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2023年热门小说虞姝墨文璟,虞姝墨文璟无广告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8:51:35 37
2023-11-28 37
点击阅读全文

虞姝有些许的尴尬,说道:“我本来就是想试试,没想到我的内力真的还在……就用了那么爱一点点,一点点。”

慕淮把脉把着,便皱起了眉头。

把完一句也没说,就把虞姝丢在这。

虞姝看着慕淮离开的背影,有种想要叫住问她到底怎么了的冲动。

毕竟大夫一皱眉,生死难料啊。

虞姝拔腿追了上去,屁颠跟在慕淮身后,边追边道歉:“淮哥哥,别生气了,我知道错了,我也不知道我不能运用内力,真的就用了一点点,没多少。”

慕淮停了脚步,很是气愤:“阿清,你总是不拿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从前也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好好地为自己活一次?”

他说的……是为了给墨文璟试药那一次。

虞姝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定睛地看着慕淮,“淮哥哥,墨文璟的事情,在我这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就是为我自己而活。”

慕淮转眸望来,再问了一遍:“真的?”

她竟在慕淮的眼中看到了期待,只得在说了一遍。

“真的,现在信了没。”

慕淮没接话,只说,“你早点回屋休息吧,夜里风凉。”

翌日,虞姝和慕淮早起到山上采着采药和晨露。

忽然谷外挂着的风铃响了,是有客来访。

虞姝跟着慕淮一起到谷外,却只见一个满身是血的人倒在地上,已经昏迷。

第20章

虞姝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毕竟这个人能被人伤成这样还找到这,一定也不是什么善茬。

只是她也深知神医谷是治病救人不看来者。

便也只是站在慕淮的旁边并没有说话。

慕淮没有犹豫,把东西交给她拿着之后,就把这个满身是血的人带回了谷内。

虞姝在外面和药童捣药,边问:“神医谷经常会有人倒在谷前吗?”

药童想了想,“也不是经常,偶尔会有几次,不过其实都是一些江湖人,不过江湖人知道规矩,人进了神医谷,便不会再赶尽杀绝。”

“所以这人救或不救,都不会给神医谷带来麻烦。”

虞姝看了眼屋子,逐渐放下心。

谁知突地一声脆响,虞姝放下东西就冲了进去。

地上的药被救回来的人打翻在地上,满是警惕的看着慕淮。

慕淮只好无奈地把瓷片一块一块地捡起,说:“这个是药,不是毒药,既然倒在我神医谷,你就应该知道我不会害你。”

虞姝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人貌似不是江湖中人。

毕竟连药童都说江湖的人都知道神医谷的规矩。

而这个人好像根本不知道神医谷的存在。

虞姝走上前,对他没好气地指责:“我说,你半死不活地倒在门口好心好意地救你回来,你就是这么报答我们的?”

没曾想他也不给虞姝好脸色,“我没说要你们救!”

说完捂着还在渗血的伤口就打算离开。

虞姝静静站在那,果然他还没走几步,人就跌倒在地。

她啧啧了两声:“就知道逞强,自己是什么情况,自己不知道?还想着要走,也不看看你这样子走得了吗?”

或许是在宫中规矩太多了,她自从离开了皇宫,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当初还是将军府大小姐那样,心直口快。

慕淮对她说的话很是无奈,却也觉得不是没道理。

那人不知是旧伤复发,还是被虞姝的话导致气急攻心,吐了一口黑血出来。

但身子只是微微一动,没有倒下。

慕淮马上把他扶上榻,这次他没有反抗,任由慕淮在那处理着伤口。

虞姝这才看到他身上受的伤比她想象的还要重很多。

慕淮说他断了五根肋骨,身中数箭,而且还中了毒。

能够撑到现在,还能误打误撞地到神医谷,是奇迹,也是缘分。

至少他命不该绝。

中午她熬好药,准备进屋给他送去之时,发现他不在里面。

虞姝找了出来,才看到他坐在外面的草地上正望着对面的方向。

她把药放在旁边,“你叫什么名字。”

见他半天不吭声,虞姝以为他不愿意说,便没有多问,“不想说便不说吧,你中的毒还得再等两天才能彻底地祛除干净,可别想着一走了之。”

他低眸看了眼黑漆漆的药,眉头微蹙。

虞姝继续道:“话说,你刚醒那会怎么脾气那么大,我们救了你,你还恩将仇报,如果不是慕淮心肠好,我或许早就把你丢在路边让你自生自灭了。”

说了这么多话,他连一句都没有接。

正当虞姝摇头:“真是个木头。”

起身要离开时,他突然说:“我叫轻语,还有……请问谷中有蜜饯吗?”

第21章

虞姝一脸诧异,呆愣地看了他许久。

一个浑身是伤,没麻药处理伤口的人能忍住一声不吭。

居然在喝药的时候,问她有没有蜜饯?

她问:“轻语,你……怕苦?”

轻语低下头,每答话。

这时慕淮拿着蜜饯走了出来,递到轻语的手上。

他看着脸上笑容灿烂的虞姝,“你啊,这个药给你喝你也得吃蜜饯。”

此时应该在采药的药童匆匆跑了回来,说是有人拜访神医谷。

虞姝和慕淮都一致看向轻语,想着这个人会不会是冲着轻语来的。

轻语却摇着头。

等到到谷门时,才看到是一位女子站在那。

那女子见到她们时,脸上笑着,“请恕小女子冒昧,只是你们可曾见过一个身着黑衣,满身是伤的男子?”

虞姝打量着女子,问:“你是?和他什么关系。”

她本以为这个女人是追杀轻语的仇家,却未曾想她居然说:“我是他未过门的妻子,如今他深受重伤,若是我寻不到他,我一人也不想独活……”

慕淮看她也不像在撒谎,便询问:“他叫什么名字。”

“轻语。”

看她说得准确无误,慕淮先带着她进谷内。

而虞姝则去屋内询问轻语是否有一位尚未成婚的未婚妻。

轻语起初犹豫了一会,才答:“是,不过我和她门不当户不对,早就分开了。”

虞姝伸手指向屋外,“她来找你了。”

他听后循着虞姝指的方向看去,正巧对上她看过来的眼神。

轻语冲了出去,苏羽见状也朝着他奔去。

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此情此景,虞姝并未看出什么门不当户不对是他们之间跨越不过的障碍。

突然,虞姝好像看到轻语踉跄了一步。

苏羽也察觉到异常,微皱眉头,问他:“怎么了?”

轻语忍住痛楚,稍有艰难地说道:“……没事。”

慕淮见此状,起身走了过来。

虞姝在旁边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

“你得脸上这么白,还说没事。”苏羽仔细打量了一下,眼中的泪不禁滴在了轻语的手上。

轻语伸手拂过苏羽的脸颊抹去眼泪。

虞姝突然出声,让轻语别动。

她稍稍走近了些,盯着轻语,却隐隐感到一丝凉意。

慕淮也上前查看,随即出手点了轻语的穴位,从他的背上拔出了一根细小的银针。

虞姝迅速朝着对面的山头看去,问:“不是说江湖规矩人人都知道吗,怎么还有人躲在暗处想要轻语的命?”

她一顿,似是想到了什么。

如果有什么东西重要到连规矩都要打破,为的就是杀了轻语呢。

虞姝追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轻语和苏羽对视一眼,神色稍作为难。

虞姝伸手准备把慕淮拉走,“什么都不愿意说,那你这条命我们也不愿意救了,免得你的敌人把我们神医谷给一并端了。”

轻语倒没有要挽留的意思,倒是苏羽叫住了他们,说:“我们是潜伏在西周的细作,此次回京,是有要事,在三日后到月明茶楼和当今陛下禀报。”

第22章

墨文璟!

为什么哪哪都有他?

为什么即便躲到了神医谷,都能和他有所牵扯……

虞姝稳了稳自己的情绪,不再去想墨文璟的事。

按照轻语所说的,他们两个是大歧派去西周的刺客,带回了重要的机密。

所以被西周的人追杀。

那么刚刚出现在神医谷的人是西周的刺客。

西周的刺客居然能追到这里。

虞姝让慕淮带着轻语和苏羽进屋,瞧着方才刺客所在的山顶,打量着手上这根银针。

这么远的距离,能把银针准确无误地锁定目标。

会是什么样的武器?

什么时候西周的武器变得这么精巧了。

她刚进屋,慕淮就用银针把轻语体内的毒逼出了大半,轻语终于忍不住将鲜血吐了出来。

苏羽一惊,有些茫然失措。

她的手时不时地抓住轻语的双臂,时不时去擦拭他的嘴角,颤抖的手不知该怎样安放。

慕淮立刻抓住的手,探查他的脉象。

“怎么样?”慕淮只是呆呆的抓住的脉象,没有说话,这样反倒是令苏羽更加着急害怕了。

“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啊!”苏羽过分急切,吼出了声。

轻语轻拍苏羽的手,示意让她安心,向慕淮道歉:“抱歉,她是急性子,说出话稍微重了些,还请慕大夫不要同她计较。”

慕淮顿了顿,收起针灸包摇头:“没什么事,只是之前的伤并没有完全好,现在又被暗算,排出了点淤血罢了。”

虞姝出声提醒:“西周刺客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你尚在谷中,或许会安然无恙,但你出了谷,便不能保证了。”

轻语摇头,对此事好像很有把握,“无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