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陆颜末江系舟小说完整版阅读-(陆颜末江系舟)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20:05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翼地拉住江系舟的袖子,嗫嚅:“你是怕姐姐回来看见吗?还是说你害怕……”

江系舟推门的动作一顿。

我的心沉了下去。

接着就听他冷嗤:“我怕过什么?”

话落,他搂过蔡芷意细腰,挤进了我们的别墅,他们忘情地拥吻,边吻边脱,一路拉扯到二楼。

客卧门口,蔡芷意按住他的开门的手,带着喘哀求:“我想去主卧……”

去主卧?

我早已麻木的心重新燃起怒火。

一想到他们要在我睡过的床上耳鬓厮磨,我胃里一阵翻浆,只想作呕!

江系舟眼里的欲火瞬间熄灭,眸光骤冷:“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蔡芷意不敢再提,连忙贴得更紧,极尽所能挑逗他。

江系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爱火重新燃起,越烧越旺……

一番云雨后。

江系舟还处在余韵中,他将蔡芷意搂在怀里,画面竟有些温存。

蔡芷意仰起头,带着试探说:“系舟哥哥,听说明天就是集团更名仪式,以后你就再也不用和那个女人演戏……”

话音未落,江系舟冷厉的目光刺过去,蔡芷意瞬间噤声。

江系舟将她推开:“我一开始就告诉过你,你的作用,只是生个孩子抱给她而已。”

“所以收起你那些心思,如果你敢到她面前去挑衅,我绝不会饶了你!”

蔡芷意好像被震慑住,呆愣着一言不发。

一同被震慑住的还有我,我没有一丝感动,只觉得搞笑:“江系舟,你出轨的理由都那么冠冕堂皇。”

电话突然响起,打破了冷硬的气氛。

江系舟的眼神亮了一瞬,在看清来电人时又迅速黯淡下去。

他皱着眉接起电话:“什么事?”

“江总,陆夫人她报警了!”陈诉焦急地说,“夫人的失踪案,已经被警方正式受理!”

第9章

我踉跄了一步。

强烈的泪意涌上来,比起难过,我心里更多的是酸胀感。

世界上永远只有父母,会这样无条件地爱我,在我消失的时候,一刻不停地记挂我,千方百计地找我。

不像他江系舟,时至今日,仍毫无反应。

“呵。”一声轻蔑的冷笑响起,将我的思绪拉回。

江系舟轻轻转着手上的婚戒,慢条斯理地说:“给她安排最好的心理医生,我岳母受了刺激神志不清,让心理医生时刻陪着她,好好疏导心理。”

那头愣了一瞬,但很快就回复:“好的,江总。”

我听得遍体生寒,不住战栗。

他这是要给我妈随便安上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由头,然后将她软禁起来!

“江系舟!你到底和我家有多大的仇?为什么要这样?”我看着他,疲惫至极,失望至极。

我已经觉得很累了,再多的歇斯底里、痛苦哀求,都没有任何意义。

我只想从他身边解脱出去,可我走了两步,又被一股莫名的力,拽回他身旁。

江系舟准备挂电话,陈诉又问:“江总,还需不需要加人手,守在医院等夫人出现?”

等我出现?守株待兔么?

还是怕我坏了他的好事?

可惜不论怎么样,我都回不来了……

我幽幽叹了口气,看向一片漆黑的窗外,也不知道我的尸体什么时候能被找到。

“可以。”江系舟顿了顿,吩咐道,“动用一切手段,找到陆颜末的下落,明天的记者发布会,她必须出席。”

话落,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系舟哥哥……”蔡芷意还想说什么。2

江系舟丢过去一张卡,在她震惊又受伤的目光中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蔡芷意不甘又畏惧,犹豫了片刻,默默穿上衣服捡起银行卡离开了。

从头到尾,江系舟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偌大的房间骤然安静下来,江系舟解开手机锁屏,看着我的聊天框,破天荒地主动发了条消息。

「不管你在闹什么,这么多天,该玩够了。」

我苦笑着,他终于想起要找我的下落,却是为了在公众面前维护形象……

我的丈夫,真是一位模范好丈夫。

翌日上午十点,记者发布会在陆氏集团楼下广场准时召开。

江系舟一身西装革履,站在大楼外。

媒体镜头里,“江氏集团”的偌大的LOGO就在他身后。

我抬头看着那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心里说不出的凄凉。

一阵风携着凉意自我身体卷过。

我颤了颤,收回视线,虚弱地看向江系舟。

我能感觉到,自己大概快要消失了……

这样也好,我不用再见到这个人,多好。

忽然,一辆黑色宾利在路边停下,一个宽肩窄腰、高大英俊的男人缓缓朝这边走来。

同样是西装革履,他却穿出一股痞气。

我盯着他的脸,有些迷茫。

我认识他,周家大少爷周珣赋。

周家和陆家一直是竞争关系,我也只见过他两三面。

他怎么会来这儿?

正想着,周珣赋已经走上前,他问:“你要更名,经过陆颜末同意了吗?”

他嘴角勾着浅笑,眼微泛着红,眸光更是一片阴冷。

媒体们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个个神情兴奋,将话筒和镜头齐齐对准他们。

正在此时,陈诉仓皇奔来,丝毫没有平时的斯文。

他凑到江系舟身旁压低声音:“江总,出事了,夫人她……”

“她来了吗?给我堵住!江系舟低声喝道。

陈诉一噎,眼神变得十分复杂。

江系舟没理会,重新看向周珣赋:“我们夫妻之间的事,等她来了我们自己会处理,不劳外人操心。”

“是吗?”周珣赋面无表情地移开目光,“你确定她来得了?”

这话一出,两人身后的大厦巨幕忽然亮起。

新闻主播的声音传遍广场:“今日凌晨,江台山村民在山崖下发现一辆坠毁汽车,车内仅一名女性……”

我看着屏幕里那片熟悉的山林,脑中冒出最后一个念头:终于有人找到我了啊。

……

江系舟没看大屏幕,他仍带着敌意望着周珣赋:“别装神弄鬼,叫她出来见我。”

话音刚落,一辆灵车就驶上广场,在不远处停下。

一副冰棺被抬下来,摆在台上。

里面的女人带着一身无法愈合的伤口安静地躺在其中。

主播的声音在每个人耳畔炸响:“经警方确认,该名死者正是日前失踪的江州名媛,陆颜末。”

第10章

江系舟瞳孔骤缩!

新闻播报就像一滴水落进了滚烫的热油里,现场如同炸开了锅一般。

媒体记者们一拥而上,被保镖死死拦住,现场几近失控。

而江系舟,却仿佛被人扔进了深海,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他看着冰棺里那张自己无比熟悉的脸,恬静却毫无生气的脸,只觉得胆寒至极。

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第一次觉得如此恐慌。

他不怕自己做的事被陆颜末知道,不怕自己的举措会伤害到谁。

因为他知道陆颜末最爱的就是他,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可他忘了,世界上还有意外。

他迈动步子走上前去,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上。

锐利的痛从心脏蔓延到四肢百骸,连指尖都痛得微微颤抖起来。

“陆颜末,你在玩什么花样?”江系舟双目赤红,一开口声音哑得骇人,“快起来,跟我回家!”

他径直伸手去拉陆颜末的手,却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