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阮雪梨岑聿迟小说(阮雪梨岑聿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阮雪梨岑聿迟)阮雪梨岑聿迟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阮雪梨岑聿迟)

2023-11-28 17:31:06 17
2023-11-28 17
点击阅读全文

在那儿美轮美奂,只是表情有些空白,像一尊精致的雕像。

苏家父母其实是很满意阮雪梨的,尤其是今晚看到她带着苏运各种交际、应酬的样子。

他们心知肚明,苏运不是做生意的材料,所以给他找一个有这方面才能的妻子,也是他们一直以来对儿媳妇最大的要求。

就是听说阮雪梨的出身不高,不过没关系,出身不高才好拿捏,不然他们还担心把公司交到她手里,她会挖去填补娘家。

思及此,苏母直接上前握住阮雪梨的手,笑得特别慈蔼:“是是是,我也觉得藏月不错。”

阮雪梨立刻抽回手。

苏母一愣。

阮雪梨抿了一下唇,很冷静地说:“苏夫人别误会,苏少只是开玩笑,我和苏少只是普通朋友,哪里够得上谈婚论嫁?”

苏运急了:“藏月!”

阮雪梨丝毫没有拖泥带水:“苏少真的误会了,我确实只是把你当成普通朋友,并无其他意思。”

“以前没有意思不要紧,现在开始有意思不就行了吗?”苏运横行霸道,“我不管!我就要你!你必须嫁给我!今天是我生日,我最大!”

阮雪梨沉声:“苏少这样不是强买强卖吗?”

苏运嚷嚷:“我就强买强卖了!”

老苏总想得比较深。

阮雪梨摆明是闻家看上的人,就算岑聿迟不愿意明媒正娶回去当妻子,那也是闻家定下的……类似“小妾”,或者“外室”之类的身份,大豪门里一夫多妻也不少见——叶家不就是妻妾同居。

他们哪能跟闻家抢女人。

所以不重不轻地喝了一声:“苏运,住口,别胡闹,人家楼小姐不喜欢你,你也不能强迫人家。”

闻父看了岑聿迟一眼,冷哼:“你没眼光,有的是人有眼光。”

岑聿迟没有表情,只是侧脸线条绷得又冷又硬。

闻父心思掂了掂,将倾倒的茶杯重新扶好,忽然说:“藏月,你嫁进苏家,我给你出嫁妆!”

阮雪梨疾声:“董事长!”

苏母立刻就说:“诶!苏运就是有些孩子气,说话直了点,但也能看出他本质善良,对不?而且一表人才,我们苏家在申城也叫得上名号,配你,怎么都不算亏待你,楼小姐,你说是吗?”

当然不是!阮雪梨反驳:“苏夫人,我真的……”

“藏月,”闻父出声打断,他莫名的开始撮合起了阮雪梨和苏运的婚事,“苏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母紧接着:“而且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呀,要不就先订婚,订了婚,培养感情,然后再办婚礼。”

苏运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好好好!反正今天晚上来了那么多人,我们直接宣布订婚吧!给大家一个惊喜!”

没有人问阮雪梨是否同意,或者说没有人在意阮雪梨的意见,他们一句接着一句,完全没有给阮雪梨插嘴的机会,苏运拉着她就要出去宣布这个消息!

阮雪梨被拽得一个踉跄。

苏运和苏母一头热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有什么,拒绝就好了,但闻父也加入进来,她就有人身与命运都由不得她主宰的恐慌感!

她信他们一句话就能让她的名字和苏运出现在同一本结婚证上!

第36章

苏运前脚迈出门,后脚就对着楼下宴会大厅的宾客们,拽他那为数不多会的几句英语。

“Ladies-and-gentlemen!我有一件重大的事情要宣布!都给我听好了!我和楼……”

阮雪梨不知道哪找来的力气,一手抓住门框抵抗没有被他拽出去,另一手猛地挥开他!

苏运猝不及防,居然被她这么一甩,整个人直接摔坐外面的走廊上,差点四脚朝天,楼下宾客一片哗然,纷纷踮脚探头去看怎么回事?

阮雪梨快速后退两步,没有走出房间,没有被宾客们看到。

她冷静了一下,然后快速而低沉地说:“苏少的玩笑适可而止!”

“我跟你,甚至不算多么熟悉,谈婚论嫁更不至于!我不想嫁给你,我对你没有任何意思——如果我这样说,你还听不明白的话,我可以出去,当着大家的面,再说一遍。”

她这个态度实在是让苏家没脸了。

苏运从地上爬起来,上手就要抓她:“你……”

阮雪梨快速后退避开,才退半步,肩膀就撞到身后的人,她下意识转头。

岑聿迟绕过她挡在苏运面前:“都丢人到这个程度了,还觉得不够?”

闻父冷笑:“你不是看不上藏月吗?那她嫁给谁,与你有何干系?”

苏运嘟囔:“就是!舟哥,你不是说要娶白柚吗?那藏月就给我,大家一人一个,多公平啊!”

一人一个。阮雪梨咽下喉咙,难堪地问:“苏少把我当成什么了?菜市场里的白菜?”

“诶你……”苏运要理论,岑聿迟冷声:“继续嚷嚷,让所有人都听到你被一个女人拒绝的事。”

苏运不服气,岑聿迟往后瞥了阮雪梨一眼,又往闻父那边瞥一眼,“看不上她当我的妻子,她也是我的人,她这辈子,婚丧嫁娶,都得我同意。”

“……”

比被主宰婚姻大事的恐慌,岑聿迟这句像牢笼,要无限期囚禁她的话,才让阮雪梨胆战心惊。

她抿唇:“我如果没记错,我跟碧云签的是三年劳动合同,并不是把我卖给你,闻总别误会。”

她不能再待下去了。

阮雪梨把最后的面子做足:“苏少,非常感谢你邀请我参加你的生日宴,还没来得及跟你说生日快乐。”

苏运咧嘴:“那你……”

阮雪梨也把话说得更清楚:“来之前,我们已经说好,这个宴会之后就是两清,两清的意思就是,我跟你不会再有任何别的瓜葛。我先走了。不好意思。”

说完,她从岑聿迟身后绕出去,躲开苏运的手,低头快步下楼。

她无视宾客们好奇、探究的目光,目不斜视地穿过宴会厅,出了苏家大门,拿了自己的外套穿上。

路边刚好有出租车下客,她抢过车门,坐上后座,报了公寓名字。

出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