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林韵沈文泽)新书热荐免费小说-小说大结局

xiaot 2023-12-02 15:27:34 19
xiaot 2023-12-02 19
点击阅读全文

等视线逐渐清晰起来,林韵看着围在病床的温晓棠。

“晓棠……”她嘴角牵起一个很浅弧度,刚抬起手,就被温晓棠抓住。

温度虽然有些凉,却是鲜活的。

这一刻,温晓棠眼泪也有些克制不住,又是欣喜又是心痛:“林韵,你是想气死我吗,为什么这么大的事情不告诉我!”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林韵低着眸,小声的认错。

“以后不许再瞒着我了。”看着她刚苏醒后苍白的脸,温晓棠也再舍不得训斥她,“以后你就待在这里治病,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再想了。”

温晓棠就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小声劝着。

刚说到一半,她忽然又停了下来,看向了病房门口。

林韵顺着她视线看去,发现了站在门口的沈文泽,眸色微微一颤。

面面相视,沈文泽黑眸里的神情深不见底,无动声色地攥紧了手。

冷寂的气氛,似有无声的情绪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你还来做什么?”温晓棠率先站起来,正要怒斥。

贺西北却先一步拉住了温晓棠,打断道:“让他们聊聊吧。”

“可是……”温晓棠担忧的回过头。

贺西北又拍了拍她肩膀,说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我们说再多也没用。”

说话间,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林韵,推着温晓棠走出了病房。

带上了门,房间里再次恢复寂静。

男人深沉的表情,让林韵低了低眉眼。

她缓缓蜷着手,轻轻开口:“琛哥。”

沙哑无力的声音连自己都意外。

(林韵沈文泽)新书热荐免费小说-小说大结局

沈文泽沉了沉眼眸,吁出一口长气,似乎将刚刚压抑许久的情绪尽数排了出来。

他走到了床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轻声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林韵低着眉,淡淡回道:“告诉了你……你会来接我的吗?”

此话一出,场面顿时陷入沉寂。

就在林韵盘算着如何劝他离开时,一个清冷男声钻进了她的耳朵里。

“对不起。”

林韵眼露诧异瞧着沈文泽,有那么一瞬,她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沈文泽……

她有些呆愣。

却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掌心覆住她纤细的手。

“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早点来接你。”

这话直直戳进林韵的心窝里,苦涩感越发浓郁。

她知道,沈文泽的这句对不起不是因为他们的感情,仅仅只是在因为他的晚到而道歉。

林韵低眸看着那温热的手掌。

在芝加哥的那二十七天,她没有一分一秒不是在等着他。

可当初有多希望这双手的主人能接她回家,现在她有多绝望多心碎。

林韵没什么没力气推开他,只能平淡地开口:“可是琛哥,一切都晚了。”

======第十九章======

这般平淡的一句话,却让沈文泽心里犹如被烙铁烫了下。

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升起了一丝莫名恐慌感。

他眼底带过一抹情绪,薄唇微张,却好半天没说出来话来。

许久,他才问出一句:“你什么意思?”

“住在这里的我,还不明显吗?”林韵干涩的唇角勾出一个苦笑,压着心口致命的疼,“我得了血癌,早就活不久了。”

沈文泽心头微沉,凝着林韵缓缓抽出来的手。

似是掌心的空荡感掏空了他的心里。

她费力的撑着自己身体,缓缓坐直:“这段时间我在芝加哥想了很多,也已经清楚感情的事情,强求不来,也不应该再多留在你和顾凝身边。”

长久的沉默在病房蔓延开来。

林韵平静抬起眼看他:“我想……我是该退出战队了,好好留在这里治病,等一下我会发退役微博,宣布自己和MilkWay再无瓜葛……”

再无瓜葛……

到底是和MilkWay再无瓜葛,还是和再无瓜葛?

沈文泽垂在两侧的手慢慢收紧,已经不想听她继续说下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治好你的病,战队的事情往后放,养好身体,重新回来。”

重新回来……

她又何曾不想回到巅峰,重新拾起她的梦想,站在比赛台上继续打下去。

林韵喉头哽咽了瞬,眼里浮起一层薄雾:“琛哥,我还有机会吗?”

她的身体,她自己再清楚不过。

面对着林韵那张脆弱的脸色,沈文泽一时也沉默了。

林韵微别开眼,闪动着长睫的细泪,轻声回绝着:“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有顾凝,还有整个战队……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一字一句,她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说出来。

沈文泽听着,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得死死的,让他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现在他忽然发觉,原来林韵也会用语言伤人。

那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刃。

沈文泽喉间滚动,看着她眼底满满写着拒绝。

许久,才缓缓收回目光。

病房外的温晓棠忍无可忍的走了进来,她看都没看沈文泽一眼,径直朝着林韵走来。

两人并肩错过。

就在沈文泽准备走出病房的那刹那间,里面传来温晓棠的惊叫声!

“以宁!你怎么了!?”

沈文泽闻言心里一沉,转头又冲进了病房中。

只见病床上,林韵大口的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在一瞬间染红了整个病床。

沈文泽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故惊得呼吸都停了一瞬,他手忙脚乱的从桌边扯出纸巾去擦林韵的嘴角。

可入眼那一滩红,像是怎么也清理不干净。

“医生!!”他大声冲外面喊叫,摁着无数遍呼叫铃,心里从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还有紧张惊慌,“以宁,坚持住,以宁……”

林韵隐隐听到沈文泽带着无措的叫声,想说话却怎么回答不了,只觉胸腔积压的疼意遍布了全身。

她有些抑不住那疼,也不知是胸口还是心口发出来的,眼泪再次沾湿了眼角。

好疼,好疼……

疼得她连沈文泽的模样也慢慢看不见了……

======第二十章======

离林韵昏迷那会儿,急救室灯已经亮了三个小时。

外面就站了三个人,各有不一样的情绪。

温晓棠坐在长廊的椅子上,双手捂着脸,双肩一下下耸动着。

细微的抽泣声在安静的长廊清晰可闻。

贺西北在晓棠轻声安慰着。

最沉默的,则是站在窗边迎着风吹的沈文泽。

他背靠着墙,眼神定定地望着急救室的红灯,心里的忐忑感随着时间越来越强烈。

三个小时,他连眨眼都很少有。

满脑子都在想着刚刚那刺眼的一幕。

他对癌症没什么该概念,也根本就没想过死亡会离他那么近,就发生在他身边。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双手试图把他心剜出来。

不知道又过去了多久,红灯熄灭。

在医生走出来的刹那,三个人也同时冲了过来。

询问的话还没说出口,却被医生先破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通。

“患者本来就因为病情的加重和放疗变得很脆弱,你们怎么能再刺激她?幸好现在没什么事离开,希望你们不要再有下一次了,到时候连动手术也救不了!”

沈文泽眸色骤然一沉,紧攥着双手说不出话来。

那心口的一番顿痛,让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滋味儿,只觉得很疼,也很致命。

“辛苦了。”贺西北微微颔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