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安萌沈宴昭心碎的妥协全文免费完整版,安萌沈宴昭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2023-11-28 17:13:10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沈宴昭能清晰感觉到他的指尖若有似无的从她脖子上划过,敏感的位置,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下。
呼出的气息,灼热喷张,吹在她后颈处,更是惹人心悸。
周围太安静,静得她好似听到了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
项链解开,沈宴昭低声说,“谢谢。”
安萌居高临下看着她,温热的气息吹过她的发顶。
“昨晚刚见过,现在就装不认识了?”
沈宴昭:“……”
安萌是大人物,他都没承认两人认识,沈宴昭哪儿敢厚着脸皮去攀关系,她本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没想到第二天就撞上了。
还偏偏是她情敌的小叔。
这是什么该死的缘分!
“这身衣服很适合你。”
他的话,成功地将沈宴昭的记忆拉回到昨晚,她的脸上开始散着热气。
都说晟世老总安萌,清心寡欲,沉稳冷淡。
可昨晚的人,在那方面……可一点都不寡淡。
如今想来,她还觉得腰酸腿软。
安萌帮她解下项链,看着上面的翡翠玉佛小坠,做工精细,是块难得的好翡翠,“会骑马?”
“不会。”
“我教你。”
沈宴昭觉得诧异。
——
当沈宴昭到了马场,马僮早已牵出一匹棕色的马。
高大的马,将她衬得越发娇小,翻身上马时,马蹄前后踏步,马尾扫着扬尘,她很担心自己会被甩出去,踩着马镫,双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当安萌握住缰绳,上马时,周围不少人都一抹露出耐人寻味的表情。
陈柏安则气得额头青筋直跳。
沈宴昭的这种行为,无异于当众给他戴绿帽子!
沈宴昭瞥见了陈柏安铁青的脸色,抿了抿唇角。
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压根没留意安萌翻身上了马。
直到男人温热的身体紧贴着她,她这才回过神。
安萌伸手拉住缰绳,双臂很自然地将她整个人都圈在怀中。
“当着我的面,看别的男人?”他的声音贴着她的耳朵,气息温热。
沈宴昭红了脸。
安萌轻轻鞭打了下马,随着马的走动,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了,亲密无间。
“别绷着,放松点。”
他的薄唇,从她耳边擦过,撩起火意,让她整张小脸都涨红了。
正当她努力让自己放松时,身下的马忽然震了下,随即飞奔出去。
她没忍住,惊呼一声。
整个人在马背上颠簸,她从未骑过马,马鞍硌得她腿疼,心提到嗓子眼,只觉得头晕目眩,只能更紧得依靠后面的人。
耳边风声呼啸,沈宴昭觉得自己快死了。
“停下、快停下,求你了!”
沈宴昭的声音染上一点哭腔。
直至远离人群,安萌才勒住了马,翻身下去。
沈宴昭待心情稍稍平复,也立刻下马,昨天被折腾狠了,本就腿软,又被马鞍硌得生疼,虚软无力,根本站不稳,双腿疼得发麻打颤。
“昨天勾引我的时候,胆子可没这么小。”
“我没有。”
“你是陈柏安的未婚妻,知道芯羽和我的关系,才故意接近我?”
他目光笔直,带着审度。
沈宴昭瞬间觉得浑身寒津津的。
“避孕药吃了?”
安萌沈宴昭心碎的妥协全文免费完整版,安萌沈宴昭最新章节完整版阅读
沈宴昭咬了咬唇,“药吃了,抱歉。”
说完,一瘸一拐的往回走。
腿疼得厉害,让人冷汗直流。
安萌看着她的背影,眸色昏沉。
所有人都诧异,安萌为何会带沈宴昭骑马。
难不成是看上她了?
如今看她瘸着腿回来,头发凌乱,一身狼狈,知道她在安萌那里吃了亏,又忍不住嗤笑。
一个徐家的养女,巴结上陈家还不够,还妄图攀龙附凤,不知天高地厚。
“走,我送你回去。”陈柏安面色阴沉。
“我自己有车。”
陈柏安哂笑一声,“你现在,还能自己开车?”
沈宴昭腿疼得厉害,换衣服时,大腿内侧红肿青紫,也没矫情,跟他上了车。
车子刚驶离度假村,陈柏安就冷声问道,“你跟安萌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陆家二爷是什么人,我和芯羽的关系,也不是你几句话就能挑拨的。”
“你如果真的爱她,就该跟我退婚,光明正大和她在一起,而不是现在这样偷偷摸摸,搞得像偷情。”
“沈宴昭!”陈柏安一脚刹车,她猝不及防,头差点撞到车子,“你不用刺激我,没看到你们徐家家破人亡,你休想离开。”
“你真无耻。”
“当初我们家落难,践踏着我的自尊,逼我和你订婚,你们徐家就不无耻?”
生意上的事,沈宴昭不懂,还以为和她订婚,陈柏安是心甘情愿的,没想到,事实居然是这样。
“沈宴昭,离陆家远点,你惹不起。”
“陈柏安,我也警告你,别动我们徐家。否则……刚才我跟他相处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我生气之下,嫁给安萌,做你小婶婶!看你怎么办!”沈宴昭火大道。
陈柏安脸色铁青,打开中控锁,“滚下车。”
沈宴昭红着眼低笑,开门下车。
他不想退婚,不是因为爱,是为了羞辱她,羞辱徐家。
为此,他忍了五年。
真狠啊。
从一开始,他就厌恶恶心自己,自己却想和他白头到老,真是可笑。
看着他的车扬长而去,她的眼泪竟不争气得往下流。
……
当她打车回家时,刚过了午饭时间,叔叔婶婶皆不在,保姆正在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冷炙,看到她回来,直接将碗碟一股脑儿端进厨房。
她在徐家没地位,自然连佣人也瞧不上她。
回房后,她想了很多。
要想摆脱徐家和陈柏安,求助安萌,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可他那样的人物,要如何接近。
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安萌】。
有用的信息寥寥无几,关于他的介绍,也很笼统,唯一一张照片,还是背影。
雨天,黑西装,一把黑伞,身后还跟着两个人,即便是背影,反派大佬的气息还是扑面而来,内敛又嚣张。
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上面还有哥哥,所以人称二爷。
陆家本就是京城顶级权门,世代勋贵,安萌曾经当过兵,退役后才进入晟世,手段彪悍又强势,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坐稳了位置。
网传:
他还有个儿子。
姓名、年龄,皆不详,真假不知。
她从口袋拿出那张百万支票,若有所思。
**
晟世集团总部在京城,安萌来江城,虽然低调,却也能打听到行踪。
当她跟一群人出现在温泉会所时,瞬间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都是群年轻人,沈宴昭长得漂亮,皮肤又白,一身束腰长裙,衬得腰肢不盈一握,有男生垂头跟她说着什么,亲昵的动作,惹人遐想。
“二爷,那边的沈宴昭,您认识吗?听说您前几天带她骑马了?”安萌身侧的男人说道,“您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
“她是徐家收养的孩子,名声不太好。”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