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韩小卿墨泽(韩小卿墨泽)高收藏小说在线阅读-韩小卿墨泽阅读结局

2023-11-28 17:10:03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思都快被吓没了——这太子太狠了!不近女色就算了,简直视女色如猛虎、如仇敌啊!

怎么办?这色诱之路,她可能想的简单了——一旦失败,那就是要命的事!

“姑娘——”

杨嬷嬷招手唤她过来。

韩小卿听到了,忙跑过去,小声问:“嬷嬷,何事?”

杨嬷嬷拎着食盒,递过去,解释着:“太子殿下前两天意欲私自剃发,幸好暗卫阻拦及时,没有酿成大祸。皇上听闻消息,以明空寺上下僧人的性命,连夜派人将太子殿下逼回宫中。如今,太子殿下绝食抗议,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

韩小卿:“……”

所以,让她给太子送饭?或者说劝太子用饭?

“啪!”

是厚重板子击打肉体的声音。

韩小卿闻声看过去,原来那美人已经被拖出来了,还正在旁边行刑。

“啪!”

“啪!”

那一杖杖打得又重又狠,没一会,便见了鲜红,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美人吃痛地惨叫着:“殿下,殿下,太子殿下,奴婢错了,奴婢不敢了,太子殿下饶命啊——”

但声声求饶没有换来原谅。

“堵上嘴!”

殿里传出男人残酷而冰冷的声音。

韩小卿听着,心里一颤,很不争气地怂了:这位东宫太子好凶、好可怕呀!

“姑娘——”

杨嬷嬷把食盒塞她手里,一副托付重任的凝重神色:“劳烦姑娘劝太子殿下用膳。”

第003章 殿下相信我,我绝无勾搭之意。

韩小卿觉得自己很命苦,才过来就要当社畜。

关键自己还没了解墨泽呢,这简直是赶鸭子上架。

但她人微言轻,拒绝不得,只能接了食盒,赔着笑:“呵呵,嬷嬷言重了,不劳烦,不劳烦。”

随后,怀着上坟的心情,轻轻推开了殿门。

泽恩殿里

墨泽还在专心捻佛珠、敲木鱼。

但当殿门推开,哪怕声音很轻微,他的耳朵还是微微动了下,随后,薄唇微动:“出去。”

两个字,依旧冰冰冷冷的。

韩小卿拎着食盒,迈出的步子僵住了——正主发话了,这是进去还是出去?

她站在原地,纠结间,打量着墨泽——男人确实生了一副好皮囊。精致的五官,淡漠的神色,头戴紫玉冠,乌黑如瀑的头发披散下来,坐姿端正,背脊挺直,仪态气质没的说。

许是常年佛门修行,身上飘散着一股温暖细润的檀香,与他冷冰冰的模样相比,这股檀香让他多了几分可亲之感。

韩小卿鼓起勇气,再次迈开了步子。

在离他还有三步远的时候,他骤然睁开眼看过来,那双眼幽幽的冷戾,似乎能直射进人的内心深处。

韩小卿心头一窒,停下了步子,怔怔瞧着他——这般幽冷深沉的眼睛实在不像是佛门修行之人的眼睛啊!

墨泽也在瞧她——女人!又是女人!一个比一个漂亮的女人!他的好父皇倒是好眼光!那胸是要爆开了吗!还有那腰!那般纤细不会折断吗?

他瞧着,心里莫名涌出一股暴戾感,很想伸手掐断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他闭上眼,双手合十,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冷声道:“不想死,就滚出去!”

韩小卿:“……”

果然好凶,好怕怕,但怕也得上!

“杨嬷嬷让我来劝殿下用膳。”

韩小卿表明来意:“只要殿下用了膳,我就滚出去。”

想着他不会轻易配合,很可能还会借着身份施压,忙补充一句:“听说殿下意欲出家,出家人向来以慈悲为怀,还望殿下不要为难我。”

这一句就是道德绑架。

但墨泽还没出家,又是冷心冷情的性子,根本绑架不了。

“你既然知道我要出家,那就知道我为何不用膳。你不让我为难你,那你也别为难我。出去。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这已经是第三遍了。殿下,您不用膳,恕难从命。”

韩小卿说着,打开了食盒,食物的香气立刻飘满了大殿。

墨泽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肚子立刻就鸣叫抗议了。

“咕咕——”

声音在寂静的大殿还很响,搞得画面顿时尴尬了。

韩小卿看着出糗的男人,心里慌慌的:她不会被灭口吧!

事实上,墨泽对于饥饿鸣叫的肚子,并没有尴尬之感,他只是有些烦,世人总是困于笨拙而无能的身体,他要超脱,必须修佛。

“咕咕——”

肚子还在叫,叫得他面色浮躁,他快速捻着佛珠,嘴里低声念着经文。

韩小卿看出他的浮躁,心里慌得一批,很怕他喊人把自己拖出去乱棍打死,但面上稳如老狗:“恕我直言,殿下这般做,不仅于事无补,还愚蠢至极。”

这话就以下犯上了。

墨泽没想到她敢这么说,睁开眼,目光犀利地盯着她,低喝道:“你一个宫女,也敢这般置喙我?”

韩小卿料到他会以权压人,立刻道:“我一个宫女?看来殿下瞧不起我一个宫女。佛门说众生平等,殿下,您这修佛之心不诚啊。”

墨泽:“……”

他被她的话堵住了,一时语塞。

“你不用劝我,我不会用膳的。”

他说着,又闭上了眼,暗觉自己就不该跟一个宫女多嘴。

佛言,慎勿视女色,亦莫共言语。

果真有理!

韩小卿不知他所想,看他这鸵鸟心态,便也不多劝了:“好吧。殿下既然不愿用膳,那我就不客气了。”

墨泽:“……”

怎么个不客气之法?

他听得生出了好奇心——难道她还敢强行喂他吃饭?

想着,眼睛露出一条缝,看她想做什么,结果,就见她拿了筷子,把食物一盘盘摆出来,自己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这女人!竟然敢阳奉阴违!

其实,不怪韩小卿阳奉阴违,她穿成原主后,就没吃过饱饭,没办法,扬州瘦马以瘦为美,古时候,又没运动健身一说,只能过度节食了,原主被一场风寒要了命,原因就是身体素质太差了。

她穿来后,有什么吃什么,但也吃不饱,更吃不好,如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哪里还能撑得住?

她狼吞虎咽吃得欢,还一边吃,一边说:“我替殿下解忧。殿下尽可绝食抗议。您放心,我绝不会让人发现的。”

墨泽:“……”

她是故意气他的吧?在一个饥饿的人面前这么大口吃饭,简直罪无可赦!

“咕咕——”

他的肚子叫得更响了。

饿!好饿!从没这么饿过!胃里火烧火燎的!

他看着盘子里快速减少的食物,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想吃。好想吃。这女人太坏了。简直是蛇蝎心肠!

韩小卿正沉浸美食,看到他咽口水,像是怕他来抢食,迅速端了几盘食物,离他远了些。

墨泽被刺激到了,手捏着佛珠,指着她:“你、你放肆!”

放肆的韩小卿把最后一盘青菜,也端了过去。

她大口吃肉,鸡肉,猪肉,牛肉,羊肉,来者不拒,还有各种汤,也是见样喝一口,显然是霸道吃独食的性格儿,一样没打算给别人留。

墨泽都看懵了:这是哪里来的宫女?怎的这般粗鲁、放肆、没规矩!

“嗝——”

没规矩的韩小卿终于吃饱了,嗯,应该说吃撑了,还不雅地打了个嗝。

“额,不好意思,殿下,我失态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笑,声音才落下,更失态的事发生了——她正弯腰收拾一片狼藉的餐盘,“嘣”的一声,肩带滑落,酥胸半露。

很不巧,她是正对着墨泽的方向。

墨泽就这么不期然地被“色诱”了——还以为她是真的来劝他用膳。果然,最后都免不了这些。

一群庸俗之色!

“啊!”

韩小卿惊叫着双手捂胸,抬头瞥见墨泽眼底的鄙夷,想着外面色诱失败的美人的下场,忙摇头解释:“意外。这是意外。真的是意外。殿下相信我,我绝无勾搭之意。”

第004章 要哭也是去太子面前哭。

墨泽不信她的话,冷哼道:“既然没有勾搭之意,那就滚出去!”

韩小卿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快速整理好衣服,就拎着食盒出去了。

连个告退的话都没说。

墨泽莫名生气,胸膛起起伏伏,差点把佛珠都捏碎了。

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他闭上眼,长长呼出一口浊气,继续念经。

泽恩殿外

杨嬷嬷还在等候。

旁边的施刑已经结束,美人半死不活地滚落到地上,一地的鲜血味很刺鼻。

她捏着鼻子,目露嫌弃地说:“赶紧拖出去。没用的废物。”

“吱呀——”

殿门从里面打开。

韩小卿开门出来,就听到杨嬷嬷这句很势利的话,心里不由得一紧: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应该也会被她骂废物的吧?

正想着,杨嬷嬷就上前询问了:“姑娘,殿下是否用膳?”

韩小卿一听,为了不被骂废物,果断打肿脸充胖子:“用了。用了。”

她打开食盒,给她看吃光的盘子。

杨嬷嬷哪里会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