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舒漾祁砚无广告阅读_误撩入局连载篇阅览

小珍 2024-03-06 19:53:16 15
小珍 2024-03-06 15
点击阅读全文

经典力作《 误撩入局 》,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 舒漾祁砚 ,由作者“妘子衿”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祁砚只觉得喉咙像被羽毛扫过一样,发燥发痒。轻叹了口气,走过去,把舒漾身上的裙子拉下来。刚碰上那软布,手就被抓住。纤细软骨的小手,拉着他,指尖触在腕上的佛珠上...

第14章


祁砚看着那道撩完就跑的倩影,摘下眼镜按了按眉心。

重新看向电脑屏幕上的文件,索然无味。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女人还真是知道怎么讨他开心。

即便嘴里说的是假话,他也认了。

至少,没白养。

至于怎么把刚才的话,变成真真切切的情爱,是他该考虑的。

舒漾回到房间后,直接扑到床上,整颗心还在砰砰跳。

捂着心口处,喃喃自语。

“舒漾啊舒漾,你真是出息了。”

只是这话一说,舒漾不免得担忧起,要是以后被翻旧账怎么办?

她晃了晃脑袋。

“不管了,撩到就是赚到!”

舒漾认床,翻来覆去好久才睡着。

祁砚忙完去客房洗漱完,才回房间。

一开门就看见白条条的人儿,五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睡裙已然被掀的乱七八糟,小腿交替的叠在黑色被褥上,略微昏暗的灯光下,无限旖旎。

祁砚只觉得喉咙像被羽毛扫过一样,发燥发痒。

轻叹了口气,走过去,把舒漾身上的裙子拉下来。

刚碰上那软布,手就被抓住。

纤细软骨的小手,拉着他,指尖触在腕上的佛珠上。

祁砚想拿下她的手,就听见睡梦中舒漾的似乎呢喃着什么。

他靠近了些。

“嗯?”

舒漾闭着眼睛,似乎是梦见什么,微弱的气息在他的耳边,声音又小又轻的溢出。

“九爷……”

祁砚浑身一怔。

夜色中黑眸情绪滚烫,甚至有些不敢相信。

舒舒,在喊他。

他都快记不清,舒漾有多久没这么喊过他了。

自从出了那件事后,两个人关系彻底脱轨。

最后乱的毫无章法。

祁砚紧紧的盯着她,每个字都沉重困难。

“再喊一遍。”

熟睡过去的舒漾,没有任何回应。

祁砚贴着她的唇,“舒舒,再喊一遍好不好?”

再喊他一遍。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怅然若失。

这种感觉让他有些窒息。

祁砚起身,帮人把被子盖好后,吻了吻女人的眉眼,摸起烟就去了窗台外。

深夜微凉的风,将男人唇边吐出的烟雾飞快吹散。

祁砚夹着烟,摘下左手腕的佛珠,在掌中无声息的,一颗一颗拨动着。

把人折腾成这样的是他,想回到从前的也是他。

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祁砚,你会遭报应的!】

祁砚冷笑着,拨了通电话过去。

愤怒的中年男声从电话里传来,“祁砚!你别碰我女儿!”

“这就是你把我从翻译院,置换到英歌兰的目的吗?!你简直太令人失望了!”

江东旭怎么也没料到,自己才出国几天,国内就已经被祁砚扰的翻天覆地!

甚至连妻子舒梅,是怎么在祁砚的圈套下,被说服的,他都一无所知。

本以为被派到英歌兰,是真的有重要任务。

落地当天,被强行带走的那一刻,江东旭已然意识到。

出事了。

可一切,为时已晚。

他被祁砚的人控制着,断了一切信息来源,直到今天被放出来。

得到的第一个消息就是——

他的女儿居然嫁给了,祁砚这个满手是血,从精神病院出来的疯子!

祁砚把烟放到唇边,抽了一口。

“岳父先生,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呢?”

“我和舒舒结婚了,你不应该开心吗?”

江东旭气的失态,“事情已经过去了!漾漾也好不容易步入正轨,你现在又来接近她,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当初千不该万不该,把女儿交给这个人照顾!

一个从小在精神病院,被关了十年的人,内心畸形的黑暗,是他无法控制的。

祁砚眯着眸子,轻蔑地重复着他的话。

“什么意思?”

“我可从来没有,让这一切成为过去。”

“游戏是岳父先生开始的,至于该怎么结束……”

“很遗憾,你没有话语权。”

他让舒漾忘记那些事情,只是想让他的宝贝快乐一点。

和结束,可没什么关系。

江东旭心里清楚,现在不管是在翻译院的地位,还是在京城,亦或者是英歌兰,他都斗不过祁砚。

只能冷静下来试图劝解。

“祁砚,你这是在把她往悬崖上推。”

“每天盯着你,想杀你的人,还不够多吗?”

“你完全可以没有软肋的,霍家没人敢轻易动你,可你为什么要娶我女儿!”

“她不该踏进你那见不得光的世界里!”

祁砚掐断手中的烟,“我警告你闭嘴!”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你为什么让舒漾到英歌兰留学,又将人安排到我身边,这一切,我相信你比谁都清楚。”

“人我养了四年,现在如你所愿,你却想反悔了,把人要回去。”

“你当老子吃白饭的?”

江东旭有些绝望,他真的糊涂了。

当年,他为了稳固自己在翻译院的地位,想要拉拢备受瞩目的祁砚,却用了最不该用的方法。

祁砚优秀,俊雅,天赋异禀。

他十分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一度以为祁砚一定是,最适合女儿的联姻对象。

等他了解到,祁砚隐瞒的身世,和杀伐果决的真面目时,所有的事情,已经由不得他。

“霍家已经在你手里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祁砚失去耐心,也懒得解释,冷冷的开口。

“你若是敢跟舒漾提些不该提的,我会让你这辈子的努力,付之东流!”

挂断电话,祁砚眼底冰冷。

一群恶心的人,总喜欢把自己说的那么清高。

真是和他那该死的父亲,一模一样。

祁砚在外面散了散身上的烟味,才回房间。

看着熟睡的面容,小心翼翼的抱住。

菲薄的唇贴着女人耳边的发丝。

“舒舒,只有你最爱我。”

只有他的宝贝舒漾,会趴在他的腿边告诉他。

“九爷,私生子是女娲私藏的宝贝啊!”

祁砚拿起床头柜上的火柴,‘呲’的划过,将一旁的小香炉点燃。

清淡的香味,逐渐的渗透进舒漾的鼻息,和房间的每个角落。

舒漾迷迷糊糊的,只觉得很麻,她抓着身上的衣服。

只想全部丢掉。

祁砚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直到——

柔软的手,勾上他浴袍系带。

祁砚俯下身,眉宇间温柔的陌生。

嗓音沙哑的问着,眼中半梦半醒的人儿。

“要吗?”

舒漾祁砚无广告阅读_误撩入局连载篇阅览

小说《误撩入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