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我好不容易考上地府的公务员,冥王就说要裁员……全本小说推荐_小故事小说名字

小琪 2024-06-11 20:17:10 11
小琪 2024-06-11 11
点击阅读全文

“听说了吗?冥王要裁员了。”

“为什么啊?”

“这每年不想投胎考公务员的鬼那么多,优胜劣汰呗,你说楚大人和景大人会不会被降职被裁?他俩都是负责勾魂的,要我说勾个魂有一个就够了。”

说话的正是负责接引魂魄的牛头和马面,只见马面不停的给牛头使着眼色,牛头不明所以。

“你们说什么呢?”

我叫楚慕,是一名地府的公务员,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黑白无常?死神?鬼差?堪称史上最稳定的钢饭碗工作,一年365天,全年无休假,哪里有亡魂,我们就在哪,只是这等好工作也马上不保了。

牛头被我吓得一激灵,它转过头朝我谄媚一笑。

“楚哥回来了啊,景榆大哥没一起吗?”

牛头立马殷勤的接过我手中捆绑着魂魄铁链。

“你们刚才说冥王要裁员?”

牛头眼眸一转,接着叹气的说道:“是呀,也不知道会裁掉谁,最近地府的大人们都战战兢兢的,你说上面裁员下面的肯定也不能幸免啊,哈,楚哥时候不早了,小的们先去忙了。”说罢,便将我刚转交给它的亡灵给带走了。

等景榆回来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不知道这货从哪里搞来了几坛子酒,我被他拉到鬼门关的屋檐上畅聊,我俩坐在上面望着月亮,鬼界的月亮是红色的,它照射在上方指引着亡灵通往黄泉。

“想我们兢兢业业给他冥王打工几千万年,没功劳苦劳总有吧,怎能说裁就裁?”

说着就见景榆牛饮般的喝了几口,看来这货也知道地府要裁员的事了,我俩都负责勾魂,其实我们之间有一个就够了。

“干脆罢工好了,反正都要被裁了,到时候一起轮回,我们跟孟婆商量商量,让咱俩投胎做兄弟可好?”

我听着景榆的话,心中也是不禁五味杂陈,拿起酒坛子也喝了起来,这烈酒的后劲极大,不肖片刻脸上便爬满红晕。

我借着酒劲喊道:“好,摆烂,罢工!”

后来景榆没有再说话,而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醉死之前我还在想这货酒量怎么这么好,下次一定把他喝趴。

等我在醒来的时候,景榆已经不见了身影,我揉了揉脑袋想起今天还有例会,这货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叫醒我,算了反正已经迟到了,当我朝着酆都的办公大厅走去,同事们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我,走进会议厅我悄悄的坐到牛头他们身边。

“楚哥,您的位置在前面呢,跟我们挤不合适吧。”

我白了他一眼。“少废话。”

这种时候还往前凑,生怕老板不知道你迟到是吧。

我低着头从夹缝中看到坐在前面,正襟危坐的景榆。

只见景榆抬手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一定不辜负领导的期望!”

上首判官站在讲台上,用一副满意的表情看向景榆。“嗯,诸位日后要向景榆看齐,这个月景榆的业绩一直很出色。”

似乎是被判官说的话点醒了,这狗东西跟我玩阴的,例会前灌醉我,算准了我迟到不敢往前坐,趁机揽活,为的就是在领导面前表忠心!

牛头坏笑的看着我说道:“楚哥,景大人这是在表现啊。”

我瞪了一眼牛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这搅屎。

例会结束,等所有同事陆续离开,景榆才跟在判官身边有说有笑的着朝这边走来。

判官似乎没想到我为什么会坐这里,于是问道:“楚慕?你怎么在这坐着。”

我赶忙赔笑解释道:“因为工作耽误了点时间,为了不打扰到大家就坐在这了,对了判官大人,刚才你说的那件事,我认为交给景榆,他一人会比较吃力,所以我愿意帮忙分担,保证完成任务!”

笑话,我怎么能让景榆那货得逞,当然是故意在此等候了,正所谓机会都是自己争取的。

“嗯,这些年来你们形影不离,能如此团结甚好!”

我好不容易考上地府的公务员,冥王就说要裁员……全本小说推荐_小故事小说名字

待判官走后,我收敛起刚才的笑意,转身一把揪住景榆的衣领,气不打一处来的说道:“你给我玩阴的是吧?”

几千万年的交情,终究是错付了!

景榆将我的手扯下来,正色道:“楚慕,我想了很久,我不甘心就这么被裁掉,我在冥界混了那么久才到今天的地位,你就成全我吧,反正你不是也早就想入轮回了吗?”

听听这说的是鬼话吗?合着你不甘心,我就得退出呗?

我当即不客气的放话道:“呵,好啊玩内卷是吧,看谁卷的过谁!”

我们拿着公文,朝着阴阳交界的鬼门关走去,途中我和景榆保持着距离,这还是几千万年以来头一次,路上阴兵见我们气氛不对纷纷避让,这次任务是处理一只厉鬼,地府规矩不收横死的鬼,而这厉鬼却在律法边缘疯狂作死,制造意外借此吃人魂魄,这种挑衅是彻底惹怒了我们的大boss冥王。

马面挠了挠头不解道:“处理个厉鬼而已,俩位大人至于一起出动吗?”

牛头一脸坏笑的低声道:“你懂什么,这可是大boss下的任务能一样吗?”

我们漂浮在那个充满血腥死气的躯壳上方,仔细观摩着。

从现场来看,这是一辆从公路飞驰下来的大巴车,显然里面的人无一生还,这些人死状极其恐怖,就像是被吸走精气的干尸般令人作呕,只是他们的魂魄都没了。

景榆高声呵斥:“土地何在?速来接见。”

不一会地上卷起一阵扬沙,一个老头拄着拐杖走了出来。

“拜见二位神君。”

我忍着恶心,表情有些僵硬的说道:“那厉鬼这般残害生灵,你当真坐视不理?”

“神君有所不知,这厉鬼怨念极深,小老儿也曾劝说,却是……打不过。”

景榆相比我,看着淡定许多。“你可知那厉鬼有何怨念?”

“她是被人撞下来的。”

我摸着下巴,故作深沉道:“他杀?”

“可以这么说,这肇事者是这女鬼的情夫,这情夫为了摆脱她的纠缠就策划了这么一起车祸。”

“啧啧啧。”

我也懒得再听什么具体细节,随意的飘到那公路桥底下,按理说厉鬼死在哪里就会被禁锢在哪片区域,只是为何不见一丝气息?

这时我身后突然阴风阵阵,一双涂满血红色的指甲攀爬到我身上。

我冷笑一声,只觉女鬼好大的胆子,上一次有鬼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还在上一次。我一个闪身消失在女鬼的面前,见那女鬼状态有几秒的懵比,竟透着一丝呆萌。

我幻化出勾魂锁链,直接套在了女鬼脖颈上,将其拖拽出数米远,而我的举动也彻底激怒了女鬼,由于摄取的魂魄足够多,这里已经不足以将其禁锢。

她也已经接近半妖状态,我一时也不好拿捏,女鬼轻易的挣脱了我的束缚,朝我攻来,反观远处看热闹的某鬼差,TNN的景榆就杵在那看我被女鬼虐!

土地公见状也着急了,“神君,您去不帮忙吗?”

景榆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态度:“楚大人英勇就义,我会告知冥王,给他颁个烈士的称号。”

情急之下,我捏了一个咒术将女鬼暂时困在法阵中,紧接着幻化出一根棒子,此棒名曰杀威棒,凡人被击打则神魂出体,普通鬼魂被击打则魂体重殇,击打三次则魂飞魄散,我重重的敲击在女鬼身上,女鬼也因此发出惨厉的叫声,还不忘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突然一道白光而至,法阵破除女鬼当即开溜,消失在我面前。

我去?就这么从我眼皮子底下溜了?有了这一次只怕很难逮住那女鬼了,能破我法阵的只有……

“楚慕,你居然把女鬼放了?”

“刚刚那白光是你干的吧?”

你个老六,还恶人先告状,正所谓不怕对手强大,就怕队友背后搞偷袭。

“你在说什么呢?我一直和土地在一起。”

土地见状不妙,所谓神仙打架,殃及池鱼,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曾几何时我们也是并肩作战,将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好搭档,现如今关乎自身利益时,居然变成了这样。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