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傅禹楚璇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傅禹楚璇(傅禹楚璇)小说最新章节

xiaor 2023-12-04 09:09:46 19
xiaor 2023-12-04 19
点击阅读全文

他知道楚璇喜欢过自己,他只消向她展示他的魅力,不出意外的话……楚璇很快就会重拾她的喜欢,而他会清醒地看着她沉沦。

他甚至,不介意跟她要个孩子。

今年太赶了,明年应该可以备孕,届时妻子孩子……傅禹觉得很不错。

他静静抽完一根香烟,下楼吃饭。

吃饭时他淡淡的,没有施展他那些男性魅力,饭后他进了书房处理公事——

楚璇松了口气。

夜晚,她泡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抹保养品。

她思忖着傍晚的那一场亲密,大概是傅禹的心血来潮,冷淡,才该是他们婚姻中的主旋律。

想着想着,她不禁从抽屉里拿出孟燕回的名片。

【陆太太这是我的名片,或许等乔时宴的官司打完,你会用得着。】

想起孟燕回的话,楚璇心跳如雷。

这时,卧室门口有了动静。

楚璇听出来,是傅禹的脚步声,她连忙把名片塞进那本日记本里……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因为傅禹对她那些少女心事,向来不感兴趣,甚至是嗤之以鼻的。

倾刻间,傅禹已经进来。

他看见妻子穿着一袭真丝睡衣,坐着抹保养品。

即使她佯装淡定,但是傅禹还是看出了端倪,因为楚璇一心虚,耳后根就会红透……

他从身后搂住她,单手慢条斯理地打开小抽屉,一边像很随意地问:“在看什么?”

第55章 身子还没干净呢,别勾我!

楚璇耳根更红了。

她细白的手捂着小抽屉,不让他看着:“没什么!就是新买了一瓶香水,刚刚拆了包装。”

傅禹楚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傅禹楚璇(傅禹楚璇)小说最新章节

“哦!”

傅禹却一反常态,慢条斯理的样子:“喷一点我闻闻!不是说香水是女人最好的睡衣吗?”

他的语气实在撩人,带了一丝让女人拒绝不了的强势。

楚璇根本抵抗不了。

谈话间,傅禹已经拉开了小抽屉,里面确实是有一瓶香水,傅禹拿起轻轻喷了一点点在楚璇的耳根后头……约莫是被刺激了一下,那边的嫩肉竟然轻轻颤了下。

傅禹眸色变深。

他握着她小巧圆润的薄肩,英挺面孔紧贴她的颈窝,高挺的鼻梁更是紧紧地抵着那一小块儿嫩肉,嗓音沙沙的特别性感:“是挺好闻的!”

楚璇止不住地轻颤:“傅禹!”

傅禹低笑:“身子还没干净呢,别勾我!”

这时,他像是才发现那本日记本,在楚璇阻止之前拿起来翻阅……他翻阅时的姿态很是慵懒随意,一手揽着妻子的身子,一手轻轻地翻着。

他不但看,他还逐字读出来。

18岁的楚璇那些热情傻气的少女心事,从他口中念出来,特别羞耻。

【傅禹一天都没有理我!】

【我送的小点心,他看都没有看,他是不是讨厌我?】

【他讨厌我,为什么我例假弄脏了裙子,他要将外套借给我……他是不是也偷偷喜欢我?我不管,明天傅禹肯定会喜欢我!】

……

楚璇脸红耳热。

即使她不再爱傅禹,但是这些总归让人羞耻,就像是她被傅禹剥|光了,供他欣赏一般,她咬唇正要说什么——

一张铂金名片掉了下来。

正是孟燕回那张。

气氛凝结住,楚璇身体微微僵硬,她不知道傅禹看见名片会怎么想,若是他猜出她过河拆桥的心思,她不敢想他会怎么对付她。

或许现在就会折磨她,

告诉她,想离开他,想都不要想!

楚璇身子瑟瑟发抖,不是因为她软弱,而是这三年的婚姻生活下来她太清楚傅禹的脾性了,他向来脾气不好,对她更是没有耐心。

但是她想的那些,都没有发生。

傅禹是看了一眼那张名片,但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怎么拿了孟燕回的名片?你最近跟他走得挺近?”

楚璇稍稍放松。

她垂眸轻道:“偶尔会去他的律所谈哥哥的案子。”

傅禹倒是问了几句案子的进度,他不撩拨人时,气氛倒轻松很多,楚璇有问有答……蓦地,她话止住了。

因为傅禹把她抱到了梳妆台上。

銮金的台面贴着肌肤,在深夜的夜带了丝丝凉意,从大腿根钻入四脚百骸,引来女人些微颤抖。

傅禹惯常捏着香烟的食指中指,轻轻拨弄她的耳垂,他的声线慵懒撩人:“怎么不穿内衣?”

楚璇不敢看彼此不堪的情状。

她轻轻合眼,精致小脸微微仰起:“洗过澡,要睡觉了!”

傅禹轻笑一声。

他继续拨弄她,倒没有过分,就那样很温柔地狎玩,吻她耳后根时他凑在她耳际像情人般呢喃:“真软!结婚都几年了,怎么还跟小姑娘似的……嗯?”

楚璇被他撩得几乎崩溃。

就在这时,傅禹手机响了,一看是秦秘书打来的。

秦秘书声音很急:“陆总,医院那边出事了!不知道是哪个护士不小心,给白筱筱挂点滴时放错了药,人刚刚上吐下泻……还短暂昏迷了会儿!”

傅禹接电话时,

他没有避开楚璇,他的黑眸一直注视着楚璇的表情,像是不想放过她任何细微的表情变化。

秦秘书说完,傅禹淡道:“我马上过来。”

但他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轻轻碰了碰楚璇的脸,她的脸没有刚才温热了有一点儿冰凉,傅禹嗓音微哑:“我去趟医院,你早点睡!”

楚璇没有出声。

傅禹拿了床尾的外套,披上,转身又轻轻地地摸了下她的脸蛋,这才离开……

秋夜,露重。

等到傅禹离开,楚璇蓦地松懈下来,细细微喘。

她想,幸好!

幸好秦秘书的电话打来,幸好白筱筱出事傅禹离开,否则……她也许真的会沉溺在傅禹的温柔里,再度挣扎再次痛苦自缚。

楚璇滑下梳妆台。她看着那张飘落的名片,还有被冷落的日记本,轻轻将它们一一收好。

这本日记是她全部的青春。

她再恨他时,都没有想过扔掉。

……

傅禹赶到松山医院时,白筱筱还在抢救。

白父站在门口,神情痴呆。

而白母则是坐在地上哭天叫地,嚷着要医院的院长过来,给她一个交代:“我家筱筱以后是要当陆家少奶奶的,你们如果不把人交出来,以后我女婿一定会让你们医院倒闭!让你们这些人统统上街要饭。”

秦秘书简直听不下去。

她看傅禹过来,连忙喝斥白母:“陆总过来了!你不想白筱筱被拔氧气瓶,赶紧把嘴巴闭上!”

白母一贯嚣张,看见傅禹就怂了。

她痛哭流涕地要傅禹给她做主:“陆先生,怎么说我们筱筱也救过您一命,您一定要尽力挽救她的生命!我给您跪下了。”

她那套苦肉计,傅禹是不吃的。

他走到长椅前坐下,侧头问秦秘书:“怎么回事儿?”

秦秘书简短地说:“是医疗事故!院方已经报警了,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出来,陆总……现在怎么办?”

傅禹注视着手术室的门。

半晌,他轻声开口:“度过危险期以后,把人送到陆氏医院治疗。”

白母有些心虚。

当初他们想在乔家人面前显摆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