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韩小卿墨泽(韩小卿墨泽)免费全文阅读小说_(韩小卿墨泽)韩小卿墨泽最新章节(韩小卿墨泽)

qingyu 2023-12-03 14:42:17 18
qingyu 2023-12-03 18
点击阅读全文

怕但紧攥着金手镯,想着那大妹子惊恐的回眸,脑子一热,就扯谎了:“大、大人,我、我刚拉了个姑娘,挺、挺年轻的,说是、说是去宛城,一路上小心谨慎,肚子、肚子饿得咕咕叫,我、我给她饼子都不敢吃,应、应该是你们要找的人。她、她刚刚说尿急,让我停车,然后,往、往那里跑了!”

他故意放慢语速,说的结结巴巴,指了相反的方向,见他们要走,还想着再拖延点时间:“大人,那姑娘犯什么事了?我就一普通小老百姓,我什么都不知道。”

沈卓没听他的废话,看他指了方向,便安排人分散去追捕。

至于自己?

他没去,牢牢坐在马背上,远望着高低起伏的山林,皱起了眉头:这么往山里一藏,还真不好找了。

但不好找,也得找。

殿下发了话,务必追回来。

殿下难得发出命令,他必须把人追回来。

想着,他一扬马鞭,朝着跟那群人不同的方向去了。

吕烽看他去的方向,正是那姑娘逃去的方向,想阻拦,已然来不及,只能双手合十,暗暗祈祷:姑娘,祝你好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第051章 他要是在意我,便该放了我。

韩小卿不停地跑,不停地跑,沿路的枝丫勾破她的衣服,划伤她的肌肤,疼痛、饥饿伴随着疲累一起袭来,压住了她前进的步伐。

“啊!”

她一个没注意,被脚下的石块绊倒,重重摔在了地上。

那膨胀的胸脯直击地面,疼得她当场眼泪飞溅。

除了饱受摧残的胸脯,两手的掌心都擦破了皮,鲜血淋漓的吓人,膝盖也磕着了,疼得她嘶嘶抽气。

她从来没这么狼狈,自从穿越过来,几乎每天都在受伤,娇气如她,委屈地直掉眼泪:她怎么这么惨?这么没用?跑也跑不了!

正哭着,听到了熟悉的马蹄声。

泪眼里,沈卓骑马而来,冷峻的脸,黑色的衣袍飞扬,手中长剑高举,宛如一尊杀神。

她下意识爬起来要跑,但没跑两步,长剑就落到了脖颈上。

韩小卿墨泽(韩小卿墨泽)免费全文阅读小说_(韩小卿墨泽)韩小卿墨泽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韩小卿墨泽)

“宁姑娘,刀剑无眼,还望你爱惜自己,不要再跑了。”

“……”

韩小卿也没力气跑了,双腿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她粗喘着,伸手擦去脸上的汗水,抹得脸上一团血渍,更加狼狈可怜:“殿下让你追来的吗?为什么追来呢?我一个登不上台面的宫女,竟也能劳动你的大驾么?”

沈卓听得皱眉,想了想,还是出声劝了:“宁姑娘莫要自轻自贱。太子殿下……还是在意你的。”

韩小卿一听,只觉可笑:“他要是在意我,便该放了我。他一心修佛,我高攀不起。再留在宫中,我会死掉的。”

沈卓知道韩小卿来到东宫的目的,如果是以前,也会这么想,她色诱不了太子破戒,不能让太子回归红尘,皇后饶不了她,确实,她会死的,但太子不同以往,修佛疑似是假象,那么,她的生机便来了。

可惜,这些他不能细说,只能暗示:“宁姑娘,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太子心里是有你的。你再坚持一下,未来定会贵不可言。”

韩小卿这会正处于消极悲观的心理状态,觉得自己low爆了,一点不信他的话。

“你别骗我了。你放了我吧。便是殿下心里有我,只要我消失,他也很快会忘了我的。”

她仰视着马上的人,泪眼婆娑,哭得凄惨可怜:“沈队长,我们相识一场,求求你,放了我,别抓我回去送死好吗?”

除了卖惨,她取下手腕的首饰,捧到他面前:“这是皇后的赏赐,我都可以给你。沈队长,求求你,放我走吧。”

她实在太可怜了,跌坐在地上,衣衫破烂,头发凌乱,美丽又脆弱,像一朵急需别人保护的娇花。

沈卓从来铁石心肠,但见此情形,也心软了。

如果太子确实一心修佛,如果太子不曾对她动心,他或许真就放了她,但没有如果,他必须带她回去。

“宁姑娘,对不起,得罪了。”

他翻身下马,不顾她的哀求,伸手抓住了她。

韩小卿恨死了他,一口咬在他的右手腕上,下嘴之狠,立刻见了血。

沈卓痛得低叫,拧着眉头,嘶嘶抽气:“宁姑娘,疼,松口!快松口!”

韩小卿不理会,哪怕咬得嘴里都是血腥味,就是不松口。

沈卓没办法,苦着脸,叹息道:“宁姑娘,对不起,这次是真得罪了!”

话音一落,抬起另一只左手,干脆利落的一手刀,砍晕了她。

第052章 撩不动你,我认输,不行吗?

韩小卿是饿醒的。

她睁开眼,一片昏暗,环视一圈,才知自己身在疑似柴房的地方,外面天黑了,世界很安静,只有她的肚子不时咕咕叫出声来。

这是在哪里?国子监还是皇宫?好饿啊。她感觉要饿死了。

“有人吗?”

她捂着干瘪的肚子,勉强撑着身子站起来,走过去拍门:“喂,有人吗?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门外有人看守。

他们是两个年轻的小厮,听到她的声音,低声交谈起来。

“人醒了。这儿我看着,你去通知太子殿下吧。”

“好。我这就去。”

脚步声远去。

没一会,又有脚步声传来。

随后,房门被推开,先是两人拎着灯笼照明,接着是男人一身华服,被人簇拥着走了进来。

韩小卿靠墙坐在肮脏的地上,饿得头晕眼花,听到动静,抬起头,恹恹一笑,笑里有几分讥诮:“你来了。暂时不杀我的话,能让人送点吃的东西过来吗?我饿了。”

原主从小被当做瘦马培养,估计没吃好,饿坏了胃,一顿不吃,就饿得胃里火烧火燎,如同被架在火上烤着。

墨泽看她奄奄一息的憔悴样儿,皱起眉,余光扫了沈卓一眼,像是在说:你就这么看着人的?

沈卓被扫了一眼,心里一颤,暗道:我就是听您命令,才丢柴房的啊。

当然,这话不能说,主子是不会错的,错的只会是他。

“你们两个,快去准备点晚膳送过来。”

他吩咐下人,暗道:早该料到太子殿下就是装装样子,其实还是心疼人的。

“不用。”

墨泽出乎他的意料,出声制止了,冷声道:“将死之人,给她吃的也是浪费。”

沈卓:“……”

将死之人?殿下要杀她?不会吧?他可是推测殿下不会杀她,才把她带回来的。

韩小卿听了,也跟沈卓一样同款震惊,而震惊过后,就是愤怒了:“墨泽,你还是人吗?相识一场,你都要杀我了,竟然还让我做饿死鬼?”

“放肆!”

沈卓被韩小卿的言论吓到了,立刻低喝一声,提醒道:“宁姑娘,你怎么可以直呼殿下名讳?还不快向殿下赔罪!”

韩小卿觉得自己便是赔罪,也改变不了墨泽的心意。既然总是要死的,那就士可杀,不可辱,她绝不向他摇尾乞怜。

“他都要杀我了,我还管他是谁?”

她在他这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u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