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卿婉叶延深免费江卿婉叶延深读无弹窗最新章节(江卿婉叶延深)

2023-11-28 17:18:10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私舞弊利用自己的职权,给公司开后门之类的。

无奈我妈家里就是开公司的,开了两三代人,她嫁给我爸时,已经弄了个不大不小的公司,势头很不错,不可能一结婚就关门大吉。

于是就开到了现在,越来越红火。

连我大伯家都是被我妈带上从商这条路的,只是他们后来选择了国外市场。

“好,我跟叶延深说了,协议先放我这里,我要考虑考虑。”我点点头。

“嗯,是该考虑清楚,就怕外界以为我们徐家拿了他多少钱,说我们贪心不足还在闹,人心难测呐!”我爸叹了一口气。

我妈做好了饭菜后,招呼着我们去吃饭,今天我爸有空跑回来吃中饭,饭菜丰富。

我看着父母两鬓花白的模样,嗅着空气里饭菜的香味,有些恍惚,为什么不让我重生到十七岁那年呢?我对叶延深一见钟情的那一年?

那时候我的父母还年轻,我还是个花季少女,一切都可以真正重来。

吃完饭,我爸就去上班了,我妈约了好友搓麻将,我则是躺在沙发上刷一刷电视剧,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已经是傍晚。

手机上有两三个未接电话,全是齐舟阳打来的。

我没接,所以他又给我微信发了信息:徐姐,我知道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可以放松一下,要去试试吗?

齐舟阳自从知道我回来了,基本每天都会联系我,我们两个很默契地不提起他曾经的那个拥抱。

我回了个消息:好,地址给我。

齐舟阳估计一直在等我回复,回消息的速度很快,我收到地址以后,便跟我妈打了个招呼出门了。

齐舟阳已经在路边等我了,见到我时,他眼睛一亮,走了过来,“徐姐,你来了。”

“嗯,你知道的好地方在哪里?”我笑着问。

他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还得走会儿路,公交车不到那里。”

“那就走吧。”我答道。

齐舟阳带着我边走边聊,我有种不太对劲的感觉,果然没多久,我们两个来到了沁微园,叶延深名下的养生会所。

这里的消费很高,他真请我放松一下,恐怕几个月工资就没了。

“小齐,我们换个地方吧。”我提议,并不想进去。

“徐姐你不用担心,前两天我们经理带我来这里泡脚按摩,感觉挺舒服的,还给了我两张水疗SPA优惠券,等下你试试。”齐舟阳眼睛明亮,“徐姐,我知道你肯定不缺这些,但是我觉得好吃好玩的地方,都会想要你也来试试。”

我心里有些感动,也有些无奈,齐舟阳应该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但还是用他自己的方式付出。

“嗯,好,我们去试试。”我唯一一次来沁微园,还是因为邓晶儿和陆玺诚差点打起来那次。

这是第二次。

一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询问我们是不是会员,齐舟阳摇摇头,“不是。”

这里开会员卡需要验资,他不可能有。

服务生一看齐舟阳的穿着,就大概明白了是个穷小子,眼神有一丝轻视,但是脸上笑容不减,客气地询问我们需要什么服务。

齐舟阳拿出他们老板给他的券,有些腼腆地说道,“就是把这两张券用掉。”

服务生接过来看了看之后,又眼神古怪地看着我。

他们不会认识我,因为会所有好几个股东,除了职位比较高的经理,其他很多在这工作的人,甚至不知道自己老板具体是谁,又怎么会认得出老板的前妻?

但是只要稍微喜欢看八卦的人,应该看过这几天的热搜,有些网友翻出了我以前几张照片,多少会对我眼熟。

“怎么了?”我淡然地和服务生对视,问道。

“不好意思,先生女士,今天我们的美疗师全部预约满了,暂时做不了。”服务生脸上挂着微笑,我却看出了鄙视。

齐舟阳的心思很单纯,就是想带我来这里试试他觉得很舒服的事情,但是他根本不知道现实的残酷,原来人真的可以分三六九等。

他的老板有钱,进来以后可以带着他们吃喝玩乐。

可他没钱,只能带着两张优惠券。

此时齐舟阳已经大概感觉到了别人故意的轻视,他年轻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尴尬和难堪。

“脸部护理,身体护理,水疗,按摩,芳香疗法等等,那么多种方式,每一种的美疗师都预约满了?你确定吗?”我冷声反问。

“是的,我确定。”服务生笑容淡了一点。

我看了一下她胸口的别针,上面有个精致的小牌子,写着17号。

我懒得和她这种小角色多说,便带着齐舟阳去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把你们经理叫过来。”

17号只是站在旁边,面带微笑地看着我们,不倒水也不回答,更不动。

齐舟阳满脸窘迫,“徐姐,对不起,我不该选这里,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吧。”

这下17号开口了,“是啊,女士,有很多平价消费的地方,都可以去的,我们这里可能不太适合二位。”

我捏了捏眉心,语气有些不耐烦,“我让你把经理叫过来,听不懂人话?”

这时,又有几道身影从门外进来,叶延深穿着深蓝色衬衫,灰色西裤,身形修长高大,身边几位年纪比他大一些的男人,也个个是西装革履,应该是生意上的朋友。

看到叶延深,17号立马抛下我和齐舟阳,扭着纤细的腰肢,跑过去娇滴滴地问好,“先生们晚上好,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叶延深一眼就看到了我,然后视线落在了齐舟阳身上。

齐舟阳对叶延深当然还是有憎恨的,这个男人曾经抢走了他的女友,但是事情已经翻篇,加上他知道了蔚蓝的所作所为,所以此时脸上只是露出一丝警惕。

相比之下,叶延深的目光要更具敌意,像寒冰化成的利箭,压迫感十足。

“徐姐,我们还是走吧。”齐舟阳抓住我的手站起来,“不要因为我而这么麻烦。”

我却重新坐了下来,再度开口,“你们沁微园这么牛逼的吗?经理是哪路神仙,出来见一面都不行?”

17号脸一僵,立马反过来不悦地答道,“女士,我已经告知过您,今日我们这里不能做任何SPA项目,是您非要胡搅蛮缠!”

“如果您再这样影响我们会所营业,我会报警的!”

叶延深听着我们的对话,眉头拧了拧,随即他招招手叫来另一个服务员,把他身边几个朋友先带去吃点东西。

第149章我对叶延深的了解

“怎么回事?”他走过来几步,一只胳膊上勾着灰色的西装外套,一只手插在口袋里,随便一站就是模特般的衣架和气质。

17号捡到叶延深后,立马就换了一副表情,笑容甜美可人,连忙答道,“先生,这两位客人与我发生了一点误会,没什么事,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

她似乎没认出叶延深。

“今天所有的SPA项目全不能做,是真做不了,还是看不起我们这两张优惠券?”我拿过优惠券扔在地上,抬头看着叶延深和17号,气势逼人,“今天我非要用这两张券,否则我和你们没完!”

叶延深捡起地上两张券,锐利的视线再度落在齐舟阳身上。

他知道,我肯定不会用优惠券来这种地方消费。

只有可能是齐舟阳带来的。

我无所谓他怎么想,就当我今天是来砸他场子。

叶延深拿出钱包,从中抽出一张黑色金边的卡递给我,那是沁微园最高级别的金卡,邓晶儿也有一张。

“先生!”17号看到叶延深拿卡出来后,先是露出惊喜羡慕的眼神,随即阻拦他,“没事的,您不需要为我解围,拿自己的卡给这位女士用,我会报警的!”

叶延深看了她一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