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桑画季恪全本资源(季恪桑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恪桑画最新章节(桑画季恪)

2023-12-07 06:09:19 19
2023-12-07 19
点击阅读全文

《桑画季恪》 小说介绍

季恪捉着桑画的细腕,把她带上楼。到了主卧室,桑画用力挣他的手,语气寡淡:“行了,戏也陪你演完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季恪稍稍用力,她就困在他的怀里。他低头看她,高挺鼻梁更是在说话间不经意地轻蹭她的,声音又低又哑:“滋补的汤都喝了,不如做一次!这么久没有夫妻生活,桑画,我不信你不想……”...

桑画季恪全本资源(季恪桑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恪桑画最新章节(桑画季恪)

《桑画季恪》 第17章 免费试读

陆宅,灯火通明。
佣人们忙前忙后,各种滋补菜色端ᴊsɢ上来,摆了满满一大餐桌。
陆老太太亲自看人吃饭。
她生怕孙子晚上不得劲儿,特意让厨房炖了一只活王八给他䃼身子,又给桑画安排了女人家滋阴生津的,满满一碗……殷勤地送到桑画手边。
老太太笑眯眯的:“我算过日子了!今晚肯定能怀上。”
即使桑画结婚三年,
这种私密的话听了,还是忍不住脸红,何况大厅里还站了好几个佣人。
季恪睨她一眼。
他脸不红、心不跳地哄着老太太:“那待会儿我得下下功夫,让奶奶早点儿抱上重孙子。”
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仿佛白白胖胖的重孙子已经在向她招手,她又给孙子盛了一碗王八汤:“这汤煲了几个小时呢,快趁热喝了……男人喝了有劲儿。”
季恪面不改色。
桑画觉得他特别能装,也很会糊弄。
结婚三年每次做夫妻间的事情他都提醒她吃药,他根本就不想要孩子,但在老太太面前却装得配合。
察觉到她的目光,
季恪朝着她看过来,随即,他拿餐巾抹了下嘴唇:“奶奶,不早了,我跟桑画先上楼睡觉了!”
老太太催着他:“快去快去!”
说完她就去烧香了,一边给祖宗烧香一边念念有词,抱怨季恪的母亲不关心陆家传宗接代的大事儿,明知儿子儿媳回来,竟然一早就睡觉了。
太不像话!
……
季恪捉着桑画的细腕,把她带上楼。
到了主卧室,桑画用力挣他的手,语气寡淡:“行了,戏也陪你演完了,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
季恪稍稍用力,她就困在他的怀里。
他低头看她,高挺鼻梁更是在说话间不经意地轻蹭她的,声音又低又哑:“滋补的汤都喝了,不如做一次!这么久没有夫妻生活,桑画,我不信你不想……”
独处的时候,男人终于暴露了。
他说奶奶想见她,或许就是个幌子。事实上他就是想将她骗回来,跟她做这种身体上的事情……桑画不禁又羞又恼。
季恪捉住她的手,去摸他。
桑画觉得他疯了,可是她的身体却告诉自己,被喂惯了蜜糖的身子也有需求。
季恪按着她柔嫩的手。
他凑在她耳根处,性感低喃:“要不要?要的话现在就给你!”
若是从前,他这样待自己。
桑画早就搂着他的脖子,放软身子,跟他接吻……因为季恪难得这样温柔的,但是现在她却觉得可悲,这种有性无爱的婚姻,她竟然在里面蹉跎了三年。
桑画蜷起手掌。
她低着头,在他肩处轻轻喘息,她故意说出让他扫兴的话。
她说:“季恪,你真那么想要,其实可以找白筱筱解决的……我不是那么在意的,再说我们也快离婚了!”
下一秒,季恪松开她。
他往后退了一步,打量她不在意的样子。
确实是不在意!
一个女人若是在意丈夫,绝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季恪从未对白筱筱产生过身体上的冲动,但此时他在气头上也不想跟桑画解释。
他语带讥诮:“桑画,你现在真是大度!”
说完他丢开她,自己去冲冷水澡了。
十分钟后,季恪从浴室出来,他看着桑画在沙发上铺了薄被,明显是想在上面将就一晚。
他心里不禁恼火。
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地冒上来,想也没想就将桑画抱了起来,往柔软的大床上一扔,身子跟着压过去。
桑画小脸埋在枕里。
季恪并不想碰她,因为心里生着气,他正打算松开她时桑画的手机响了……来了一条微信。
季恪微微皱眉:“这么晚了,谁给你发消息?”
桑画被他压得生疼,语气也不好:“你管不着!”
季恪冷笑出声。
他一手按住她薄薄肩背,倾身从床头柜上拿了她的手机,用她指纹解开锁……桑画觉得难堪:“季恪,你没有权利这么做!”
季恪没理她。
他盯着那条微信,面色沉如水。
是贺季棠发来的,没有文案,只有一张夜景照片。
这条信息,似乎不带暧昧。
但都是成年人了这点子的东西怎么会看不懂,只有爱慕一个女人,才会在深夜忍不住跟她分享。
季恪盯着看了半晌。
稍后,他看向身子底下的女人……白皙小脸埋在枕里,小巧的鼻头红红的,就连哭泣都震颤着女人的风情,难怪让那么多男人惦记。
季恪扔开手机。
他俯低身子,凑到她耳边,嗓音温柔得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这么晚了,他还给你发信息!告诉我……你跟他到哪步了,嗯?”
说着他捞起她的身子,毫不怜惜地折腾,他知道桑画的弱点。
桑画趴在枕上,想挣挣不开,只能任他肆意玩弄……但她一直倔强地咬着唇,不肯开口向他求饶,只在他过火的时候,发出细细尖叫。
她的额头全是细汗。
她狼狈不堪,她接受着他的惩罚。
其实这才是季恪,这才是他们真实的婚姻……之前他种种的温柔只是假象,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床上折磨她。
她一直不吭声,季恪心头怒火更炽!
他的嗓音低沉,透着一抹愠怒:“说,到哪步了?你们有接过吻吗?他碰过你没有?……不说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桑画终于忍不住,在他身下哭出来。
“没有!”
“没有!季恪……我没有!”
……
季恪没再折磨她!
他垂眸注视着怀里的女人,精致小脸带着薄红,眼角滴着眼泪,被他弄得很惨。
他情不自禁去舔她眼角的泪。
桑画惊了一下,以为他又要折磨自己。
她的眼神放空,红唇微启声音沙沙的:“从来没有!我跟他什么也没有。”
季恪捧着她的脸蛋吻她。
骨节分明的手掌插进她黑色发丝里,深深地跟她接吻。
桑画没有挣扎,
她轻轻眨了下眼睛,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她看起来很乖,季恪不住地亲她,探下手去解开浴衣准备跟她做一次……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