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冬儿凌祉晏(凌祉晏沈冬儿)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沈冬儿凌祉晏)凌祉晏沈冬儿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tingfeng 2023-12-05 17:39:40 17
tingfeng 2023-12-05 17
点击阅读全文

眼下这具女尸已经高度腐烂,头颅早已不知所踪,身子也被湖里的鱼啃得七七八八,身上破碎的衣衫笼罩着大致的骨架。

即便已经是入秋的时节,可女尸身上的恶臭还是抑制不住地散发出来,围观的百姓都退避三舍,纷纷捂住口鼻。

凌祉晏与白誉堂很快带着人来了。

冬梅跟在凌祉晏身后。

沈冬儿失踪前,冬梅一直跟她在一起,自然最清楚她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所以听说湖边打捞了一具女尸,冬梅便奋不顾身地跟过来了。

冬梅扒开围观的人群,看到地上用白布盖住的尸体,心里一阵发凉。

找了她一个多月都没找到,冬梅心中早有不好的预感。

她扑过去,掀开尸体上的白布,眼泪瞬时就流了出来。

她转身,满脸泪痕地看着凌祉晏,声音悲戚地道:“霜儿失踪前,穿的就是这身衣服……”

其实,光凭借衣服她是辨认不出什么的,可她的身形也与沈冬儿别无二致……

冬梅也希望只是凑巧,凑巧刚好有人跟她穿了同样的衣服,凑巧刚好与她一样的身形,凑巧死的就是别人,不是沈冬儿。

可是……哪有这么多凑巧啊……

冬梅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不停喊着沈冬儿的名字。

高大欣长的身形僵硬在了原地,凌祉晏冷漠的黑眸倏然流动着忽明忽暗的痛楚。

那是不可抑制的心痛……

白誉堂看着快要失去理智的凌祉晏,暗哑的声音也染上了一丝颤抖:“凌祉晏,你冷静一点,你好好想想,除了这身衣服,霜儿身上还有什么可以辨认的东西?”

一语惊醒梦中人,凌祉晏眸光一亮,忽然快步走到女尸身前,将女尸翻了个面,露出她还算完整的后背。

他的目光停留在腰部的位置,忽然笑了起来。

第191章:灯下黑……

周遭围观的百姓惊疑不定。

沈冬儿凌祉晏(凌祉晏沈冬儿)热门小说最新章节阅读-(沈冬儿凌祉晏)凌祉晏沈冬儿全文免费阅读

这具女尸死状如此恐怖,甚至还散发着阵阵恶臭,别人都避之不及。偏这位公子还毫不在意地上前去翻动女尸。

翻动也就罢了,也不知是不是受了太大的打击,见这位公子一会皱眉一会又畅然大笑的,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精神严重受创了!

一时间,人们都十分同情凌祉晏。

哪知,此刻的凌祉晏彻底松了口气。

他站起身,看向一旁站立的白誉堂,道:“不是她。”

其实,白誉堂浑身的神经都一直紧绷着,他内心慌乱无比,只是面上波澜不惊,心底早已翻江倒海。

听见凌祉晏的肯定,白誉堂紧绷的身子这才缓缓放松,方才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许久,他才找回自己微微颤抖的声音,道:“你怎知不是她?有何凭证?”

凌祉晏道:“霜儿的腰部有一块红色的月牙胎记,可这具女尸没有。所以,她不是……”

沈冬儿腰部的胎记是打她出生便自带的,形状像小小的月牙。

第一次要她的时候,凌祉晏并未发现,直到第二次在马车里,沈冬儿累到沉沉睡去,他的目光肆意流连在她身上每一寸地方,便瞧见了她腰部的月牙胎记。

凌祉晏凝视着眼前这具尸体,他万分庆幸这不是沈冬儿!可同时,滔天的怒火席卷而来。

有人在故意扰乱他的判断。

这具无头女尸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出现的时机未免太过巧合了些!

她身上穿的衣服,她的身形,甚至她手腕上戴着的铃铛手串,都与沈冬儿如出一辙!

这足以证明,那人是想让他误以为沈冬儿已经死在了这冰冷的湖里,等这具尸体彻底腐烂,无法辨认之时,她便坐实了沈冬儿的身份!

只可惜,他千算万算,算漏了一点。

入秋之后的湖水十分冰冷,尸体浸泡在里面并没那么快腐烂,渔夫的偶然发现,想必也在凶手的算计之中!

只是,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沈冬儿腰部有一块特殊的月牙胎记。

凌祉晏再次翻动尸体,目光仔细在尸体身上观察,终于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

尸体的后颈上,有一块烙印!

凌祉晏唤来白誉堂,指着那块烙印道:“这块烙印,你可识得?”

白誉堂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语气沉重地道:“这种烙印出自大理寺,一般只有死刑犯才会被烙上这种印记。”

两人对视一眼,谜团渐渐清晰。

能将手伸到大理寺,并私自带走死刑犯的,必然是朝廷命官!且官职不在五品之下!

朝廷中官居五品的官员并不多,只零星的几个,可凌祉晏都暗自调查过他们,并无可疑之处。

快要清晰的线索又走向了死胡同。

凌祉晏眉间愁云渐浓。

他又有些找不到头绪了!

忽然,白誉堂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凌祉晏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凌祉晏道:“什么话?”

白誉堂道:“灯下黑!”

凌祉晏瞳孔一缩,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

……

齐铭如往常一样,每日在侯府门口等候一个时辰,时辰一到,他便转身离开。

永安侯府的正对面,矗立的是一座无人居住的私宅,牌匾上写着几个大字----隐香苑。

这一座私宅原本是一座空宅子,只因上一任房主寿终正寝,宅子便一直无人居住。

不过,三个月前被一个神秘人给买下来了。

隐香苑距离永安侯府不过只隔了一条大道,充其量也就十几步的距离。

隐香苑的大门被一把铜锁锁着,因年代久远的原因,眼下已经有些生锈了。

齐铭从腰间取下钥匙,插进钥孔里,轻轻转动,钥匙咔嚓一声开了。

齐铭将大门推开一丝缝隙,侧身进了宅门。

进入宅院,内宅十分宽阔,有独立的小院,小院后,大大小小的厢房数不胜数。

齐铭穿过前院,通过一条幽长的走廊,径直往最里面的房间走去。

最后,他停住了脚步,站定在一间名为:静安居的小屋外。

房门上,单独落了一把崭新的铜锁,铜锁上还别致地插了两朵娇艳的海棠花。

铜锁太过冰冷,会吓着他的姑娘,他便在铜锁上插了两朵娇艳的海棠,希望里面的人不再夜夜梦魇,可以日日好梦。

从腰间取下另一把钥匙,插入锁孔里,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齐铭痴迷地看着床上熟睡的沈冬儿,眼里涌动的全是偏执疯狂的占有欲。

第192章:齐大哥,你放过我吧……

沈冬儿醒来时,入眼的依旧是熟悉的烟色轻纱床帐,屋内昏暗一片,唯有一扇窗户隐隐透出天光。

她恍恍惚惚,不知自己在这个紧闭的房间呆了多久,只是隐约觉得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天黑了又亮,亮了又黑,让她有些分不清时辰。

“醒了?”耳边,一道清朗的声音落入耳中,熟悉又让她惊恐。

沈冬儿一侧首,就见齐铭身着一身月色衣袍坐于床前,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依旧是熟悉的模样,略显清瘦的脸颊,白皙的皮肤,一双桃花眼,清俊中透着一股书香气。

看见齐铭,沈冬儿心里莫名闷得慌。

那日,她本是去绣坊修改嫁衣尺寸,不想刚一出门就遇见了齐铭。

他乘坐轿子,说要送她一程,她信以为真,可刚一上轿子,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知觉。

后来,她就被关在这个地方,恍恍不见天日。

齐铭倒是日日都会来看她,给她带好吃的好玩的,无论什么要求都无理由答应,可就是不答应放她走。

沈冬儿觉得眼前的齐铭变了,变得陌生又偏执,变得让她感到害怕,一点都不像她当初认识的齐大哥。

她缩了缩身子,将自己蜷缩在角落,尽量与前面的人拉开一段距离。

齐铭无视她眼里的恐惧,从怀里掏出一包糖果,语气温和地道:“听说街边陈记铺子家的松子糖味道不错,齐大哥特意给你打包了一份,你今日睡了一天了,一定很饿,刚好可以尝尝。”

说着,他将外面包着的一层纸打开,露出里面外焦里嫩的松子糖。

松子糖的香味瞬间散发了出来,满屋都是,香甜又勾人食欲。

沈冬儿却微微蹙眉,整个人缩在角落,一脸抗拒又防备的模样。

齐铭见她惊慌,语气愈发温和起来:“霜儿不想吃吗?齐大哥记得,霜儿最喜欢吃这些东西了。”

他亲自拿了一颗松子糖,缓缓递至沈冬儿嘴边,眼底柔情缱倦:“霜儿乖,张嘴,尝尝好不好吃?”

沈冬儿摇了摇头,语气抗拒地道:“王爷说,糖吃多了不好,往后要少吃,霜儿现在不想吃这些了……”

齐铭动作顿了顿,深深地看着沈冬儿。

沈冬儿的心微微颤了颤,眼里噙着泪。

齐铭缓缓放下手里的松子糖,语气平淡:“霜儿,你又不乖了,你不应该再提他的。”

眼里的泪顺着脸颊滑落。

她知道,齐铭又生气了,他一生气就要对自己做出惩罚。

小手蓦地抓紧了被褥,一双莹润的眼眸里满是泪水:“齐大哥,不要……”

齐铭一寸寸逼近,他的脸尽数隐在阴影中,巨大的黑影将她笼罩,他的呼吸渐渐近了。

沈冬儿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