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周敛林曼(林曼周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敛林曼最新章节(周敛林曼)

2023-12-07 18:51:49 6
2023-12-07 6
点击阅读全文

《林曼周敛》 小说介绍

这丫头还是本性难改,馋病没药医!林曼只能低头认错,表示自已一定知错就改。在舅母的坚持下,还不够勤俭持家的林曼放弃请舅母吃饭的主意,迈步走向其他药铺。快经过第二间药铺门口时林曼忍不住扭头张望,被王氏拽走:“方才我来问时,这间药铺态度可不比那间好。”...

周敛林曼(林曼周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周敛林曼最新章节(周敛林曼)

《林曼周敛》 第20章 免费试读

林曼笑着招呼她:“舅母回来了。刚好,我这边也快卖完了,您稍等。”
王氏低头一看,果然,带来的半篓子只剩下十二三只小的了。
眨眼间,最后这些也被一对父子一扫而空。因为其中一只被压得有点扁,虽然捏一捏还能恢复原状,林曼还是给他们打了个折上折,总共只收了七文钱。
简陋的小布袋沉甸甸的,全是今天卖草编的收获。
林曼掂量了下,开开心心跟王氏报数:“舅母,这里应该有六七十文钱吧,您数数。”她总共带了百来只草编玩意过来,大的少,小的比较多,今天半卖半送的,算下来差不多也就这个数。
王氏怪怪看她一眼,没接:“给我数什么?你靠自已的本事挣的钱就是你的。”
若卖草编的是魏葵或其他人,她可能会不客气收归公用,但外甥女到底隔了一层,即便林曼白吃白喝十几年,她也干不出占小辈钱财的事。
见她语气平淡、神情坚定,林曼便知这位舅母说的是真心话,心中微暖,顺便又默默骂了原主几句。
“好嘞,还是舅母疼我。我们现在去买东西吧,这些钱应该够买两斤肉了吧。对了,舅母带的针线活计卖掉了吗?还有那包……”
林曼说到一半顿住,因为她看到了被王氏藏在身后的那个大包袱。
“没卖出去,我走了两家药铺都不肯收。买肉就算了,你好不容易挣点钱没必要浪费。”王氏淡淡道。
其实,县城的药铺不止这么少,但城南就这两家,她倒是愿意再跑一趟其他药铺,却又怕外甥女一个人在集市上不安全,最后还是决定先回来找她。
没想到的是,外甥女的挣钱大计似乎比她和丈夫想的都要顺利许多,才一个时辰不到就售罄了。
六七十文对他们这种庄户人家来说已经不能算是小数目了,尤其是,那麦秆一文钱不花,也就是费点时间编织,外甥女还不是一整天都在编。城里一些搬搬抬抬的重活,一天也就三十文,做这个可轻省多了。
不过,这还是外甥女捣鼓了好几天的成果,算起来每天赚的也不多。要是外甥女回头每天专门做这个,那岂不是能赚更多?
林曼不知王氏心里的小账本,顺手将包袱接过来,仍旧扔背篓底。
“肉还是要买的,大夫不是说了么,表哥身子弱,得好好补补,咱们去买点骨头炖汤。对了,表哥的药抓了吧?舅母要是累了,不如先找个地方歇歇脚,我再去试试,没准就遇到识货的人了。”
王氏嘴角微撇,没说什么,却不肯休息,跟着她再度出发。
林曼看她神色不妙,不知她为何不悦,只得努力没话找话,盘算着一会儿要买多少肉才够全家人分,又不至于让舅母觉得她太败家。
她不知道的是,王氏已经没想着买肉不买肉的了,她此刻只有一个想法——
同样的药方,黄大夫开三副要收一两银子,城里药铺抓一副只要一钱银子,她现在格外想飞奔回家,揪着魏广仁耳朵再臭骂一顿!
鉴于城南两家药铺都不肯收,王氏提议直接去其他药铺。
林曼却是个脸皮厚的,反正她刚才没来过,没被当面拒绝过,那就不算!
她很体贴地让王氏在药铺外树下等着,自已拎着那包枳实进去。
她不找掌柜和小二,左右张望过后,直接走到坐堂大夫跟前,客客气气道出来意,并摸出一小把晒干的枳实给对方验看。
那大夫须发皆白,看着起码有五六十岁了,见是个小姑娘来推销野药材,不以为然地摸着山羊胡:“小丫头,你这东西药典上并无记载,你怎知它可以入药?万一吃坏了人,谁负责?前朝医圣曾走遍山林乡野,亲尝百草,都没发现这药,难道你比医圣还厉害不成?”
林曼面不改色,将自已记得的枳实药效药性都告诉老大夫,并诚恳表示,自已愿意帮忙试药。
然而,老大夫不为所动,挥挥手让她走开,不要耽误他给病患看诊,倒是那病患脸上有些惊奇,看了林曼好几眼。
掌柜的态度不大好,压根都不愿听她说完就开始赶人。要不是顾忌她是个小姑娘,怕是能让小二拎着她衣袖扔出来。
还没好气骂了两句:“你家大人刚刚不是来过一趟?都说了这破烂玩意我们不收,还死乞白赖来纠缠。你们算是哪个牌面上的名医,敢来这里卖弄?赶紧走!”
过路人纷纷投来异样视线,在外头等着的王氏听得火冒三丈。
“都说了换间铺子问,你偏要来!这下好了,自已来讨骂!真够出息的!”
林曼本来也有点生气,被舅母骂了几句,反倒笑了起来:“我知道舅母是担心我、为我好,不过,世上本来就没什么容易的事。只要能赚到钱,被人骂几句又算得了什么。您饿不饿?累不累?要不,咱们吃碗面再走?”
王氏坚决拒绝:“不吃!一碗素面要三文钱,都快能买两斤粟米了。天色还早,回家再吃。你要是饿了,我这儿有干粮。”说着从怀中掏出个包好的冷饼,脸上还带着点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挣钱多难啊,好不容易才收入这么几十文钱,居然舍得拿去吃面!
这丫头还是本性难改,馋病没药医!
林曼只能低头认错,表示自已一定知错就改。
在舅母的坚持下,还不够勤俭持家的林曼放弃请舅母吃饭的主意,迈步走向其他药铺。
快经过第二间药铺门口时林曼忍不住扭头张望,被王氏拽走:“方才我来问时,这间药铺态度可不比那间好。”
林曼犹豫了下,没跟王氏争。
二人正要走开,眼角余光却突然出现个熟悉的身影,正从药铺里出来,手上提着药包,面容愁苦。
王氏也顿住脚步,拧起眉头。
是温氏。
林曼瞳孔微缩。
温氏看着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但不像是生病的样子,所以,这个药多半是给其他人抓的。
难道是魏小山?
事发后次日,张大牛上山去看过,本来绑着魏小山的那棵树下早就没了人影,落了根麻绳在原地。他难得机灵一回,偷偷将麻绳捡回来还给林曼,省得成为杀人物证。
张大牛还主动去魏广德家周围转了一圈,没看到魏小山的人影,过后几天也没听说魏小山回村,更没有传出他受伤的消息。
温氏似乎沉浸在自已的世界里,并没看到她们,正要拎着抓好的药走开,却被王氏皱着眉拦住。
“弟妹,是你病了,还是家里谁病了?刚喊你几声都没听见……”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