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司清晚傅靖年最新章节-新出一本好看的小说司清晚傅靖年

2023-11-28 17:13:25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容:“没关系,我可以继续等,只要你回头,我就会在。”

傅靖年的回答不再是决绝的,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他不能再给傅靖年更多的压力了。

目送着霍离征的车子离开,傅靖年内心同样五味杂陈。

她把嘴里那颗菠萝味的硬糖吃完才回的小区,余光中,她若有若无地看到了小区最粗壮的那一棵树木后有人影闪过。

不管是看错还是真实的有人影,傅靖年也不敢在门口多停留。

哪料,那人影就是冲着她来的。

只要傅靖年走的慢,那个人影也会走的慢,快也是同理。

借着一辆车子的后视镜,傅靖年看清了那一个可疑人员的体型,清瘦高挑,戴着个鸭舌帽,一看就鬼鬼祟祟。

傅靖年想起了新闻上面经常提及的刑事案件,年轻貌美的小女孩因为跟踪狂葬送性命等等,但她不想这么年轻就死掉……

在心理作用的刺激下,傅靖年不顾一切的就脱下高跟鞋玩命一样的向前拼命跑。

可她哪里跑得过一个成年男子,不过几分钟,她和那一个跟踪狂之间的距离就不过十五米了。

她闭上了双眼,心里无时无刻默念着有没有人能过来救救她。

大抵是上天认为她的态度虔诚,她跑着的时候还真撞上了一个挺实有力的胸膛。

像见到了救命恩人,傅靖年抱着对方就不肯撒手了。

“抱歉,我不是有意占你便宜的,主要是我后面有个人一直在跟着我。”

路灯将他们二人的影子拉得斜长,面前人身上的那一股清冽冷香叫傅靖年安心,可她总觉得味道熟悉。

她还没来得及想起味道在哪里闻过,头顶上传来了戏谑的轻笑,那人反手搂住了她的腰,俯身在她耳边如鬼魅般的开口:“哪里有跟踪狂?”

傅靖年身体一抖,才发现她抱的人居然是司清晚!

耳缘处不争气的红了,但这种难以言喻的心情反倒能将她的恐惧驱赶。

刚开始时,她身体还抖得跟个筛子一样,面色都是跟纸一样的苍白。

傅靖年怯生生的指了指身后,想想刚才的追击惊魂,她的眼眸又再次被恐惧填满。

在性命安危面前,她只能认怂。

司清晚另一只手轻轻的拍打着傅靖年的后背,极力安抚着她伤害的情绪。

这时,傅靖年身后只剩下了空无一人的走道。

看着傅靖年依旧紧紧的圈着自己的腰,司清晚不轻不重地捏了一下她的耳垂:“人已经走了。”

像是弹簧一样,傅靖年避嫌的松开了抱着司清晚的动作。

接着,察觉气氛尴尬,她又摸了摸鼻尖,扭扭捏捏道:“谢谢。”

见她又要从自己身边逃离,司清晚这次不再给她机会,一下握住了她还在发凉的小手。

手背上传来暖意,傅靖年的脸开始烧的滚烫。

“你干什么?”她语声里带着怨气。

第114章 不请自来

司清晚不知傅靖年内心是怎么想,总之,他倒是从容的很。

“你就不怕那跟踪狂又来?”

傅靖年被问的一噎,警惕环顾四周的环境,害怕哪个灌木丛中又会出现他的身影。

为了安全着想,被司清晚牵着走就牵着走吧!

傅靖年闭上眼睛,妥协一般道:“待会把我送到我家门口就行。”

身旁人并没有及时应答,只是手插着兜慢悠悠的拉着她走。

到了小区花园,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有不少的大爷大妈看他们肩并肩走,误认为了是情侣,都熟络地笑着跟傅靖年打招呼。

“小云,交了个这么帅的ᴶˢᴳ男朋友?”

“是啊是啊,怪不得前几天说要给你介绍相亲对象,你还不乐意。”

大爷大妈们的讨论声渐起,傅靖年的脸烧的要比刚刚更加厉害。

“阿姨,我确实是她的男朋友,你以后不用再给她介绍相亲对象了。”

一旁,司清晚富有磁性而低沉的声音响起。

众人这才发现,这小伙子看着帅是帅,但是那气质有点骇人了。

不敢多加招惹,大爷大妈们就借着要去跳广场舞的名义离开了。

她咳嗽了声,转头看见司清晚面无表情,都不知道该从哪里解释。

“你不要记恨这些阿姨,他们人挺好的,就是嘴比较碎而已。”

司清晚熟门熟路的进电梯帮傅靖年按下楼层,半晌才说道:“我没有那么小心眼,你人缘还挺好的。”

怎么说。

漂亮年轻还单身的小姑娘一向就是小区里面老年人最爱议论的对象。

她要是跟这些人打不好关系,背地里都不知道该被怎么骂了。

“还好。”她也学着回答的轻描淡写。

傅靖年眼瞅着电梯就要到楼层,解脱一样地就冲出电梯门跑回家。

门要关上的一瞬间,司清晚的手硬生生的阻挡了她关门的动作。

司清晚强制性的掰开房门,在缝隙中探出了他的头。

“你确定不邀请一下你的救命恩人进去坐坐?”

结果就是司清晚没有得到回答,就迈着他的长腿进去了。

傅靖年突然有种被一个新的跟踪狂盯上的荒唐错觉。

她头皮发麻的看着司清晚闯入,愣在原地是拦也不是,赶也不是。

司清晚的唇角扬起了弧度,他不请自来地往傅靖年的沙发上坐下,心安理得地提要求。

“既然来都来了,水总该是有的吧?”

傅靖年额角轻抽了下,耐着性子去给司清晚找一次性塑料水杯。

谁叫今天,司清晚还真帮上了她忙。

司清晚打量着这被傅靖年布置的温馨的小家,他从进门就非常刻意的寻找傅靖年这里有没有男性物件。

结果令他相当满意,一双给男性准备的拖鞋都没有。

当傅靖年拿着水杯回来,见到的场面就是,一个浑身充满禁欲气质的男人手里抱着一个可爱的仓鼠抱枕。

那个男人甚至还在无聊的用手指戳着玩偶。

傅靖年水杯大力的撂在了桌子上,孩子气的夺过玩偶。

“喝完水赶紧离开!”

司清晚不紧不慢的拿起水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啜着水,姿态闲散仿若在喝什么名贵茶水。

“你和霍离征现在关系如何?”

傅靖年脑子里虽然没理清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她回答的特别快。

“正常关系,不该问的你别多问,平常没见你喝水这么慢啊!”

偏偏司清晚直勾勾的盯着她,浑身上下好像都在写着,这件事就是与他有关。

也不知道司清晚今天这是发的什么疯。

傅靖年头疼的揉揉太阳穴,总感觉今天司清晚跟以往不同。

“叮咚。”

一道门铃声打破了他们奇怪的氛围。

紧接着,是沈霁烟甜软的声音:“初玖姐,阿潇是不是在你家啊?”

第115章 梦里都是她

司清晚笑容瞬间垮下,他将手中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并不想起身为沈霁烟开门。

直到敲门声急促的让人无法忽视,司清晚才起身,神色淡漠的开了门。

男人冷淡的态度让沈霁烟感到不适。

“你怎么会在初玖姐这里?”

“顺路看到送她回来而已,别多问。”

他不想解释,跨步走出房门,直接把门关上,不给这两个女人眼神交流的机会。

沈霁烟紧咬着牙关,面露难堪地拖着他的手臂。

“今晚你能不能陪陪我,我最近总是做噩梦,我已经吃过医生给的药了,但还是没有什么效果。”

司清晚撇了眼放在手臂上那只白净的手,想到昨日心理医生的叮嘱,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

计划得逞,沈霁烟脸上露出了羞涩又欣喜的笑容。

司清晚低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