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近期爆款爆文《甜文》,高调登场,惊喜不断

小颖 2024-06-11 21:53:38 7
小颖 2024-06-11 7
点击阅读全文

我踮起脚尖,勾住徐昭之的脖子接了一个绵长的,甜蜜的吻。

这位置视野开阔,从楼上窗口能看的一清二楚。

徐昭之紧紧的抱着我,怀里像有一团温暖的光。

他轻轻的吻了吻我的眼角,柔声问,「怎么了,带你去吃好吃的?」

「不去了,」我拽着他往前走,「回家,回家睡觉。」

「一起睡吗?还是各睡各的?」

我狠狠的踩了他一脚,拉下帽子盖住自己发红的耳朵,虚张声势道,「一起睡呗,怕你啊。」

第1章 表白未果

我决定今晚向穆阳表白。

这是一个很不理智的行为,毕竟他明知道我的心意,毕竟我喜欢了他十年。

可如果不再努力一把的话,我一定会后悔。

因为刚刚浩子告诉我,穆阳正在追一个女孩儿。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穆阳还没有来,我的胸口砰砰跳的厉害。

酒壮怂人胆,可我是个一杯倒,迷迷糊糊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昼暮晨昏了。

我勉强站直身体,环视了包厢一周,没有穆阳,「浩子,我去洗把脸。」

还好洗手间现在没啥人,我撑着台子稳住自己,对着镜子一遍一遍的笑,「哥,我喜欢你。」

「不对,穆阳,我喜欢你。」

「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你别找别人了好不好……」

有一对情侣进来在我一旁激烈的接吻,那个男生长得很高,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

发圈在睡着的时候不知道滚落在何处了,我低着头,长长的海藻似的头发垂下来,遮了半张脸。

近期爆款爆文《甜文》,高调登场,惊喜不断

是一米八四点三。

我有多了解穆阳呢,哪怕是醉成一滩烂泥,哪怕是生命微弱到最后一刻,我也能一眼就认出他来。

「阿阳……」

我听着两人唇齿交融的声音,连指尖都在发抖,他们就在我两步之外的位置。

我忍着胃部的不适,拖着僵硬的步子一点一点往女厕所里移。

太难受了,翻江倒海的难受,我跪在地板上把这一天吃的东西全都贡献给了马桶。

厕所的灯光穿过阻隔的挡板照到这一小片区域二分之一的地方,我倚靠在昏暗处,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黑白颠倒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我没力气动弹。

「一,二,三」

电话挂了,再没打来。

三秒,我默念,我在他心里只值三秒。

我没再回房间,今天的乔幼薇能量已经耗尽,再多看穆阳一眼,恐怕就得死掉。

芙蓉街中断施工不通车,我是借了朋友的小电动赶过来的。

她这车车把极不好使,我撞到栏杆上摔下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

昏黄的路灯照的鲜血失了真,我盯着磨破了的掌心看,眼泪一颗颗掉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穆阳的,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且不说其他,单单是那出类拔萃的相貌,就足够让许多追求者前仆后继了。

我八岁那年,正是父母感情破裂的低谷期,我被送到远在杭州的外婆家。

一路的颠簸,陌生的方言和舅妈紧皱的眉头,都让小小的我感到惶惶不安。

我抱着布娃娃站在湿漉漉的青石板上,茫然无措的看着被搬下来的行李和汽车轰然离开的背影。

穆阳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他从石桥的桩子上跳下来,手酷酷的插在口袋里,嘴里叼着根棒棒糖。

「你是徐奶奶家的客人?」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伸出手来,「吃糖吗?薄荷味儿的。」

初秋的天气昼夜温差大,我来得时候不显,现在才觉得冷了。

嫣然来接我的时候脸色不大好看,毕竟这心爱的小摩托是她为数不多的大件家电。

我手上没擦净的血,蹭她裙子上半拉大手印子。

穆阳的新女朋友叫姚璐,隔壁学院舞蹈系的一枝花,据说是在滑冰场认识的,一见钟情。

我捋了下时间线,发现我那会儿正忙着打零工,和帮穆阳准备论文的预备选题。

对于我的所做所为,嫣然只有三个字——贱得慌。

关于穆阳,我俩逢谈必吵,为了躲开这个雷,我识趣的闭嘴,爬上自己的床,毕竟明天一早还得赶去五公里外的宜家,给穆阳买被褥床单。

大概是由于原生家庭的影响,我属于那种典型的讨好型人格,特别是对穆阳。

姿态低到了尘埃里。

我和穆阳真正的产生交集其实是在我搬到外婆家的第二个月。

隔壁巷子里的小霸王把我当成了可以欺凌的的对象,让上下学的这段路程格外的凶险。

我不敢告诉大人,只能慢慢的熬过去。

后来我摸索出来一个门道儿,只要提前出门半个小时,就能与高我一个年级的穆阳走在一起,狐假虎威,完美的躲过被欺负的厄运。

「你为什么跟着我?」

「我害怕一个人……我可以跟着你吗?」

西方人信仰上帝,东方人崇道礼佛,说句矫情的话,穆阳就是我的保护神。

第2章 多管闲事

新租的房子久无人住,到处散发着难闻的霉味儿。

我打扫完卫生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但穆阳还没回来。

他的朋友圈发了张聚会的照片,姚璐醉醺醺的裹在他上衣外套里,露出一张艳若桃花的脸颊。

微信通知栏里弹出条消息,备注是‘小羊哥哥’,只有一句话,「打扫干净之后,把钥匙放到门框上。」

我等了好一会儿才确定不会再有消息进来了,哪怕是‘辛苦了’、‘路上注意安全’,这种不痛不痒的场面话。

我抹了把脸把门关上,然后按照他的要求努力把钥匙放在两米多高的地方。

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儿陌生的男声,「哟,搁这玩超级玛丽呢?」

我转身看过去,对面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房主倚着门饶有兴趣盯着我看。

「干嘛非要放门框上,放地毯下面,放花盆底下不行吗?」

关你屁事,我抿了下嘴角,心里头憋着一股气。

「欸,我记得要住进来的不是个男生吗?你是他女朋友?」他低头看了眼地上堆着的垃圾袋,「他忙什么去了,让你一个女孩子来收拾东西?」

我把肩上的包甩下来扔在地上,目光不善的瞪他,「和你有关系吗!家住太平洋?管的可真宽。」

他瞧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被怼了也不恼,反而笑嘻嘻的向前一步,把钥匙从我指尖抽走,一抬手轻松的放进槽缝里。

「妹妹,眼熟啊,我叫徐昭之,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这种搭讪套路简直老掉牙,我白他一眼,提着垃圾下了楼。

我和系花的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一个星期后的体操课上。

体育馆的围栏上挂着一个斜挎包,拉链上系着的挂坠格外的眼熟。

是个海绵宝宝,我有个派大星的,刚好可以凑成一对。

「是乔学姐吧,你好。」

她长得的确是很漂亮,我忽的想起前两天和浩子他们的谈话,当时那群臭小子煞有其事的说,「嫂子,你知道你比姚璐差哪了吗?」

他把巧克力棒含出雪茄的架势,「她会喝酒,腰还细。」

一群男生心照不宣的笑笑,何为会喝酒呢?就是喝三分,醉十分,「就一个字装呗。」

浩子乐完,无语的看了看我身上套着的那件宽松蓝卫衣,「你这啊...简直了,我都看不出腰在哪儿。」

当时他话音刚落就被从洗手间出来的穆阳踹了一脚,他脸色不大好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议论了他女朋友的腰。

不过浩子说的没错,的确是挺细的。

姚璐笑得温柔大方,可句句话都绵里带刺。

「学姐是浩哥的女朋友吗?瞧着和大家关系真好。」

她来者不善,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于是我也笑,「我是穆阳的妹妹。」

平心而论,我没有任何可以怪罪她的理由,可我怎么能好受的了呢?

就连她手里拿着的那把钥匙还是我亲自去小吃街配的。

穆阳新住处的钥匙。

第3章 这是个自来熟

我再次见到徐昭之是在回杭州的高铁上,好巧不巧他就坐在我旁边。

我把头转向窗边,当做不认识他。

奈何这人不会看脸色,又是个自来熟,「嗨,薇薇,咱俩是老乡啊。」

我飞快的把小桌上的身份证装进包里,皮笑肉不笑的和他打了个招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