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小说陆政屿苏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陆政屿苏婳泛灯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xiaot 2023-12-03 10:45:25 18
xiaot 2023-12-03 18
点击阅读全文

绳索套上了她脖颈。

如前世自缢时的那抹白绫,一点点夺去了苏婳的呼吸。

……

大军大胜而归。

陆政屿率军越靠近京城,心却莫名越不安。

副将神色沉重劝:“将军,此次虽大胜,但那狗皇帝必然又要夺您兵权,天子无能,百姓涂炭,这般世道您何不就此反了,带领我们建立一个安定平和的新姜国?”

陆政屿眸色深沉,并不接话。

他想到了苏婳。

他想,若是自己反了,想来苏婳该会对他破口大骂吧?她会恨他,怨他,或者甚至想要杀了他?

可真反了,她想要的和离也能再不作数……

城墙上的钟声远远传来。

咚……咚……咚……σwzλ

听着陆政屿耳里却异常沉重,好似一声声敲在他的心头。

不知不觉,已至京城口。

以往每次大胜而归,城外早已站满百姓迎他们。

可今日,却空无一人。

不安的预感在这钟声中愈发强烈。

正要进城。

一道人影倏然从草堆中冲上前,声嘶力竭的大喊。

“驸马!不能进城!!陛下在城内设了埋伏,等您进城便会下令射杀您!”

小说陆政屿苏婳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陆政屿苏婳泛灯人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队伍悚然一惊,陆政屿循声看去,正是公主府的管事。

他没有理会埋伏一词,只拧起眉头问:“公主呢?”

话音才落。

却见那管事抬头望向城墙大钟,勃然跪地痛哭。

“公主为开粮仓支援驸马,不惜假传圣旨,被陛下处以绞刑,尸首如今还被吊城墙之上,不得安歇……”

心口霎时好似被重锤狠狠砸下。

陆政屿浑身血液都似凝结,一点点抬眸看向城墙——

只见钟楼之上,一抹红衣高高悬吊在钟前。

大风骤起,吹动苏婳早已僵直的尸身,敲在钟上。

咚!

又是一声巨响,敲在了陆政屿的耳边。第11章

那是……苏婳迎他回家的声音。

“公主!”

陆政屿眸色一瞬血红。

他驾马要上城墙,被副将拼死拦下:“将军!冷静!城内有皇帝设陷,您不能就这么冲上去!”

城墙之上,那抹红影那般刺眼。

陆政屿攥紧了缰绳,猩红眼神从城墙之上落在空荡荡的城门口。

他原本还有迟疑的心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坚定。

“众将可愿随我冲入京城?!”

副将一听这话,当即明白过来:“将军您的意思是?”

陆政屿望着城墙之上那抹红影,点头。

会意过来的副将厉声高呼:“末将誓死追随姜将军!”

“誓死追随将军!”

身后万千将士同样大呼。

在城中过习惯安逸日子的侍卫军哪儿抵得过真正上过战场的战士。

不过一刻钟的时间,陆政屿的军队便攻破了城墙上的射杀局势。

所有人正要往皇宫厮杀冲去时。

陆政屿却是第一时间飞身上了城墙。

“景御……”

这是他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却是在这样的情景下。

陆政屿的声音有些颤抖,小心翼翼将她的尸首取下,那张美艳动人的脸上如今布满尸斑,脖颈处是骇人的勒痕。

他红了眼:“你不是厌恶我吗?你不是恨不得我跟你分开吗?为何要为我做到这个程度?苏婳。”

可怀里的人,早已不会再给他任何答案了。

……6

皇宫内。

殿内有舞姬翩翩起舞,皇帝正躺在龙榻上,身旁环绕三名美人伺候。

就在这时,殿外有侍卫慌张匆忙赶了过来禀告——

“陛下!不好了!”

冲散了舞姬,皇帝脸色恼怒:“做什么?”

“姜、姜将军他反了!”

地上的侍卫吓得脸色惨白,“他如今已经打到宣武门下,马上就要攻入太和殿了!”

啪嗒一声。

皇帝手上的酒杯轰然掉落。

他推开身上的美人,混沌的眼神一瞬清明,满是惊诧。

还不等皇帝再有下一步反应,只听殿外已然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

宫内混乱一片,美人舞姬尖叫着飞快离去,内侍同样到处逃窜。

陆政屿攻进来了!

皇帝瘫坐在龙榻上,望着门口瞳仁骤然收缩。

只见陆政屿单手执剑,一点点朝他走来。

皇帝下意识瑟缩了下,却还是强硬着语气厉声大吼:“陆政屿!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你若不杀景御,我不至于被逼至此!”

陆政屿双目通红,长剑挥下,鲜血四溅。

就此,姜国元宁年终。

陆政屿得民心登帝,成为姜国新任国君,年号为平康。

继位后。

前朝所有奸祟之流被陆政屿尽数整治。

新姜国不再以文为重,也并非以武为重,两者相协调,以文治国,以武平乱。

等一切尘埃落定。

陆政屿颁布的第一条诏令便是——以皇后之礼厚葬苏婳。

此诏令出来时,有朝臣提出异议。

“陛下,苏婳乃前朝公主,如今您要以皇后之礼厚葬怕是不妥。”

“何处不妥?”陆政屿冷眸如箭,冷厉望过来,“若是没有景御以命换来的粮草,朕根本就不可能活到今天!”

话音落地。

朝堂再无声,直到一人站出来高声附和:“陛下英明!”

“苏婳虽是前朝公主,可那日她被赐死时在殿中所言无不令人醍醐灌顶!她担得起如今这皇后大礼!”

此话一出,在场众臣沉寂许久,终究没了声音。

这事便就这么定下了。

葬礼当天。

陆政屿归来后,首次回了公主府。

踏入府内,满是空寂。

听那名侍女说,苏婳出发去开粮仓之前,就已经将全府遣散。

她是做好了死的准备的,不愿牵连公主府众人。

陆政屿的心猝然一痛。

他在院子里站了许久,仿佛一转眼就能看见苏婳在膳厅等着他用膳。

忍着那酸楚。

陆政屿踏入了两人的房间。

屋内没有人打扫已经布满了灰尘,在桌上赫然用砚台压着一封什么。

陆政屿心中咯噔一下,缓步走过去。

只见那纸上赫然写着——和离书。第12章

陆政屿颤抖着手将其拿起来。

上面洋洋洒洒是苏婳的笔迹:

今我与驸马陆政屿二心不同,难归一意,故以此书和离。

愿夫君相离之后,如愿求得心仪之人为妻,此生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景御亲笔。

和离书已盖了公主印,只要陆政屿在落款处签下名,此和离书便能成立。

心口好似被石块重重压着,连喘口气都觉得闷痛难忍。

陆政屿猩红着眼眸,望着那上面一字一句。

和离书不知何时从他手里飘落在地。

他瘫坐在椅上,笑意苦涩。

“可我心仪之人向来只有你一人罢了。”

若是早知她是真心,他怎会在临别之际对她说和离的话……

原来他们之间,兜兜转转终究没能寻到正确的时机。

三日后。

苏婳以皇后之礼被厚葬,举国哀悼。

陆政屿更是为其身着丧衣,亲手替她盖棺,送她入墓为安。

之后一段日子。

听说新皇除了处理国事,其余时间都在灵堂,与皇后的牌位孤坐一夜。2

所有人都以为新皇思念皇后成疾,病了。

曾有人劝陆政屿另纳新妃皆被拒了。

这日,傍晚。

陆政屿独坐于桌前,墙上挂着的是苏婳的画像。

他伸手一点点抚过画像上苏婳的模样,忽地笑了下:“公主,你可能不知道,其实我娶你,并非是受旨。”

娶苏婳那次,也是他大胜而归。

当时所有人都已经在劝他反,他自己同样摇摆不定。

后来入宫受封,皇帝说要将公主赐给他。

这目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要夺他兵权,陆政屿自然也看得清楚,手下众将对他忠心耿耿,早不在乎那一张兵权,只要他出口,就算没有兵符,只要他一句话便能调动众军。

当时的陆政屿不屑想拒绝,可在皇帝拿出苏婳的画像那一刻,他心口倏地漏跳半拍,鬼使神差便应下了这门亲事。

那时的皇帝还未昏庸至后来的境地,陆政屿以为只要自己尽职尽责,或许还能将这国家拯救回来。

直到如今,苏婳以命告知他,他错了。

“景御,若我早些醒悟,你是不是就还能活着……”

陆政屿对着画像扯出一抹苦笑。

门外忽地传来内侍的禀告。

“陛下!宫外有一孕妇,声称是陛下旧识要进宫见您!”

陆政屿恍然片刻,才记起大抵是江落月。

他的眉头不觉蹙起来。

与此同时。

宫门外的江落月坐在马车上,神色满是得意。

身旁的丫鬟跟着趾高气昂:“你们睁大自己的狗眼好好认认,我们姑娘日后可是宫里的娘娘,还不快放行,这么大的日头让我们娘娘晒伤了,保不住肚子里的孩子,你们可担得起责任吗!”

守宫门的侍卫面面相觑,脸色一时难看。

“姑娘见谅,宫门非陛下允许,不能擅开。”

听见这话,丫鬟眉眼尽是怒气:“都跟你说了,我们姑娘是将来的娘娘!保不准还能是皇后!你们这群不长眼的,日后莫要后悔!”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t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