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韩蝉顾纵野顾纵野韩蝉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韩蝉顾纵野)顾纵野韩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韩蝉顾纵野)

qingyan 2023-12-04 21:09:38 17
qingyan 2023-12-04 17
点击阅读全文

手准备把慕淮拉走,“什么都不愿意说,那你这条命我们也不愿意救了,免得你的敌人把我们神医谷给一并端了。”

轻语倒没有要挽留的意思,倒是苏羽叫住了他们,说:“我们是潜伏在西周的细作,此次回京,是有要事,在三日后到月明茶楼和当今陛下禀报。”

第22章

顾纵野!

为什么哪哪都有他?

为什么即便躲到了神医谷,都能和他有所牵扯……

韩蝉稳了稳自己的情绪,不再去想顾纵野的事。

按照轻语所说的,他们两个是大歧派去西周的刺客,带回了重要的机密。

所以被西周的人追杀。

那么刚刚出现在神医谷的人是西周的刺客。

西周的刺客居然能追到这里。

韩蝉让慕淮带着轻语和苏羽进屋,瞧着方才刺客所在的山顶,打量着手上这根银针。

这么远的距离,能把银针准确无误地锁定目标。

会是什么样的武器?

什么时候西周的武器变得这么精巧了。

她刚进屋,慕淮就用银针把轻语体内的毒逼出了大半,轻语终于忍不住将鲜血吐了出来。

苏羽一惊,有些茫然失措。

她的手时不时地抓住轻语的双臂,时不时去擦拭他的嘴角,颤抖的手不知该怎样安放。

慕淮立刻抓住的手,探查他的脉象。

“怎么样?”慕淮只是呆呆的抓住的脉象,没有说话,这样反倒是令苏羽更加着急害怕了。

韩蝉顾纵野顾纵野韩蝉免费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列表-(韩蝉顾纵野)顾纵野韩蝉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笔趣阁(韩蝉顾纵野)

“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话啊!”苏羽过分急切,吼出了声。

轻语轻拍苏羽的手,示意让她安心,向慕淮道歉:“抱歉,她是急性子,说出话稍微重了些,还请慕大夫不要同她计较。”

慕淮顿了顿,收起针灸包摇头:“没什么事,只是之前的伤并没有完全好,现在又被暗算,排出了点淤血罢了。”

韩蝉出声提醒:“西周刺客不会轻易地放过你,你尚在谷中,或许会安然无恙,但你出了谷,便不能保证了。”

轻语摇头,对此事好像很有把握,“无妨,我可以在躲避西周刺客之时,已经把消息传了出去,我在信中提到了这座山,陛下会带人找来。”

“你说什么,顾……陛下会到神医谷来?”韩蝉惊呼出声。

轻语点头,“是。”

发觉韩蝉神色不对,又想到什么,“莫不是神医谷不能掺和朝廷之事?”

韩蝉好像记得,当时是有这么一个规矩,只是那次慕淮破例救了顾纵野之后,便也不算什么规矩了。

而顾纵野收到信后,一定会知道这座山就是神医谷。

很快就会找过来。

韩蝉让他们先好好休息,带着慕淮到药房,说:“若是顾纵野过来,发现我没死怎么办?”

慕淮定定地看着她,“其实我更想知道你的选择。”

“是选择继续留在神医谷,还是回到京城或者是回韩家。”

终究还是来到了这一天。

韩蝉从神医谷醒来之后,就知道自己不会一直留在这。

她既然重来了一次,就要兑现当初的誓言。

要好好地孝顺爹娘,她必须回韩府。

但她绝对不会再重蹈覆辙,不会再和顾纵野有任何的牵扯。

毕竟现在的顾纵野应该早就封了韩卿卿为后,应是不会再为难于她了。

慕淮看韩蝉的沉默,大概猜到了她的选择。

“我知道了,你终究是不属于这里。”

韩蝉叫住慕淮,“淮哥哥,你有没有想过,出谷看看?”

第23章

他顿住脚步,“若我走了,这神医谷,也许就乱套了。”

韩蝉见他没有明确地拒绝,便说:“你这神医谷这么多药童,没有一个能继承你的衣钵吗?”

慕淮作势想了想,“有倒是有……”

没等慕淮说完,韩蝉猛拍了下他的肩膀:“那不就行了,等玩够了再回来,没事的。”

慕淮没搭话。

韩蝉笑着:“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啊。”

为了防止西周的人趁着晚上偷袭,她一晚都在守夜。

慕淮醒来发现韩蝉坐在屋顶,担忧地问:“阿滢,你守了一晚?”

她从屋顶跳下,“在边疆习惯了,没事的。”

他拿给韩蝉一个热腾腾的包子,“快去屋里暖暖,吃个热包子好好睡一觉吧,现在应该没事了。”

韩蝉看着他手里的包子,想到了和慕淮第一次见面。

那时的她因为担心顾纵野的伤,一直在身边照顾他。

担心地茶不思饭不想。

慕淮总是很耐心地开导她,说如果你倒下了,那试药的进程就会延误。

耽误了试药,很有可能会加重顾纵野的病情。

那时他也是递给她一个热腾腾的肉包子,她吃完之后还吃了三个。

想来那段时间,或许她是真的做错了,错爱了一个人。

韩蝉接过那个包子,在嘴里咬了一口,“很香。”

她回了屋,却还是睡不着。

韩蝉藏在心里的事情太多了,在这里多留一日,就让爹娘多伤心一日。

可若是回去,难免不会被顾纵野知道。

她要面对的,远远不止顾纵野。

以后她该怎样去解释自己死而复生之事,若是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

说她是妖女她该如何应对。

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韩蝉从榻上坐起,“谁?”

“我,轻语。”

她下榻坐在椅子上,给轻语倒了杯茶递过去:“你找我有事?”

轻语看着韩蝉,半晌竟起身跪在了地上:“轻语,拜见皇后娘娘!”

什么……

韩蝉皱眉紧盯着轻语,她确定自己从未在顾纵野的身边见过他,他是怎么知道她身份的?!

“你知道我是谁?”

轻语:“在西周时,在军营见过皇后娘娘的画像,起初属下还未确定,直到刚刚不小心听到了您与慕大夫的对话,才确定的。”

韩蝉眸子一眯,“你偷听我和他说话。”

轻语把头埋的更低:“属下只是碰巧路过,请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娘娘……

韩蝉让轻语起来,告诉他:“我不再是皇后了,皇后已经战死在了边疆。”

轻语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就一直跪在那。

她叹了口气,“罢了,你先起来吧,等你和顾纵野见了面,就知道我这个皇后的身份,只是空有虚名而已。”

轻语这才起身,“属下和苏羽在西周听到……”

韩蝉喝着茶,越听越发现不对劲,连忙出声阻止:“等等,你等等,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跟我说了,我现在已经不是什么皇后娘娘了,等顾纵野来,你自己和他说吧。”

“这……”轻语刚张嘴,又老实闭了回去。

门外一道女声打破了寂静。

“娘娘,陛下到了。”

第24章

倒是比她想得要来得快。

韩蝉站起背过身,听身后还没有动静,开口问:“还不走?”

她催促了几声,轻语才不情不愿地告辞离开。

顾纵野也已经带着人到了神医谷的谷口。

身后还跟着一群御林军。

他一进谷,便见轻语和苏羽正朝着他们走来。

轻语、苏羽:“属下拜见陛下,幸不辱命。”

顾纵野的脸色要比从前更加白皙,眼里也少了些精气神。

在看到轻语和苏羽或者从西周逃了出来,也只是有些触动。

“起来吧。”

顾纵野发愣时,见到不远处慕淮拿着草药在亭中处理。

便鬼使神差地走上前,问慕淮:“慕大夫,我有一事要问你。”

慕淮忙着手里的活,没正视顾纵野,没什么好语气地搭了话:“什么事?”

顾纵野虽不知为何觉得慕淮有些不乐意,却还是问了:“当年那个替我试药的人,可是叫韩蝉?”

他没等到答复,只见慕淮甩掉药草就气愤地走了。

留顾纵野站在那有些茫然。

慕淮的身上有种很强烈的敌意。

站在身旁的轻语不禁开口问道:“陛下,您为何突然问起这个?”

是啊,为什么突然问起当年的事。

明明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却还是想要每个人都告诉他。

是韩蝉救了他,他这一辈子都是欠她的。

正当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顾纵野又闻到了在皇宫中闻到的那一股花香。

又是野百合的香味。

顾纵野循着花香的味道来到竹屋前。

他呆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