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桑画季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恪桑画无弹窗全文阅读

2023-12-07 06:18:28 25
2023-12-07 25
点击阅读全文

《桑画季恪》 小说介绍

他没为桑画,跟黎睿撕破脸,桑画虽是他太太,但在他心里地位还没到那程度,点到即止也就差不多了。季恪先走一步了。黎睿仍站在原来的地方,表情有些漠然——...

桑画季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恪桑画无弹窗全文阅读

《桑画季恪》 第19章 免费试读

陆氏集团一楼停车场。
季恪将车熄了火,他坐在车里想了想,还是拨了桑画的电话。
桑画拒听了。
季恪没再继续拨打,他靠着真皮座椅,静静地点了根香烟。
他想,桑画应该是生气了。
他又在想,她生气是因为他昨晚的粗鲁对待,还是因为他半夜抽身离开……电话里秦秘书的话,桑画该是听见了。
季恪单手握着手机,想着该不该给她发条微信。
或许哄哄她?
但这个念头也只滑过几秒,就被他放弃了。
这种恩爱夫妻才会做的事情,不适合他跟桑画。他没有爱过桑画,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才收起手机,秦秘书过来,替他打开车门。
一夜未睡,秦秘书精神抖擞。
她工作向来很拼,这点季恪向来欣赏,否则也不会在她越界之后还留她在身边。
走进电梯,秦秘书开始汇报行程。
季恪忽然打断她。
他淡淡开口:“将周四晚上空出来,旭日集团李总的太太有个宴会,到时你陪同我一起参加,置装费用公司报销。旭日集团那个项目有多重要,你应该很清楚,不要搞砸了!”
他说完半晌,秦秘书才回过神来。
她不敢置信:“陆总,您要我……陪您参加李太太的宴会?”
“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
秦秘书连忙否认,尽量用很专业的语气说道:“陆总放心!那天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给陆总加分,为陆总拿下那个项目。”
季恪不置可否,走出电梯。
电梯里面。
秦秘书对着轿厢的镜子,整理仪容。
她注视着自己修长的身段和端庄的脸蛋,不由得想:李太太这样的高端局,原本是该带太太的,但是陆总却带自己去,不就是说明在他心里,她秦瑜更重要吗?
看来,她还是高看桑画了。
在陆总心中,桑画这个陆太太,依然一无是处!
……
为了这场宴会,秦秘书花了挺多心思。
挑选了几天,最后她选择了意大利某品牌的礼服,浪漫不失知性气质,白色又跟陆总的黑色礼服相配。
对着镜子欣赏许久,
秦秘书轻抚这一身,微笑:“就拿这件吧!”
七万八的价格,她爽快地刷了卡,门店经理殷勤地说:“这件礼服我们会为秦小姐保管好,秦小姐参加宴会前过来取就行了。”
秦秘书矜持点头。
正要离开时,她手机响了,电话是季恪打来的。
季恪语气很淡地吩咐她:“李太太想请桑画提前过去帮忙,我向她推荐了你……把地址记一下,你跟李太太联系。”
秦瑜一怔。
随即,她的心脏就鼓动起来。
这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才是真正的陆太太。
那边,季恪挂断电话。
他提着高尔夫球杆,正要朝着前面人群聚集的地方走过去,身后传来一道挺淡的声音:“季恪!”
季恪侧身,看见了黎睿。
明显,黎睿听见了季恪的电话,他下巴朝着前面的李总一抬:“怎么不让桑画过去?舍不得让旁人看见?”
他言语略带挑衅。
季恪勾唇,他示意球童放球,随即微微倾身……挥出一杆。
看清球的落点。
他朝着那儿走,一边慢条斯理地说:“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是,家里的太太还是得看紧点儿,免得放出去遭人惦记……黎睿你说是不是?”
黎睿表情不大好看。
片刻,他嘴角噙着冷笑:“不过有时候,看得再紧也未必有用呢!不是有句话,爱情犹如掌中沙,越想握紧就流失得越快!”
夕阳下,绿草茵茵。
季恪穿着一套白色休闲装,英挺勃发,他低头挥出球杆……
两杆就进洞了。
季恪没有再玩的意思。
他将球杆交给球童,一手接过毛巾擦手冲黎睿笑了笑:“黎睿,自小到大,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失手过!况且,你知道我的脾气。”
他没为桑画,跟黎睿撕破脸,
桑画虽是他太太,但在他心里地位还没到那程度,点到即止也就差不多了。
季恪先走一步了。
黎睿仍站在原来的地方,表情有些漠然——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明明从前,他很不待见桑画,但是现在他却渴望着季恪放手、渴望他们离婚,那样是不是他就有……机会了!
……
季恪没想到,秦秘书将事情搞砸了。
周三下午,秦秘书去李太太的别墅帮忙,但是不到两个小时她就被李太太轰出来了。
季恪在生意场上地位超然。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可见李太太有多么的生气。
秦秘书很委屈。
李太太不但骂了她,还让她带话要请桑画过去。
秦秘书看着季恪的脸色,低声说:“陆总,我看这个案子应该是黄了!李总应该是有自己的人选,否则他的太太不会这么不给您面子。”
季恪合上卷宗:“李太太都让你帮什么忙了?”
秦秘书说了一遍。
她随后说:“陆总,我真的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李太太坚持要让桑画过去,明天的宴会……”
她存了私心——
多少希望,明天参加宴会的仍然是她。
季恪ᴊsɢ安静听完,他立即下了决定:“明天的宴会,我带桑画过去。”
秦秘书心情跌到谷底。
她颤着嘴唇,忍不住贬低桑画:“但是桑画对那个项目一点也不了解,她也不懂生意场上的事情。”
季恪身体靠到椅背上,他注视着属下,语气很淡。
“但是桑画了解李太太。”
“还有……秦秘书,这个决定是通知而不是跟你商量。”
……
秦秘书离开,季恪拨了桑画的电话。
约莫是置气,她依然不肯接他的电话,季恪拨了好几次都被她摁掉了。
脾气还挺大!
季恪想了想,发了条微信给她【不是需要钱吗?陪我参加个宴会……20万怎么样?】
20万这个数字,他不信桑画不动心。
但是季恪想错了。
发完信息,他等了半小时也没有等到桑画的回复……
季恪微微皱眉。
随后,他直接转了20万给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