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上官昭迟祁(上官昭迟祁)精彩热门小说_(上官昭迟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大结局)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9:08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上官昭紧攥着手,指甲刺进手心,面上却毫无波澜,“是!”

“好,那本王就当一次小人!”迟祁并无解释,直勾勾盯着她道。

上官昭知晓他并非如此小人。

她这般恶意揣测他,就是为了让他寒心,对她失望。

此刻见他就这么认下来,上官昭皱了皱眉,“王爷并无称帝之心,何必做这等谋反之事?一旦失败,你的命都保不住!”

迟祁道:“贱命一条而已,没了就没了。可本王总不能看着心爱的女人,被囚禁宫中,郁郁寡欢。”

上官昭恨他木头脑袋,她背对着他,狠心道:“我实话跟王爷说罢,我之前恨皇上,只不过因为他一心宠爱柳慕怜。如今他心里只有我,而且愿意为我遣散后宫……此等恩宠,历朝历代几个人有?”

“我在宫中待的这些日子,发现我还是放不下他。只有跟他在一起,我才真得开心,又怎会郁郁寡欢?”

上官昭说完后许久,身后都没动静。

迟祁素来忌讳她跟迟胤那段过往,总觉得她放不下迟胤。

现在她亲口这么说,他大抵是信了。

上官昭心中晦涩,她转过身,强忍着不露出异样,“我心中怎么想,已经同王爷如实说了。你救我一命,想要什么我跟皇上都可以给你。万望王爷不要做傻事,平白惹人嫌。”

她越过迟祁想走,他却冲过来,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

迟祁声音沙哑道:“阿昭想保大燕阿宁,不愿本王谋反,如实说就是,又何必这般诋毁自己,惹人心疼。”

上官昭没想到他一下戳破真相,心头跳了跳。

迟祁却不想再听她那些胡言乱语,先她一步道:“你与上官家受苦,满门被诛时,也不见得百姓们护你们。如今你却为护他们,要牺牲一辈子幸福,当真值得?”

上官昭道:“上官家世代做的都是守护大燕百姓之事,不知多少长辈为此战死沙场,我不能辱了上官这个姓。”

“你想护着他们,那便护着。你不愿,本王还强求,那本王与迟胤有何异?”迟祁苦笑道。

詹宁死时,上官昭以为自己的泪已经流尽了。

此时听他这般说,她却眼角又有了涩意。

上官昭怕绷不住情绪,想走,迟祁却抱紧了她,“让我再抱一会儿,今日一别,你为皇后我为臣子,我想唤一声阿昭都不行了。”

她背对着他,泪水不受控往下流。

等迟祁松开上官昭时,她用手帕擦了下脸上的泪,转身后,不见半分失态,“谢王爷成全,那本宫就先告辞了,皇上还在等我。”

迟祁双目猩红,眼底尽是红色血丝,声音却格外温柔,“……好。”

上官昭快步往外走,脚跨过门槛时,身后传来他的声音,“阿昭,无论你在谁身边,本王只想看到你开心。”

“……嗯。”

上官昭未回头,怕看到他,会忍不住后悔。

她失魂落魄回到皇宫,病了大半个月,连詹宁葬礼都未参加。

迟胤那天派暗卫跟着她,知晓了南阳王府发生的所有事,心情格外复杂。但他看在迟祁救过上官昭一命的份上,没追究他拥兵自重这件事。

只是那天以后,迟胤再看到上官昭时,总是会想到迟祁,想到詹宁。

他为了弥补,为她做的那些事,不只比不上迟祁,也比不上詹宁。

他们为护着她,能牺牲一切,而他似乎只会为了自己的私欲,去强迫她——

一开始是因为他的恨,强迫她受尽侮辱,如今又因为他的喜欢,强行将她留在身边。

第35章大结局

迟胤想到了抑郁成疾的詹宁,探子说,即便他不服毒自尽,也时日无多。

而上官昭缠绵病榻的这半个多月,每个为她诊治的太医都只有一句——

“心病难医。”

她最后,是不是也会如詹宁那般?

“留在朕身边,很委屈吗?”迟胤问上官昭。

上官昭道:“皇上为臣妾遣散后宫,臣妾得圣上独宠,何谈委屈?”

她不似之前那般抵触迟胤,可垂眉顺眼毫无生机的模样,却让他心中更加惶恐。

从她“死”后,他就一直在想,如果她还活着就好了,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赎罪、宠爱她。

可他从未想过,就算她活着,回到了他身边,她也不会再爱他了。

早在他因一时冲动怨恨,下令灭上官家满门的时候,他就彻底弄丢她了……

眨眼又是一个月过去。

春暖花开之际,帝后大婚。

上官昭全程很配合,只是面上不见半分喜悦。即便是笑,也只是流于表面,难掩身上哀愁。

曾经战无不胜的女将军,与现在这模样看起来,判若两人。

“待会儿拜天地看到六皇弟,皇后莫要失态。”迟胤看到她消瘦许多的脸颊,眸底晦暗不明。

闻言,上官昭身体一僵。

迟祁,竟也从玉陵赶来了吗?

“臣妾晓得。”

她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面上强做镇定。

上官昭一直在努力克制情绪,她以为待会儿就算见到迟祁后,她也可以保持镇定,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她被迟胤用牵红牵着,准备拜天地时,透过头上覆盖的红色薄纱,看到了迟祁。

他脸颊都塌了下去,气色看起来很不好,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眼底情绪难辨。他外面穿了墨绿色外衫,内里却穿着红色的喜服。

那是他为他们婚礼准备的喜服,上面还有她绣的两只鸳鸯。

若不是迟胤逼她进宫,早在两个月前,他就该嫁给迟祁!

迟祁察觉到她的注视,向前迈了一步,又克制地退了回去。他只是朝着她的方向,盈盈一拜。

今生做不了夫妻,他也只能这样圆了同她成亲的奢望!

上官昭刹那间情绪失守,旁边迟胤带着点警告道:“皇后!”

她险险回过神,收回视线,接下来全程都浑浑噩噩。

晚上洞房花烛夜,上官昭同迟胤坐在床头。她今天很配合,只是全程没有新娘子该有的欢喜跟娇羞。

迟胤压抑着心头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与她喝交杯酒。

喝完后,他接过她手中酒杯,一同放下。

他拉住她的手,说得小心翼翼。

“阿昭,你成了朕的妻子,朕很高兴。以后,我们会有儿女,朕会永远对你们好。”

人的感情总是变得快的,他们还有很多年,他会对她好,对他们的孩子好,弥补她所受的苦。

余生那么多年,她会重新爱上他的……吧?

上官昭听到儿女,眉眼间染上些许嘲弄。

她手覆上小腹,“臣妾喝了三年避子汤,又小产过,身子受损,以后都难有孕。皇上让人喂了臣妾那么久避子汤,不知此事吗?”

闻言,迟胤脸色苍白了几分,声音都染上些许颤抖,“朕会让人给你治,总有人能治好的。”

上官昭没说话,站起身,为他宽衣。

她可以安生做他的皇后,可她不会再爱他了。

“你恨朕吗?”

迟胤声音很轻,眸光闪烁看着她。

“夜深了,该歇息了,皇上。”上官昭避而不谈。

迟胤眼底光一点点暗了下去,有些东西弄丢了,就再也得不到了。他有些失态地拂开她,踉踉跄跄走了出去。

上官昭在寝宫内等了一夜,他一夜未归。

天蒙蒙亮时,迟胤才携着一身寒气回来。

已经入春,外面却下了雪。他头上身上还带着未化的雪,像是一夜白头。

“从此上官昭已死,世上只有祁安安……你走吧。”

迟胤声音晦涩沙哑,只是一句话,像是耗尽了他全身力气。

他做错那么多,他们早已无法回到从前。

他不想将她困在宫中,看她死在他一手打造的囚笼里。

上官昭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迟钝地扭头看向他,“你——”

“现在就走,别等朕后悔!”迟胤打断了她的话,叫来人带她离开。

上官昭回过神后,心中满是喜悦。

她生怕他反悔,连嫁衣都未换下,也没收拾自己的东西,跟着太监匆匆向外走去。

迟胤看着她的背影,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