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司清晚傅靖年完整版《司清晚傅靖年》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3:20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沈霁烟到家之后,一个人等着司清晚的短信。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紧盯着手机,却始终没有等到想等的消息。
别说来电,就连一条短信也没有!
一直到隔天一早,一早的阳光透过窗外照了进来。
她想等的人还没回来,哪怕是手机里也没有消息一天都没。
这一瞬,沈霁烟的脸色阴沉沉的骇人,心也忍不住的感到慌乱。
终究,她控制不住的打了司清晚的电话过去。
“嘟嘟嘟!”
电话那边响了好久,一个稍显沙哑的男声响了出来。
“喂。”
沈霁烟的难过终究是在此时坍塌。
“阿潇,我昨天一晚上都没等到你回来,我有点担心你!”
“我很好!无需担心!”
一如以往还是那样冷淡的回应。
沈霁烟不由的捏紧了手机,还想说什么,手机的那边却传过来一声喃喃。
“别走!我疼!”
就在司清晚让这道声音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的时候,电话这边忽的响起“咚!”的声音,随即就没了声音,
“沈霁烟!”
他唤了一声,可那边却没有回应。
他立刻挂了电话,朝着后面走了过去。
电话另一边,沈霁烟面色阴沉,恶狠狠的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城郊的别墅内,昨夜傅靖年睡醒了以后,就让司清晚接去了别墅。
那晚,傅靖年刚下车不久,捂着小腹再一次疼晕了去。
司清晚动作飞快的将她搂在怀里,望着她惨白的脸色,不知道是在思考什么。
随即打横抱抱起,快步朝着别墅的房间走去。
二楼的房间,灯光打开。
只有简单的黑白两种色调,冷冷淡淡的,就像是司清晚本人带给别人的感觉。
司清晚把傅靖年抱到床上。
动作是他本人也未曾察觉得温柔,就像是在呵护一件稀世珍宝。
正准备帮她拢好被子的时候,视线却不自觉的落在了她胸口的那片红色。
那会时间焦急,因此她身上穿的始终都是这身衣服,也没赶上换新衣服。
司清晚半点没有纠结,拿了手机让李睿去再买一身女装回来。
拿了衣服以后,司清晚望着床上躺着的虚弱苍白的傅靖年,不受控制的朝着她走去。
“啪嗒!”声响,他亲自脱下了她的衬衫最上面的扣子,随即往下而去。
司清晚傅靖年完整版《司清晚傅靖年》全文阅读
分明是之前做过很多次的事情,原本以为现在肯定是平心静气了。
可等视线真的落在那抹春色上的时候,司清晚又觉得自己的呼吸也跟着加速了起来。
手上的动作却没停,反倒是脱衣服的运动越发快了一些。
一通操作结束,怀中的人依旧沉沉的睡着。
司清晚的额角不由渗出一层的冷汗。
哪怕如此,他也还是在忍着,手上的动作半点没有用力。
他轻柔的帮她抱在床上,最后帮她盖好被子。
像是怕自己用力,怀里的人就像是陶瓷一样脆弱。
洗漱间内,冰凉的水落下,落在司清晚的身上,熄灭了他心头的滚烫。
隔天一早,初晨的太阳从窗户外面照了进来,照在窗台上,也照在了傅靖年美好的脸上。
这应该就是,所谓岁月静好。
缓缓睁开了眸子,傅靖年的眼底带着些许茫然。
稍微思考了许久,傅靖年才缓缓在脑海里构建了起一张回忆的网路来。
“咚咚咚!”
傅靖年才刚起身,敲门的声音就在此时响了起来。
她正想开口,刚张开嘴,可好像嗓子还不能习惯。
没等到她率先说话。
“咔嗒!”声响,门把手被转动,随即屋外的人开门进来。
四目相视,司清晚捏着门把手的手不由更紧。
“你觉得怎么样了?”
原本也只是普通的询问和关心。
傅靖年神色微愣,然而却是在对上司清晚的一瞬间变得格外清醒,随即变得疏离又冷漠。
“多谢傅总关心,我暂时还死不了!”
一如往常的拒绝人,而此时这些话落在司清晚的耳中却是特别刺耳。
幽深的眸子望向傅靖年,其中好像蕴藏了无尽的风暴。
“傅靖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对待救命恩人一向是这个态度?”
傅靖年捏着被子的手,不由的一紧。
她那双像深潭般的眼睛望向司清晚。
薄唇勾了勾,好像多了几分的嘲讽。
“你不就是来看笑话的么?
昨天,他也没有阻止旁人为难自己,不对吗?
说白了,也是自己活该。
她从来没奢望过什么。
既然如此,如今他又何苦在这边假模假样的!
在医院时,她会答应到这来,本就是想让他在傅奕的资源上松口。
现在看来,他是要把自己囚禁在他的面前,不给她去碍眼的机会吗?
“不知所谓!”
丢下这么句话,司清晚径直摔门离开。
甚至是,他自己都没想通,自己莫名产生的不快是从何而来
下楼的时候,碰到了迎面而来的李睿。
车子停在别墅外头,他是特意来接司清晚回公司的。
“钥匙不必留给我了!等半个小时之后,会有人来给你安排早餐,你帮傅靖年准备好早餐之后,就自己去上班吧。”
说完,他又从吧台拿了掏了另一部车的钥匙,向着车库的位置而去。
李睿低声答应,又看着司清晚离去的背影也是思ᴶˢᴳ考了起来。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果不其然有人按下了别墅大门的门铃。
傅靖年在房间里头随便洗漱了一下。
在卫生间看见自己的身上换了新的衬衫的时候,不由的走神。
半晌后,敲门声再次响起,阻断了她的思考。
是司清晚的那个助理。
“云小姐,早餐现在已经帮您准备好了,请您下去吃饭吧!”
早餐是见到的清粥,离得近一些,还能闻到些许的药膳味。
傅靖年闻不出来具体的到底是什么。
清粥喝下,又甜又香的味道钻进鼻尖。
傅靖年不舒服了一整天,现在竟然感觉整个人都跟着轻松了很多。
旁边的助理沉默不语,望着傅靖年却不由的蹙了蹙眉。
外卖送到的时候,他瞥见了订单上有备注,说是要一份养胃的早饭。
他原本觉得,沈霁烟既然回来了,傅靖年就应该一点一点的消失在司清晚的世界中。
可没想到的是,司清晚好像对傅靖年有点不一样。
先前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他兴许还能当作没看见,可眼前所见的事实,却不送他忽略了。
随即,他掏了手机出来把消息单独发给了沈霁烟。
另一端,本还在自顾自不痛快的沈霁烟在看见消息的那一刻,面上的惊喜一瞬间换成了愤怒。
立刻就要了地址,连忙叫来司机离开。
用完早餐,傅靖年随即上楼。
随便收拾收拾,她得赶紧回去自己的房子。
等下楼的时候,傅靖年就看见了板正的坐在客厅的沈霁烟,依旧是那副乖巧叫人怜爱的模样。
自然,神色中却不是那样的乖巧温顺,反而是无法忽略的敌意。
傅靖年沉默的看了眼李睿,同他偷偷打量自己的视线对上。
看李睿不自觉的的移开视线,她心底立刻多了些了然。
“傅靖年,你还好吗?”
沈霁烟在看见傅靖年之后,立马就拿出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