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白采霓孟鹤权的小说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白采霓孟鹤权小说最新章节番外篇

2023-11-28 17:17:52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苏公公离去后,皇帝这才将目光落在方冠临身上,龙目逐渐泛起冷意。

方冠临后背顿时汗如雨下。

一片寂静中,孟鹤权突的想起一件事来。

幼年时,白采霓在宫中跟皇后娘娘的妹妹打起来,势单力孤的受了伤,太医院不敢得罪皇后,竟无一人去宫中为她诊治。

唯有方冠临,夜里抹黑去了白采霓住的宫殿,细心的给她上了药,还耐心的宽慰着她。

后来,白采霓同他说起这件事时,仍心存感激:“孟鹤权,那时我父兄都在外征战,姐姐又嫁了人,我也不想老是麻烦皇伯父,方太医的善举,让我记了许久。”

皇帝的咳嗽声,将孟鹤权从回忆里拉回来。

“宴知,在想什么?”

孟鹤权即刻开口:“方太医一直为皇兄诊脉,虽未查出蛊毒,却也尽心调理着皇兄的身体,臣弟以为,不如给他一个将功折过的机会。”

孟鹤权的话,让皇帝一时沉默,片刻后,皇帝闭上了眼:“就依你说的办。”

孟鹤权走出养心殿,转身定定看着方太医。

“你的家人,本王已经命人看住了。”

方太医面色如常,在宫中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伴君如伴虎的道理。

不过,他今日能保住命,还是依靠眼前这位的搭救,

他点头应是,朝孟鹤权一拱手:“摄政王宅心仁厚,微臣,感激不尽。”

方才在殿内,他分明感觉到皇帝身上的杀意,却被摄政王三言两语就化解了。

孟鹤权看着殿前纷扬的雪花,静默了很久,才低低开口。

“本王只是……在赎罪而已。”

第21章

孟鹤权走出皇宫时,雪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前方出现一道身影。

“孟鹤权,我们来打雪仗吧。”

有雪花飘落在他鼻尖,仿若真的那人真的捏了个小雪球砸了过来。

孟鹤权唇边,扬起一丝苦涩至极的笑。

景年年依旧,可那人,却只怕是此生难见。

莫名的情绪汹涌,他喉间瞬间刺痛,不由弓着身子重重咳嗽起来。

等他缓过来,面无表情的抬手抹去唇边血渍,便见侍卫架着马车到了面前。

孟鹤权踏上马车,在侍卫正准备驱马时,淡淡出声:“去兵部。”

“是!”

孟鹤权的到来,让兵部如临大敌。

飞雪中,本在家中欣赏歌舞的兵部尚书从门外匆匆走进。

一进正厅,便见孟鹤权正站在案几旁,专心的看着桌上的武器图纸。

兵部尚书走过去行了大礼:“下官赵明墨,拜见摄政王殿下。”

孟鹤权连眼都没抬,继续盯着图纸。

赵明墨心里暗暗叫苦,从前摄政王从不插手六部之事,今日过来,却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了这尊活阎王。

在这种沉重的安静里,赵明墨率先受不住了,试探着开口:“摄政王,此图纸上的武器,兵部尚在研制,不若下官带你去看看?”

孟鹤权终于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出声道:“此图纸,是何人所为?”

赵明墨一怔,旋即开口:“是兵部侍郎宋修。”

孟鹤权下颌轻点,随即坐下,冷冷看着他。

“朝廷每年给兵部拨款百万,抚恤将士,可本王却看到京城内许多伤病残将,过的清贫至极,几乎到了食不果腹的地步,赵明墨,你可知罪?”

赵明墨脚下发软,不由跪倒在他面前:“还请摄政王明鉴,下官不可能做下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啊!”

孟鹤权没说话,手指在桌面轻敲。

赵明墨只觉得一把利刃悬在头顶,不知何时就会落下。

一刻钟后,门外脚步声渐近,一个身穿王府侍卫服饰的人走进来,将一本账册放在孟鹤权面前:“摄政王,这是兵部历年来的支出明细。”

只一眼,赵明墨就知道,自己完了。

孟鹤权随手翻了翻,脸色越发冰冷,他将账册砸在赵明墨身上:“这就是你说的不敢?好一个不敢!”

赵明墨不住的磕着头,却说不出任何求饶的话。

就连丞相府那样的重臣,都在孟鹤权手中讨不找好,他在孟鹤权面前,能有什么情面!

孟鹤权抬脚掠过他身边:“将赵明墨押入天牢静候陛下旨意,赵家籍没家产,女眷可赦,男丁流放宁古塔,永世不得归京!”

厅外,已经围了一圈兵部任职的官员,此刻都是胆战心惊。

孟鹤权冷声道:“本王给你们十日时间,兵部所有在册的兵士从优议恤,若抄没赵家不够,便命人去摄政王府报与本王。”

“十日后若仍有缺漏,莫怪本王不留情面。”

众人齐齐应是。

孟鹤权朝身侧侍卫吩咐:“派人去将此事告知陛下。”

随后,他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

身后,众人‘恭送摄政王’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隐隐带着一丝敬意。

孟鹤权踏出兵部,抬眸看着天边,唇边浮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姝宁,你看着,我一定会做到的。”

第22章

入夜,两道圣旨从宫中传出。

一封送去将军府并广而告之,封黎佑为大将军王,世袭罔替,永不削爵!这还是大朔建国以来第一位异姓王。

一封送去顾府,封黎雲清固宁郡主,其子可享南三郡封地及俸禄。

孟鹤权乘着马车先去了将军府,看着偌大的门庭,却只有三两小厮丫鬟出来接旨,心里泛起酸意。

他放下车帘,掩去眼中情绪,低声道:“去顾府。”

顾之安如今乃金陵最炙手可热的从二品官员,年不过三十的翰林院掌院学士,听说黎雲清故去后,已有权贵人家旁敲侧击的打听过他续弦的事。

只是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孟鹤权站在将军府,看着光鲜的牌匾,思绪却飘远。

他与顾之安多年情谊,这顾府,他也带着白采霓来过许多次。

也是因为这样,黎雲清才得以跟顾之安相识。

否则,一个在沙场征战的女将军,一个咬文嚼字的文臣,根本不会有什么交集。

不多时,一个清隽的身影缓缓靠近,孟鹤权脸上刚扯出一点笑,却见顾之安跨出门槛,朝他跪下。

“微臣,见过摄政王殿下。”

孟鹤权脸色倏的一变,只是顾之安下一句话,便让他彻底愣在那里。

“还请摄政王准许微臣解官还乡。”

孟鹤权嗓子眼像被什么堵住,他怔然看着顾之安。

不过半月,曾被金陵赞誉公子世无双的大学士,如今胡子扎拉,一脸颓败。

他怀中抱着一个襁褓,身侧是一个蹒跚学步明眸皓齿的男童,甚至要拉着他的衣角才能站稳。

孟鹤权指尖泛冷,他突然想起,顾之安对黎雲清的爱,并jsg不比他对白采霓的少半分!

一时间,他指尖泛冷,却只能干涩开口:“之安,本王知道,你怨本王,可……”

可什么呢?孟鹤权说不出。

他只能走上前,按住顾之安的肩膀,一字一顿:“之安,你给本王三年时间,三年后,这条命,我会还给他们。”

顾之安抬头看他,眼底的怀疑如同利刃,直直刺入孟鹤权心底。

孟鹤权心中陡然涌起火气,他压抑着声音:“周雪落跟南疆余孽勾结,给我种下情蛊,让我彻底忘了曾经的记忆,之安,本王也不想!”

顾之安冷冷勾唇:“摄政王,你既说是情蛊,那不该是只有姝宁一人受到伤害吗?”

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挣开孟鹤权这个武夫的手掌,站起身来。

“可你不惜假传圣旨,让长铮上战场,让他无粮无兵被那些蛮夷万箭穿心!”

“而我的雲清,我的妻子!她上战场的那一夜,我跪在你面前,求你放过她,可你说什么?”

“你说黎家人既然想当忠烈,自然要刻在碑上!”

“甚至,在雲清的灵枢前,我带着孩子去,却只能在她面前逼着自己说出孩子与她毫无关系!”

顾之安近乎疯魔,他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扯住孟鹤权的领子。

“摄政王可知,我有多厌恶这文臣的身份!摄政王可知,我连自己妻子的尸身都不能接回来的悲哀!”

“如今,摄政王却将一切推为情蛊,我要如何相信!你抬头看看天,他们又怎么会信!”

孟鹤权什么都说不出来,心底骤然涌上的苦痛比蛊虫更痛。

在他选择亲手毁掉将军府,成就他们的满门忠烈时,就注定不会再有人信他。

这一刻,孟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