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林曼周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曼周敛小说)周敛林曼在线免费阅读

2023-12-07 19:36:47 10
2023-12-07 10
点击阅读全文

《林曼周敛》 小说介绍

草沟村离县城不算远,十几里地,走上大半个时辰也就到了,路上遇到相熟的车把式还能顺路搭个车。不过,今天王氏、林曼二人运气不好,一路上过去的车不是坐满了人,就是一脸冷漠不肯停,她们只能老老实实靠双腿走过去。这是林曼穿过来后第一次走这么久的路,跟这个比起来,前几天走的山路还算轻松。毕竟那山不高,径直爬到山顶也不过半个时辰,她只是在半山腰附近打转。...

林曼周敛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林曼周敛小说)周敛林曼在线免费阅读

《林曼周敛》 第18章 免费试读

接下来这几日,林曼不再出门,也变得有些沉默,有时候手上编着小东西就突然走神。
众人都当她是山上那一跤跌狠了,吓坏了胆,不敢再上山。
王氏本来还怕她借着养伤故态复萌,没想到家务活她还继续埋头干着,几乎将原本包揽了这些的魏葵挤得快没地方站,只能把剩余时间都花在做针线活上。
周敛读书养病之余,投向林曼的眼神也多了些,带着点狐疑和隐忧。
只是,他很快发现,林曼除了话少一点、眼下微微有点青黑之外并无其他异常,早上起来也不见她眼睛红红,魏葵也表现如常,可见她并没半夜偷偷躲着哭,应该没出什么大事,村里也风平浪静,便也暂时放下心来。
除家务活外,林曼也没耽误自已的挣钱大业。
第二批酸橙果采摘回来当天就被洗涮干净,外皮晾干后就被切开晾晒,如今院子一角的几个圆簸箕上满满的都是干瘪程度不同的酸橙果。
草编一直在按部就班做着,一开始是十二生肖或比较日常的一些动物造型,到后来,林曼越编手越熟,甚至还自由发挥编出了许多魏家人难得一见的动物,如大象、狮子之类,很叫好奇心爆棚的小魏鲤爱不释手。
经过这几日的短暂相处,林曼靠自已还算殷勤的表现初步取得王氏等人的认可,勉强相信她是洗心革面了,对她的态度也和气了不少。
到十五这日,林曼脸上的瘀痕都消散得差不多了,不必再涂那狗皮膏药。倒是脖子上还留了点没退,好在天气渐凉,她穿高领袄子也不突兀。就是嘴角磕破那里结了点痂还没掉,看着有点滑稽,但出门见人是完全没问题了。
这几天太阳好,第一批酸橙果已经晒得干透,再看不见青翠的外皮,已经变成了暗淡的黑褐色,皱成一团,跟林曼记忆中的枳实已经十分接近,估计差不多可以入药了。
林曼怕县城药铺不识货,便只用包袱皮裹了三分之一进城,以及一整个箩筐大大小小的草编玩意儿。
魏广仁的私塾每逢十日休沐一日,今天依旧要上课,没空陪她进城。
王氏前几天把地里的活计忙得差不多,又见这几日外甥女乖顺得过头,不好意思让她一个姑娘家孤身进城,便让魏葵守家,她带林曼进城。
刚好黄大夫开的那三副药吃完了,周敛的风寒算是好了,只是那咳嗽总断不了根,一咳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王氏心疼得紧,死活不肯放他回县学。她就想着顺道进城再抓一副药吃吃看,城里药铺价钱总比黄大夫那里公道。
二人早早吃了点东西便出门了,魏广仁目送她们远去,也带着小儿子走去学塾,担忧道:“唉,也不知道你表姐做的那些个东西能卖出去几个,可别忙活一整天挣不到十个铜板。还有那个什么枳实……”
魏鲤下意识摸了摸小胸脯的位置:“酸橙果不知道,不过,那些草编玩意应该挺讨喜的。表姐做了那么多,手艺又巧,怎么也能卖掉十几二十个。”
他没好意思告诉他爹,他每天都偷偷把草编小猫咪塞衣襟里带去上课,课间还挺受同窗欢迎的。他这两天还帮表姐推销了几只出去,收获三文钱,表姐给了他一文钱分红呢。
草沟村离县城不算远,十几里地,走上大半个时辰也就到了,路上遇到相熟的车把式还能顺路搭个车。
不过,今天王氏、林曼二人运气不好,一路上过去的车不是坐满了人,就是一脸冷漠不肯停,她们只能老老实实靠双腿走过去。
这是林曼穿过来后第一次走这么久的路,跟这个比起来,前几天走的山路还算轻松。毕竟那山不高,径直爬到山顶也不过半个时辰,她只是在半山腰附近打转。
王氏平时跟这个外甥女没什么话说,但两人结伴同行,总不能一路沉默以对,可除了干巴巴的“这些能卖出去吗”“卖多少钱”“总共做了多少个”竟没其他话可说。
好在林曼时不时找个话题给王氏接,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顺便打听下原主记忆里没有的一些商品物价,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城门下。
进城要排队,有车马的走一边,收一到几个铜板不等;没车马的走另一边,不收钱。
过了城门,林曼继续暖场:“这敢情好!以后我带东西进城卖,不必交税钱。听说,南边好些地方,不管什么人进城就得交人头钱,最少一文钱一次。”
这便是原主的追求者之一告诉她的小道消息了,那人刚好跟着县里商行到南边走了一趟,自觉眼界宽阔,故意拿些新鲜事到原主面前说来哄她开心。
王氏是从南边逃难过来的,对小时候的事还有些印象,也点点头说:“是有这事,不过也不是所有的城都收,我外祖家那个县就不收,但多数还是收的。像咱们新平县的知县老爷也是好的,没搞那些个杂七杂八的名目敛财。”
林曼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欢快道:“是啊。咱们这儿要是学了那一套,赶集的人肯定没这么多。为了几文人头钱,让大家怨声载道,城里萧条冷落,那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呢。知县老爷应该是进土出身吧,读了那么多书,肯定聪明得很,才不会犯这种糊涂!”
王氏板起脸:“胡说八道什么?上头大人们的事你也敢插嘴?小心招祸!”
林曼只能老实闭嘴,跟在舅母身后往前走,却没留意身后人群中两个气度不凡的男人脸色微微一变。
其中,年轻点的那个绷着脸,默默看向身侧一脸忐忑的中年人。
后者擦了擦额前冷汗:“大人,下官也是一时糊涂,鬼迷了心窍……”
青年男子摆摆手:“进城的人头税一事,还是不必提了。平民百姓看天吃饭,一年到头攒不下几个钱。你想为县衙开源的心是好的,但法子还有很多……”
这些话林曼当然听不见,她和王氏早已走远,在正街和槐树巷子的交叉路口拐了个弯,城南这株上百年树龄的老槐树就出现在她眼前。这儿就是新平县约定俗成的集市地点了,又叫槐市。
此刻日头已升上树梢,她们出门算是早的,但还是有很多人来得比她们更早。卖鸡鸭鹅的,卖青菜的,卖竹筐的,还有卖包子烧饼一类吃食的,叫卖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常。
起码,这对穿越后就窝在近几十户人家的小村子里的林曼来说,已经算是堪比后世商业区的热闹了。
不过,热闹归热闹,如今兜里只有几个铜板的林曼是没有消费能力的。
看了几家吃食摊子的标价,林曼默默咽下口水,坚定地走开了。
等她赚到钱,这些都会有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