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沈冬儿凌祉晏是什么小说_主角是(凌祉晏沈冬儿)的小说(沈冬儿凌祉晏)最新章节无弹窗免费阅读

qingyu 2023-12-05 19:09:28 20
qingyu 2023-12-05 20
点击阅读全文

外雷声滚滚,电闪雷鸣,不一会就下起了瓢盆大雨。

沈冬儿依偎在凌祉晏怀里,心里既踏实又温暖。

后来烛火熄灭,黑暗袭来,房内一片安静。

“夫君。”沈冬儿紧紧抱着凌祉晏的腰,忽然轻轻唤了他一声。

“怎么了?”月光清浅,他的声音低沉暗哑,有种抚慰人的魔力。

沈冬儿道:“倘若,我出生不好,真如她们所说是妓子所生,你会不会嫌弃我?会不会不想要我了?”

空气似凝固了一瞬。

黑暗中,没听见凌祉晏的回答,沈冬儿有些慌乱。

抱着他的手松了松,沈冬儿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不安:“夫君……你怎么不说话啊?”

凌祉晏突然摁住她想要抽离的手,将她再次揽入怀中,道:“沈冬儿,你这脑子一天都在想什么?”

沈冬儿就道:“想你啊。”

凌祉晏眼神逐渐缓和下来:“要说多少遍,沈冬儿!我喜欢你,仅仅只是因为你,无关你的出生,无关你的身份。”

沈冬儿呆愣了一瞬,而后浅浅一笑,梨涡在脸颊若隐若现。

“夫君。”她又小声的喊他。

凌祉晏嗯了一声。

沈冬儿道:“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黑暗中,抱在她腰间的大手紧了紧,凌祉晏的声音愈发沙哑:“多喜欢?”

沈冬儿道:“喜欢得不得了,最最最喜欢了。”

凌祉晏垂下浓密的睫羽,遮住眼中的波澜,道:“你今晚还想不想安然入睡了?”

闻言,沈冬儿不争气的向下缩了缩脖子,用被子蒙住头:“夫君我错了,我不说了。”

沈冬儿凌祉晏是什么小说_主角是(凌祉晏沈冬儿)的小说(沈冬儿凌祉晏)最新章节无弹窗阅读

凌祉晏喉结滚动,若不是明日还要赶路,他真想把这小东西狠狠蹂躏一番!

岂料,这小东西才将将安分了一刻,又开始造作了。

沈冬儿从被褥里探出脑袋,又在他耳边轻轻唤道。

“夫君。”

凌祉晏耐着性子回应:“怎么了?”

“我想吃糖。”沈冬儿道。

“不可以。”凌祉晏想也没想就回绝道。

“就吃一颗。”沈冬儿不依不饶,又开始撒娇。

凌祉晏道:“撒娇也没用,一颗也不准吃。”

“就一颗嘛。”沈冬儿摇了摇他的手臂。

凌祉晏阖着眼不为所动:“你忘了你上次牙疼的经历了?霜儿乖,不可以吃。”

见他不松口,沈冬儿只得作罢。

良久再没听见凌祉晏的声音,沈冬儿心想他是睡着了,她小心翼翼地在他怀里翻了个身。

方才临别时,袁氏给了她一包莲子糖,她一直揣在兜里,整理床榻时,她便顺手将那莲子糖塞到枕头下了。

刚刚本想光明正大的吃,谁料凌祉晏死活不准。

凌祉晏看得紧,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多久没吃糖了。

眼下她又馋得紧,想着那枕头下的莲子糖,便愈发心痒难耐了。

思量前后,她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到枕头下,悄悄取了一颗莲子糖塞进嘴里。

裹着蜜糖的糖衣在她舌尖化开,这滋味让她仿若置于云端。

她眼里晕开星星点点,满足的闭上了眼。

“好吃吗?”

头顶上方传来他的声音,沈冬儿笑容凝在脸上。

“好吃吗?霜儿?”他低低笑道。

沈冬儿舌尖快速裹动,想要将嘴里的莲子糖赶紧咽下,却被凌祉晏徒手捏住了脸颊。

“这么好吃,给夫君尝尝。”话落,唇被重重堵上。

第216章:霜儿最怕的东西

沈冬儿眉头一跳,及时将人推开,道:“夫君,你做什么啊。”

她不过是偷吃了一颗糖,这家伙竟想在她嘴里来夺。

凌祉晏舔了舔唇角,那深邃的瞳孔在夜色中极为勾人,他看着她道:“霜儿在偷吃什么,夫君也想尝尝。”说罢,根本不给她机会反抗,又将人箍在怀里掠夺。

“夫君……”她含糊不清地说道:“还有的,枕头下还有的……”

袁氏给了她一大包,这家伙作甚非要抢她嘴里的!

沈冬儿不肯给他,舌头拼命将莲子糖裹着。

凌祉晏直接霸道地撬开她的唇舌,将她嘴里的甜味一点点掠夺殆尽。

糖衣在口中化开,沈冬儿整个唇齿间都弥漫开一股香甜。

凌祉晏本想小小惩戒一下她,没想到她的唇如此香软,他逐渐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便将她的唇辗转反侧地吮吸。

直至最后,嘴里的莲子糖被他霸道地夺走,就连她唇上的甜味也一并被卷走得干干净净。

好半晌,凌祉晏才意犹未尽的松开她。

彼时,沈冬儿眼里波光艳潋,如一泓清水,澄澈如水晶。唇上酥酥麻麻,被他吮吸得有些红肿。

夜色中,凌祉晏的声音落在耳畔:“还敢不敢偷吃了?”

沈冬儿顿时有些委屈,她好不容易才吃了一颗糖,结果只尝到一点甜美,莲子非但没吃着,还被凌祉晏这般惩治。

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沈冬儿有些生气,撇着嘴背过身不愿意看他,独自一边生闷气去了。

怀里的人故意背对着他,凌祉晏又岂能不知这小家伙是生气了。

小兔子头一遭在他面前炸了毛,凌祉晏忽然觉得十分新鲜有趣。

伸手掰过她的身子,凌祉晏试探着问:“生气了?”

沈冬儿甩开他的手,身子往角落挪了挪,嘴里不满的“哼~”了一声。

看来是真生气了。

凌祉晏往里面挪了挪身子。

见他又贴了上来,沈冬儿又往角落缩了缩,似是不愿与他亲近了。

“看来真生气了?”凌祉晏的话音轻纱一般,温柔的气息将她包裹。

沈冬儿道:“没生气。”可声音分明带着气性。

凌祉晏再度将人拉入怀里,下巴轻蹭着她的头顶,道:“霜儿乖,糖吃多了会上火,你忘了上次牙疼的经历了?你还想不想吃桂花糕了?”

屋外的大雨磅礴,风吃的窗户吱呀作响,凌祉晏的怀抱却温暖如春。

沈冬儿好不容易冲他发一次火气,结果就这么轻而易举被他扑灭了。

她再次翻了个身,面对着他,与黑夜中凝视着他,道:“夫君,比起莲子糖,我还是更想吃桂花糕。”

头顶传来凌祉晏隐忍的笑声。

“夫君,你笑什么啊?”沈冬儿虚握着拳头捶了捶他胸口。

凌祉晏又忍不住捏她的脸:“你若乖乖睡觉,明日一早,夫君便给你买桂花糕。”

沈冬儿心里乐开了花,喜滋滋地闭上了眼,不一会就沉入了梦乡,就连那梦里漂浮的都是各色的糕点。

屋外雷声依旧,依稀掺杂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那脚步声混在大雨中,若不仔细听辨,根本听不出来。

电闪雷鸣间,窗外闪过几道黑影。

怀里的人正睡得香甜,凌祉晏缓缓掀开眸子,眸中一片冷意。

轻轻掀开被褥,凌祉晏动作轻柔地将腰间的一双小手剥离,又仔细替她掩好了被角。

屋外,几名黑衣人正站在门外,手中的利刃在黑夜中隐隐折射出冷光。

一名黑衣人见时机成熟,取出怀中竹筒,戳破窗户纸,正打算往里面排放迷烟。

不想,身后一道黑影闪过,凌祉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如鬼魅一般,还不等他出手,一双大手就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黑衣人应声倒下。

其余的黑衣人见目的暴露,直接一涌而上。

凌祉晏却一个飞身跃下了楼,似是不愿与他们纠缠。

可这群黑衣人又岂能放过他,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此次来这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奉命取凌祉晏的性命!

所有黑衣人追了下去。

楼下,一名杀手正守在门口。

见凌祉晏逼近,杀手飞身上前与凌祉晏缠斗,想要以此拖住他。凌祉晏反手夺过武器,干净利落地将杀手抹了脖子。

鲜血溅在凌祉晏脸上,他连眼睛都未眨一下。

掌柜的瑟缩在柜台下,死死捂住嘴,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解决完门口的杀手,凌祉晏的身影很快融入到了雨幕里。

大批杀手紧随其后。

街道上大雨磅礴,雨水很快濡湿了凌祉晏的衣襟,他浑身上下淌着雨水,身上的血迹也一点点被冲刷干净。

这样的雨势,用来杀人正好合适!

凌祉晏穿过一条巷道,最后在一处宽阔的街道上顿住了脚。

而身后的杀手已经逼近,呈包围的趋势将凌祉晏团团围住。

……

一炷香后。

掌柜的颤颤巍巍的从柜台下爬了出来,正要跑出去报官,却见一人缓缓自雨中走来。

他神色冰冷,身上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