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人生感悟 >> 浏览内容

甜文全本免费阅读全文_甜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小美 2024-06-11 18:45:08 6
小美 2024-06-11 6
点击阅读全文

一不小心穿越了……

但别人穿越都是穿成美女帅哥,我怎么穿成了一根针?!

还穿到了一个男生的口袋里!

咦,等等!他好像暗恋我!

1.你怎么变成了一根针?

“咦,最近几天播音员换人了吗?我记得前几天还是个妹子,声音还怪好听的。”

“哎,你没说我还真没注意到,对了,阿弦可喜欢以前那个妹子了,是吧。”

话题转向自己,刚套上外衣的贺弦含含糊糊地应了声,心不在焉地把手放进外衣口袋,指尖传来的一阵刺痛让他不由得低呼了一声。

下一刻,他把口袋里的罪魁祸首掏了出来,发现竟然是一根针。这是一根很普通的针,针眼还穿着一截线,可贺弦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把它放进口袋的。

他还在竭力回忆的时候,旁边的室友高杰扭过头关切地问道:“阿弦,怎么了?”

贺弦刚准备说话,一个细细弱弱的声音忽然传入耳中:“笨蛋!不准乱说话!”

隐约透着熟悉的声音让他顿时心跳如鼓,强作镇定地说道:“没事。”

“刚才……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了?”室友一脸怪异地朝着贺弦的方向望了几眼,惊疑不定地嘀咕道。

贺弦适时露出一脸茫然:“你听错了吧?”

“大概吧。”大概贺弦平时老实人的形象早已在室友们心里根深蒂固,高杰没有再怀疑,就拎起书包和其他人一起嘻嘻哈哈出门了。

贺弦这才重新把注意力投到了手里那根针上,翻来覆去地看了一小会儿,却没再听到什么声音,几乎怀疑刚才自己也产生了幻觉。

就在他打算放弃的时候,那个细小的声音忽然又响起了:“你是金融专业大二那个贺什么来着吧,我叫林臻。”

“贺弦。你说……你是林臻?”贺弦的眼底闪过奇异的光芒,然后把针小心翼翼地放到眼前打量了半天——当然,他完全不可能从这根针身上看出诸如眼睛鼻子之类的存在,这让他觉得现在的自己蠢极了。

“你也听过我名字?”对方的声音似乎有些得意,不过那得意的情绪也不过持续了短短数秒,随即她命令道,“这个姿势不舒服,快把我放下来。”

“哦,哦,好。”贺弦似乎这才回过神来,颇有几分手忙脚乱地把针放在了柔软的床上。

针没有再说话,不过身上穿着的线懒洋洋地晃了晃,一副满足的模样。

“你……真是林臻?”贺弦小心翼翼地伸出指尖戳了她一下。

针用线不满地“拍”了他一下:“笨蛋,你别动手动脚的!我当然是林臻!”

从那熟悉的声音来看,贺弦终于确定了对方正是那个自己很喜欢的学校播音员,可是,目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针,或者说林臻语气烦躁地说道:“笨蛋,我要是知道早变回去了!”

她似乎把“笨蛋”当成了口头禅,贺弦也不在意:“那现在怎么办?”

林臻自己也拿不定主意,想了几分钟后,不容置疑地说道:“现在……先送我回家。”

2.你刚才扎我的部位,是你的头还是……

说来也巧,林臻的家就在贺弦家附近的小区,他放学时偶尔会路过,却不知道她住得离他这么近。

在林臻的遥控指挥下,贺弦顺利地找到了林臻的家,按下了门铃。

在门打开前,他考虑过很多种可能——也许,林臻的家人正因为联系不上她而急得团团转,也许,此时家里压根没人,都出去找人了。

然而,在门打开的那一刻,他所有的念头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开门的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他记忆中的林臻有着七分相似,想来应该就是她的妈妈。

可是……

贺弦看着面色如常的年轻女人,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试探性地问道:“我是林臻的同学,请问……”

女人微笑:“是小臻的同学啊,她现在应该在学校呢。”

贺弦闻言眉头皱得更紧。

可是……他情不自禁往她身后瞟了一眼,分明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欢声笑语。

见他往门里望去,大概认为是好奇,女人笑着说道:“今天是小臻姐姐的生日,这孩子回就回来吧,还买了……”

女人絮絮叨叨却明显带着疼爱的声音传入耳中,心思完全落在了所谓的“小臻姐姐”身上,压根不知道另一个女儿出事了。

贺弦心里不由得有些不愤:“可是林臻她……”包裹着林臻的手蓦地一阵警告性的刺痛,他不情愿地把剩下的半截话咽了回去,心不在焉地和林臻的妈妈告了别。

回学校的路上,一向叽叽喳喳的林臻一直没有说话,贺弦本来就不擅言辞,这时候更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陪着她一起沉默。

最后还是林臻先闷闷不乐地开了口:“姐姐从小就比我出色,不但学习优秀,还长得很漂亮,无论是爸妈还是其他的亲人朋友都更喜欢她……”贺弦明显地感觉到,自从回了一趟家后,她的情绪一下子低落了下来。

“妈妈眼里从来没有我……

“我最讨厌她了……

“要是我没有姐姐该多好……”

她明显是在说气话,贺弦便也不放在心里,只安静地当一个倾听者。

书名:甜文全本免费阅读全文_甜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刚才还在胡言乱语的林臻顿了顿,忽然话锋一转:“可是……大概所有的人都更喜欢姐姐那样……”

听到这句话,一直沉默着的贺弦冷不丁说道:“没有,我觉得你很好。”

“真的?”

虽然看不到她现在的样子,不过想来她一定是“眼睛一亮”,贺弦微笑了起来,肯定地说道:“真的,你很好。”

“我当然很好!”林臻似乎一下子振奋了,想了想,她又得意了起来,“我还收到过情书呢。”

贺弦的话一下子戛然而止,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情书?”

“是啊是啊,字看起来还挺漂亮呢……”把他语气中的古怪情绪解读为质疑,林臻虽觉不快,却依旧兴致勃勃地说道,充满幻想地猜测着,“不知道写信的人会不会是……”

“……大概是个暗恋你的猥琐男吧。”听着她漫无边际的猜测,贺弦沉默了一下,干巴巴地说道。

“你才被猥琐男喜欢!”林臻气得狠狠地扎了他一下。

她大概是气急了,用力不小,贺弦却似乎有了习惯的趋势,眉毛都没动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脸红了红,略一迟疑后还是忍不住小声问道:“你刚才扎我的部位,是你的头还是……”

迎接他的是林臻的尖叫和一阵毫不留情的猛戳:“我是用脚踢你!你想哪里去了!”

贺弦低低地倒吸了口气,把被戳出好几颗血珠子的手放在眼前看了看,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可是,我真的分不清你现在哪部分是什么部位啊……你的那根线是什么部位?”

“这是我的头发!”林臻扬扬得意地用“头发”缠住了他的食指,还顽皮地在他指腹挠了挠。

贺弦忍不住用拇指指腹蹭了一下那根小小的“头发”,嘴角的弧度柔和了下来:“我明天去问问你现在身体的情况,今天你先暂时住在我们寝室,好吗?”

林臻没说话。

没有得到林臻的回答,贺弦有些局促不安;“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

“没说不愿意啊,我刚才在发呆。”林臻挠了挠他的指腹,懒洋洋地说道。

贺弦不禁浅浅地笑了起来。

比起同寝室其他几人的位置,贺弦的桌子绝对算得上是干净整洁了。

尽管如此,他还是有些不自在,一边竭力抚平床单上的每一条细微的褶皱,一边低声安抚林臻,似乎生怕她生气一般。

满意地在他的服侍下占据了枕头最柔软的一部分,林臻懒洋洋地打了个滚。

其实,他还挺温柔的……就是好像有点儿傻乎乎的。临入梦前,林臻迷迷糊糊地想着,然后把自己的“头发”缠在了贺弦的手指上,声音软软糯糯的:“晚安,笨蛋。”

贺弦以一个别扭的姿势把手放在头一侧,确保不会压到她后,嘴角微弯,轻声回道:“晚安。”

3.你那么喜欢针,我赔你一盒成吗?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