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沈一安宋凛精选小说大结局阅读-新上热文小说(沈一安宋凛)讲的是什么呢

2023-11-28 17:19:29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着两个彩灯,难掩逛街的喜悦,走起路都是一蹦一跳的。

反正不是在青云仙府,也不用维持沈一安仙尊的一本正经。

少年走在他后面,长睫低垂,在两侧的灯火下,闪着金色的光晕,恰好遮住漆黑的眸子。

很快,上扬的唇角沉了下来,他为自己能轻易被这女子牵动情绪而烦躁。

虽然这一世她给他的更多的是沈一安,但是那些可怕的事情,之后就一定不会发生吗?

他不敢肯定,也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地忘记和原谅。

沈一安丝毫没有注意到宋凛的情绪,东瞅瞅西看看。

蓬莱镇的夜市很热闹,与青云仙府山脚的集镇不同,这里的空气更加潮湿,街上都是当地的特产,多是海鲜之类的,因此小吃摊上有各种大虾,螃蟹之类的,烤的,蒸的,腌的,应有尽有。

沈一安本来想着好不容易出来玩一趟,打算好好挥霍,结果没想到时晏竟是个有钱人,出手阔绰,承包了她一路的小点和买小玩意的花费。

忽然,沈一安看到小摊前有卖腰带的,不由想到宋凛一年四季都穿着青云仙府发的两套道袍,怪穷酸的。

沈一安挑了片刻,又对着离得近的时晏比划了一阵,最终选了一条:

“老板,包上。”

“好嘞,六十个灵石。”

时晏老脸一红,以为是送给他的,他知道沈一安穷,觉得心意到了就好,乐滋滋来付钱。

却听到沈一安自言自语:“也不知道阿夜会不会喜欢。”

阿夜?

时晏掏钱的手僵住,又把灵石放了回去:“阿夜是谁?”

“是我徒——我师弟。”

时晏眼角跳了两下:“腰带给他的?”

沈一安不解,不然呢?

她点头:“嗯啊, 我可是要给他惊喜的。”

给他,惊喜?

宋凛呼吸一窒。

她会有这么好心?

沈一安付了钱,小心翼翼地把腰带放回纳戒,幻想着到时回去给宋凛一个惊喜,他一定会喜欢的。

宋凛嫌弃地后退了两步,这个屎黄色的腰带丑死了,他才不会要。

****

“终于找到你了!”

一阵娇声。

沈一安只觉得耳边一阵风,一个绛紫色的身影便像紫色的蝴蝶一样,扑进了时晏怀里。

第38章 月琴篇1

她在鬼界的时候见过这个娇美的女子,是紫月。

她怎么来了?

时晏手足无措地看着怀里的女子:“额?这这这……姑娘,怎么哭了?”

紫月箍紧了时晏的腰,头埋在他的胸前:

“我寻遍四界,都寻不到你。唯独神界,我去不了,我还以为你成神了。五百年了,你到底躲哪去了?”

神界是其他四界高不可攀的存在,其他四界之人甚至都没有进入神界的资格。

紫月以为他飞升了,大闹神界,结果神界实力压根不是其他四界可以肖想的,她连神界的大门都没进的去,还差点被看守南天门的神兵神将打的神魂俱灭。

一路寻来,整整五百年,连根长琴的头发丝都没找到。

她彻底失望了,便想着用灵妖炉鼎造一副跟长琴长得一模一样的身体,然后再用禁术召唤他的灵魂。

现在,不需要了。

她听闻蓬莱岛是多年前某位神明栖居之地,上古神息,说不准能联通神界,找到进入神界的法子,因此就来试试。

没想到,正巧看到长琴射箭的一幕。

她见过他马背之上射杀敌军,桀骜不驯,恣意洒脱,便是此生都再难忘怀。

虽然他的身上丝毫没有长琴的气息,但是,他拿起箭的那一刻,她就确定,一定是他。

紫月泪如雨下,多年的委屈,在此刻得到宣泄。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咫尺天涯。

他却不记得她了。

“啧啧啧。”

沈一安眼睛瞪得滚圆,挖了口西瓜,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还用肩撞了下宋凛,示意:吃瓜了吃瓜了。

宋凛不懂她在兴奋什么,双臂交错别在胸前,目光却落在面前少女的乌发上。

“你认错人了。”

“你认错人了。”

沈一安小声说了一句,跟时晏异口同声。

宋凛微怔,居然跟沈一安说的一样。

沈一安转身,见少年惊愕,解释道:“渣男语录,习惯就好。”

“就是你,我不会认错的。我怎么会认错?我是紫月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紫月红着眼,刚刚止住的泪又啪嗒啪嗒往下掉。

时晏放弃挣扎:“姑娘都说了,是五百年前,可是在下如今二十有五,五百年前,在下的曾曾爷爷都还未出生呢。”

紫月委屈巴巴地抬头,看了眼时晏,撇撇嘴,哭得更大声了。

周围人,包括沈一安,都啧啧着摇头。

“修仙之人,寿元本就漫长,说自己二十有五,谁会信?”

沈一安看得上头,忍不住地对时晏眨眼,那意思是:这姑娘长得不赖,你收了也不亏。

而时晏理解的意思是:呵,渣男,风流债不少啊。

他磕巴地辩解:“哎?不是?真不是........”

沈一安摆摆手:“别说了。”我懂,男人本色嘛,兄弟理解你。

时晏理解成沈一安压根不听他解释,好不容易在沈一安面前刷得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宋凛见这两人居然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没了。

“大丈夫敢作敢为,为何这姑娘不找旁人,只找你?”

宋凛这话一出,众人纷纷跟着附和,连同沈一安也连连点头。

时晏道:“温姑娘,冷道友?你俩的房钱可都是在下包的,怎么恩将仇报起来了?”

原因是蓬莱客栈一间中字房要100品灵石,宋凛和沈一安的表情明显暴露了两人的窘迫,时晏便将两人的房钱一并付了。

作为一名土豪,这个对他来说,就跟请朋友吃个棒冰一样,小事一桩。

拿人手短,沈一安讪笑两声:“呵呵.......”

正欲帮时晏说话,忽然一股压制性的气息铺面而来,无差别扫过街上的所有人,霎时飞沙走石,人仰马翻。

“诸位,当心。”

话音未落,时晏一手搂住紫月,一手掌心上翻,支起一道金色的结界,隔绝了那压迫性的气息。

片刻之前还是热闹喧哗的街道片刻间烟火气全无,人们慌乱逃窜,哀嚎遍野。

街道屋檐下挂着的红灯笼在风中翻飞,不少被吹落在地,引起一片火光。

这么下去,极有可能会酿起火灾。

沈一安掐了个诀,水雾翻飞,瞬间灭了整条街的灯笼。

整条街陷入漆黑,连之前的璀璨星空,也不知何时乌云密布,整座小镇笼罩在黑暗之中。

她是水灵根,修习的是水系法术,因此,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宋凛站在几人身后,没有出手的意思,对他而言,这不仅是保存实力上蓬莱岛的机会,更是观察眼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