手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面的姑娘,一身蓝白相间的条纹病服,长长的头发被卷成了蓬松大卷,头上还缠着一个绷带。
巴掌大的小脸,弯弯的柳眉,一双大大杏眼很是灵动,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倒是个美人胚子,和自己原来的相貌也相差很大。
苏茵茵搞不懂,这么一个貌美如花,家世显赫的姑娘咋就那么想不通,非要嫁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虽然贺霆舟长得好看,但天底下好看的皮囊多的是,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只是思考了几秒,便停止了,没办法,比这重要的事还多着呢,实在没有心思想这些。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房间里站着两人,虽然两人都是背对着自己,但苏茵茵还是一眼就认出其中穿着军人的那个是贺霆舟,至于另一个,穿着白大褂,很明显是医生了。
正要推门进去,突然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那个医生说道:“老楚,你这媳妇也太能折腾了,实在不行就离了吧。”
听到这里,苏茵茵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屏住呼吸认真听了起来,她也很想知道贺霆舟的想法。
然后贺霆舟并没有回答这个话题,而是说道:“一会麻烦你再给她看看,那女人身子娇弱。”
“身子娇弱?我可没发现,折腾起人来生龙活虎的。”
苏茵茵不禁头更疼了,原主那花式作妖的行为估计整个军区无人不晓吧,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背对的她的两人同时回头了。
贺霆舟看到她,依旧是那副冷漠的表情。
那位医生则是面色有点尴尬,不用想也能知道是怕她听到刚才的话。
苏茵茵朝两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随后不再理会两人,径直向床边走去。
陈旭东尴尬的清了清嗓子开口道:“王同志,我来给你换药,在给你检查一下身边。”
苏茵茵点了点头,坐在了床边。
陈旭东拆下她头上绑的绷带,拿起托盘里的消毒水和药,给她处理起了伤口。
完了又检查了一下,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后期按时换药,好好休息就行。
“没什么大问题,王同志可以出院了。”陈旭东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病房。
紧接着贺霆舟也离开了,苏茵茵并没有问他要去干嘛,自顾自躺在床上休息。
咕咕咕……
肚子发出了一阵怒吼声,苏茵茵这才感觉肚子饿得厉害,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上午十点四十了,她从昨天早上昏迷到现在滴水未进,难怪肚子叫嚣的厉害。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目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