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杨可棠陈和安(杨可棠陈和安)抖音热推新书-杨可棠陈和安无弹窗免费阅读

2023-11-28 17:49:12 38
2023-11-28 38
点击阅读全文

“你……你想好了?”半晌,梁父抬头看向他。

陈和安点头,说道:“我从很久以前就在考虑,只是以前我有不得不留在这里的理由,现在没有了。”

杨可棠怔愣地看着他,听着这话,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

梁母闻言神情受伤,难以置信地说:“怎么?你的父母就不是你留在这里的理由?”

陈和安一噎,连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既然你想好了,那就去吧。”梁父轻声打断。

陈和安双眸亮了些。

梁母震惊地看向梁父,急道:“你就这么同意了?你怎么不劝劝他!”

梁父上前握住她的手,温声说:“去驻守边防是好事,而且这是他自己的志愿,我们没有理由阻拦。”

“妈,我会经常打电话来的。”见梁母态度松动,陈和安低声说。

梁母沉沉叹了口气,说道:“唉,道理我能不知道吗?可儿行千里母担忧,我怎么放心得下……”

梁父说:“承安已经这么大了,他可以为自己的人生做选择,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梁母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一僵。

话说到这份上,她也不再有异议,再舍不得,也只能随他去了。

第24章

没过多久,杀害杨可棠的嫌犯胡万临就在邻县汽车站买票的时候被当场抓获。

乔知滟也被公开批评,受到处罚,和那两个替她伪造稿件的记者一起被部队除名。

她的名声一落千丈,受尽白眼和唾骂。

在离开之前,乔师长带她再次登门道歉。

梁父梁母这回连门都没让乔知滟进,直接让她走了。

杨可棠趴在窗边看着乔知滟那憔悴的模样,心里却没多少快意的感觉。

“本来以为我应该觉得很爽快,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杨可棠嘀咕道。

或许是因为乔知滟并没有真正得到报应,她依然有人爱着她、庇护她,等换个城市,她仍然可以活得很幸福。

“乔知滟的档案已经留下了污点,她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陈和安忽然走到窗边,轻声说。

杨可棠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却见他只是垂眸淡淡地看着楼下乔师长和乔知滟远去的背影。

梁父叹了口气,说道:“是啊,老乔一世英名,就败在这个不成器的丫头身上了!”

梁母端来一锅汤,说:“行了,别说那些了。快来吃饭,吃完还得收拾东西,明天就去边境报道了。”

陈和安收回目光,转身去帮忙。

……

陈和安在1980年倒春寒最严重的日子里出发去了祖国的边境,在高山雪原上的边防营住了下来。

这里是国内平均海拔最高、自然条件最差的边防线。

战士们每天都在雪域高原上训练,强度和艰苦程度比以往大得多。

杨可棠的魂体仍然跟着他,看着他脸上被因缺氧泛起的红、被风刀霜剑割出的皴裂,还有那挂在睫毛上的冰晶,心里总是有难言的触动。

尤其在触及他眼底的坚毅时,杨可棠的心里又是敬佩又是酸楚。

不出一个月,陈和安已经和来时的模样大相径庭,满身都是在苦寒中磨炼出的沧桑和坚毅。

在这样的环境里,战友们彼此之间很快就熟悉起来。

有一回大家在宿舍里聊天,有个战友眼尖地看见陈和安的枕头底下露出的一截红绳。

他好奇地问:“梁营长,这红绳……是你家里人给你的吗?”

高原上条件艰苦,平时训练也很艰辛,私下里大家都比较放松,没有那么多拘束。

陈和安也不扭捏,将红绳拿出来,只见红绳中间坠着一块小石头,看起来平平无奇。

他目光温柔地看着那块小石头,轻声说:“嗯,我青梅竹马的妻子送我的。”

杨可棠看着那块小石头,心里忽然泛起一阵阵涟漪,勾起她越发汹涌的泪意。

那石头是她在穿越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年,和陈和安一起去河边玩的时候捡的。

那时候同行的玩伴们个个都想找又大又圆润的石头,然后放在一起比较谁找到的更漂亮。

只有杨可棠,东挑西选,找到了一个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石子儿,圆圆的像珍珠一样,看着可爱极了。

于是她将这小石子儿送给了陈和安,说:“喏,以后我们结婚了,这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在场的伙伴们怪叫着起哄,开玩笑说她不知羞。

只有陈和安认真地收下石子儿,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说:“你给我送了定情信物,就是我的人了!不许反悔!”

那时候他们的脸颊比夕阳更红,谁又知道,说出“不许反悔”的少年,却先反悔了。

第25章

杨可棠没想到他还留着这小石头,还将它做成了手链带在身边。

心里一时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战友们好奇地问:“梁营长,嫂子长啥样啊?漂不漂亮?”

“梁营长,你都有嫂子了还来这么苦的地方,不怕嫂子心疼啊?”

“原来是嫂子送的,这么特别的东西怎么不随身带着?”

陈和安摩挲着已经有些发亮的小石子,目光似乎在透过石子凝望远方的爱人,温柔缱绻,又带着淡淡的哀愁。

他轻声说:“她已经去世了。”

“我有太多对不起她的地方,如果还能再见她一面,我只想和她说声对不起,还有……我其实很爱她。”

“如果她愿意原谅我,我想下辈子,换我去追她……”

杨可棠听到这番话,声音发哽:“陈和安,我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怎么会和你一起有下辈子……”

陈和安仍是目光垂垂看着掌心里的小石头,缓缓收紧了手。

日子仍旧这样过,一晃,就是八年。

1987年的隆冬,高原上铺天盖地下起大雪。

陈和安在和战士们巡逻的时候,远远发现了几道可疑的身影,在一片白雪茫茫之中格外突兀。

“什么人!”他大声喊道。

几个藏民的身影渐渐清晰,他们在用藏语喊着什么,陈和安听不懂,但听语气能感觉到这几个人非常焦急。

有个战友懂得藏语,就给大家翻译道:“他们是附近的村民,在求救,说是有个同伴失踪了。”

“那坏了,这里昨晚刚经历过一场雪崩,很有可能是被埋了!”有人说。

陈和安皱起眉,当即拍板道:“过去帮忙。”

战士们上前去,跟村民们交流了几句,在了解了基本情况后开始帮村民们搜寻同伴的身影。

然而,雪越下越大,大家在风雪中走散了。

陈和安身边只剩下一个村民。

因为语言不通,陈和安只能连比带划地跟他艰难沟通:“老乡!我们现在往回走!跟紧我!别再走散了——”

他想带着村民往回走,可此时他们已经彻底迷失了方向。

杨可棠只能跟在陈和安身边,想帮他探路也没办法,只能心焦地自言自语:“这样下去可怎么办……你会死的……”

村民越来越害怕,体力也耗尽了,渐渐开始失温,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陈和安只好带他到一块背风的巨石后,将外面的大棉夹袄脱下来给他盖住,又将身上携带的水壶和压缩饼干都给了他。

杨可棠看着他这番动作,瞬间心慌到极致,仿佛这里的严寒瞬间侵袭到灵魂深处。

“陈和安!你在干什么!你会死的!你疯了吗?!”

她不管不顾地大喊着,陈和安却丝毫听不见,动作不停。

而后他平和又坚定地对村民说:“老乡,你在这里等风雪停了再走,我去找人过来支援。”

说完,陈和安转身离开。

茫茫雪原中,只有一个渺小又挺拔的身影在雪地里艰难跋涉。

身后的脚印很快填平,他来过的痕迹瞬间就被风雪抹除。

直到某一刻,他像是腿软一般倒了下去,就再也没起来。

杨可棠慌张大喊:“陈和安——你快起来!你快起来……”

她的声音颤抖着,深切的无力感像这场大雪一般铺天盖地压过来,让她仿佛被一只大手紧攥到了极致。

他的脸上渐渐也覆上了雪,长睫上挂了白。

陈和安的眼中带着一丝眷恋,更多的却是解脱:“元旦快到了……”

他漆黑的眼珠转了转,精准地看向杨可棠的方向。

杨可棠瞬间感觉被什么狠狠击中了一般,浑身战栗起来。

“海芸……”

这声细弱的呼唤转瞬被风雪席卷。

连同他年轻的生命,和杨可棠还没来得及出声回应的灵魂,一同在这大雪中消散了……

第26章

21世纪,江州市中心医院。

VIP加护病房里,已经躺了大半年的植物人指头颤了颤。

正在给她擦身按摩的护工注意到了变化,顿时不敢再动,屏住呼吸仔细看去——

这回那细瘦的手指动得更明显。

护工震惊地抬头看向那张苍白如纸的脸,连毛巾都来不及放下,连忙按下床头的呼叫铃。

“医生!医生!230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