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弟弟为我安排的第12次相亲,对象竟是我那日日诅咒的前男友!无弹窗小说_甜文最新章阅读

小媛 2024-06-11 05:52:39 12
小媛 2024-06-11 12
点击阅读全文

有个爱给姐姐相亲的弟弟是什么样?

我弟在跟同组师兄弟研究课题时,突然打岔:“师兄,有女朋友吗?”

我一听便知道这兔崽子又要给我物色对象了,双眼一眯,一记飞踢给他干到沙发那边。

可过了一会儿,好友申请的窗口便弹出来了。

(一)

“姐姐,你现在一个月工资有多少?”

对面的男孩看起来很阳光。

“我还是在读研究生。”

“嗷~读书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太合适。”那男生收回了笑容,背靠着座椅,跷起二郎腿。

敢情这是来傍富婆的。

我翻了个白眼,提包就走。

“姐,那个就是同学介绍的嘛,不好推辞,还有一个,你再看看呗。”米昂霖在电话那头求我。

“别给我找事儿啊,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我本想着挂了电话,结果米昂霖说新找的这个男生和我专业的研究方向一样,还同意先做朋友,顿时来了一点兴趣。

可,对方怎么看起来比我还母……

“你好呀。”

我伸出手,想要握住他翘起的兰花指,可他硬生生从指缝中抽了出来,继续翘着。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上来就开门见山,关键是我说了他也一定不符合啊。

“阳刚一点。”

“啊啊啊啊啊,猛男类型吗?”那男生花痴还带着一点羞涩。

好家伙,是个姐妹啊。

弟弟为我安排的第12次相亲,对象竟是我那日日诅咒的前男友!无弹窗小说_甜文最新章阅读

接下来的半小时,我们谈天谈地,谈美食,谈化妆,谈男人,聊天过程十分开心。

但米昂霖的目的没达成,第11次相亲最终以失败告终。

我以为能缓缓,但在各种催促下,我的第12次相亲,成功被我弟提前。

“师兄,你有女朋友吗?”

结果就是对方发来了好友申请,我盯着那个弹窗始终不敢下手,这次又会是什么奇葩。

“姐,我课题结束了。”米昂霖背着胳膊,大爷似的迈到我这边。

我慢慢抬眼,冷静地看他:“我跟你说,你今天死了。”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这句话此刻和我非常贴合。

在他反应过来要跑的时候,我跳到了他背上,揪着他头发:“臭小子,还给你姐相亲,嫌我不够堵是不是?”

“不是啊……咳咳……都快奔三了,再晚嫁不出去了。”他扯着我胳膊,想要挣脱。

“你姐我才24,就奔三了,你这烂数学怎么考上大学的。”

他被我勒得脖子和脸通红,我怕出人命,慢慢松开了手,跳回沙发上。

“不是,姐,你听我说。”他整理了一下被我拽起的衣服,又笑眯眯坐我跟前,一副谄媚的样子。

“我师兄长得又帅,学习又好,班里好多女生问他加微信,他都不同意。”

我没理,拿起薯片悠悠地刷视频,小年轻的东西,还以为姐是那种肤浅只看脸的小女生吗?

“欸~”

“还我手机。”

我恨自己小时候没多打他几顿,现在打不过他就算了,连手机都抢不回来。

手机被扔到我身边时,屏幕还亮着。

“你好呀,小哥哥。”后面跟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我被气到说不出来话,指着他,又指着手机。

“姐,我说认真的,你应该走出来了。”米昂霖不跟我嘻嘻哈哈了:“都这么多年了。”

我的火一瞬间被浇灭。

自从高中毕业那天喝得酩酊大醉,被他拖回来之后,米昂霖就天天骂那个人。

等我上了大学,天天瞅着机会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喜欢上其他人。

高二那年甚至把男同学带回家,偷偷问我喜欢哪个。

我理解他的好意,但不想回话,拿起手机回了卧室。

其实米昂霖说得也对,这么多年,我看似深情地守着一个人,但自己早就不是那种喜欢了,只是心有不甘。

因为从没得到过。

但是这个诡异的开头算怎么回事儿啊。

“真油啊。”我抱起娃娃仰天长啸。

门外扣了两声,是米昂霖。

“姐,你好好聊啊,不然我课题做不下去了。”

我“哼”了一声。

拿起手机翻看那人的朋友圈。

课题讲座的转发还有旅游时的风景,之后就是稀稀拉拉的天空照片。

一张露脸照都没有。

他简直不像一个正常大学生,精神状态跟我完全不一样。

“你好,季润。”

“你好,米诺。”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这官方的对话让我脚趾扣地,我弱弱地解释了一句:“刚刚是我弟给你发的消息和表情包,冒犯了。”

“嗯嗯,没事儿。”

又是一阵沉默。

(二)

我以为季润是那种沉默寡言的人,加我也是因为米昂霖一直烦他,才会同意。

可没想到,第二天他主动说话了。

我斟酌着那个七点半的“早安”,犹豫着要不要回复。

毕竟现在已经十一点了。

“姐!咚咚咚!”米昂霖敲着门,在门外喊着:“姐,你醒了没啊!”

我说谎不打草稿,咽了咽口水装着:“早醒来了。”

饭桌上——

“嘿,姐,进度不错嘛。”米昂霖挑着眉,一副贱兮兮的样子。

我朝着他后脑勺轻拍了一巴掌,长着张还不错的脸,竟给自己弄得那么猥琐。

“师兄还问我你来着。”

我不解。

他直接给我递过来手机看聊天记录。

八点——

死正经季润:你姐醒没?

米ang霖:没呢

米ang霖:[坏笑]我姐还挺有能耐的哈,一晚上就拿捏住你了呀

死正经季润:嗯

九点——

死正经季润:你姐醒没?

米ang霖:睡得跟猪一样

十点——

死正经季润:你姐还没醒?

米ang霖:还没到她该醒的点,你这么着急,我给你叫醒?

死正经季润:不用了

我扯扯嘴角,一拳锤在米昂霖身上:“胳膊肘往外拐,不能帮你姐兜着点老底。”

“结了婚人家第一天就能知道你的德行,兜啥底。”

我正想问他为什么找我,米昂霖就去厨房放碗筷了。

于是我开门见山,直接回复季润:“昨天睡得晚,早上多睡了会儿。”

自己的脸还是得自己挣。

“嗯呢。”

我嘴里的粥差点喷出来。

这个回复是什么意思,今天跟昨晚判若两人,难不成梦里梦到我是个大美人,今天来挽回了?

男人总是那么肤浅,我摇头“啧啧”。

对方几乎是秒回信息。

“醒了?给你买了点吃的,今天快递到,记得去取。”

这一招把我唬得彻底醒了。

才认识半天就拿吃的收买我。

“好的。不过为啥送我?[问号.jpg]”

“你是我的相亲对象。”

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转头一看在厨房乐颠颠的米昂霖,“媒婆”在我家?

(三)

在单身第二十四周年的冬天,我喜提“相亲”大礼包一份。

出于礼貌,我天天跟相亲对象聊天,了解对方。

有时候可能会怠慢一点,“媒婆”就来敲我的门监督。

时间一长,我也习惯了跟季润说话,每天睁眼联系的就是他,合眼说晚安的对象也是他。

有时候他也挺搞笑的。

我说:“今天米昂霖在开组会时溜号了。”

他回:“正常,他被教授骂做的报告狗屁不通,估计在思考人生。”

我笑得前仰后合,把“米昂霖是我亲弟”这件事儿甩到脑后。

渐渐地我发现,我对他有那么点兴趣了。

“姐,季润今天约我出去,你跟我一起吧。”

“人家约你,我干嘛去,况且你们聊正事,我杵一边儿多尴尬。”话是这么说,但心里还是有点期待的,毕竟还没见过季润长什么样。

“他跟我说了,要带上你。”米昂霖一副看透的样子,招呼我赶紧收拾。

我若有所思,溜进了卧室。

我们在一家餐厅碰面,进去见人前,我还略带紧张地问米昂霖,我形象怎么样。

可是,那个熟悉的后脑勺让我觉得不太对劲。

“来了。”季润站起来跟我们打招呼。

我直视着面前的人,一动不动。

米昂霖那个头脑简单的东西,找借口说临时有事儿,就先走了,留下我俩面面相觑。

“姐,好好相亲哈,把握住机会。”

我看着那条消息,无语。

那家伙要是知道,跟我相亲的这个人就是他一直在骂的渣男,还会上赶着骗我来这儿吗?

“好久不见,米诺。”

“刚刚不是还在微信聊天吗。”我脱了外套,故意噎他。

“没想到我们这么巧啊。”他给我倒水,像网上那样找着话题。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