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厉先生,你要不要我历史小说-厉尘澜温宁全文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21:11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厉尘澜抱着吃饱的温宁上楼,径直走进卧室。

  本想一股脑将她扔到床上,可走到床边时,厉尘澜却是脚下一顿,最后还是弯下身,将温宁轻柔放到了床上。

  温宁被他从餐厅抱走,其实也是吊着一口气,虽然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可身体却无法自控的僵硬。

  背脊陷入柔软的大床时,温宁闭上的睫毛大弧度抖动了下,吊着的那口气,微微松开了几分。

  厉尘澜将温宁放到床上后,并未起身离开。

  精壮的双臂便撑在了她身体两侧,深邃冷凉的眼眸透过她脸上的发丝,看着她战栗抖动的长睫毛。

  温宁知道他什么意思,所以背脊骨绷着也不敢放松。

  厉尘澜抬起撑在床上的一只手,修长整洁的大手,掬起她脸上的发丝往她脸颊两边拨放。

  “呃……痒~”

  温宁的脸僵硬地轻抖了一下,眼皮下的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也不安地左右滚动。

  终于。

  男人压了下来。

  两人的双唇再次相贴,彼此唇上微凉和柔软的触感,以及那绵软香甜的气息,一如记忆中的那般美好到让人沉迷。

  厉尘澜倏地眯紧眼,一只手从温宁的后背和大床之间穿过,捞起温宁。

  随即捉住她的一双手抬起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抱着她的腰起身,而温宁则转换位置,直接正对着他坐到了他的腿上。

  “唔……”

  温宁惊呼一声,眼球战栗,背脊骨僵硬到不能动弹。

  惶然盯着眼前,那样认真专注深吻着她的沉峻面庞,可心下却陷入无尽的惶恐,无法自拔。

  他的唇退开,不一会儿。

  脖子上蓦地传来一道潮湿,让温宁眼神惊慌颤动。

  眼角挂着一滴未干的泪痕,慌到极点推拒在他肩上的力道却于厉尘澜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厉尘澜眯紧眼,瞳孔里的烈红似要从眼眶挤出来了般,缓缓往下盯着温宁的胸口。

  荫翳的芒光从他冷邃的眼眸闪过时,他猛地咬了下去。

  “啊……”温宁痛得一下掐紧他的肩,红着眼低头看他。

  厉尘澜同样抬眸盯着她,却是越咬越重。

  好痛!

  温宁颤抖地咬紧牙关,指尖用力掐他的肩。

  “……你、别咬了,疼。”

  温宁是想忍住的,可实在太疼了,泣声求饶。

  “好疼……”

  温宁瘦削抖动的肩膀,好似再抖一会儿就能抖散架了般。

  “疼就对了,不疼不长记性。”

  厉尘澜呲了呲牙,殷红着脸松开了牙齿。

  漆黑的眼眸微微往里陷进,大掌在下一刻握住了温宁的衣摆。

  “不、不要。”

  温宁抽气,眼角一抖,眼泪一下就下来了,白着脸忙用手按住他的手。

  “不想我碰你?”

  厉尘澜冷笑,抬眼阴沉地盯了眼温宁,随后掷开她的手,将她的上衣猛地推高。

  一层凉意骤然爬上肚腹。

  温宁下意识地缩紧腹部,纤瘦单薄的身子往后缩躲着。

  双手无力地推着他的肩,摇着头低叫,“你不能再这么对我厉尘澜,你之前答应过我,不强迫我的。”

  “那是以前……”厉尘澜咬牙,“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多害怕失去你,一想到你出事我就快要疯魔了……”

  “厉、厉先生——”

  温宁红着眼睛,看向厉尘澜,没有一刻不心痛的。

  “你哭什么?”

  温宁双瞳晕上凄凉,苍白的小脸被一道道泪痕覆盖。

  在他面前,她显得那样的弱小,不堪一击。

第197章不做,怎么适应

  “这次是我不对,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凶我,我会害怕的……”

  就在温宁小声说话时,小腹再次浮上一抹火热。

  温宁的身子狠狠一颤,无措和羞涩在一瞬间侵袭她的眼眶。

  温宁的脸上的表情有一秒钟的撕裂。

  战栗的抿紧被咬得没有一点血色的嘴唇,喉咙梗着一口气,无声地用两只手去抓扯厉尘澜在她某处轻抚的指尖。

  “嗯……”

  喉咙溢出一声轻哼。

  像是一道催化剂一般……

  厉尘澜却是猛地抱起她,再次将她的小身子放平ⓝⓜⓩⓛ到床上,身形迅速覆下,将她困在身下。

  这样的视角,温宁雪白的身躯便毫无保留的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不要……”

  温宁涨红着一张脸,不停的用手去推厉尘澜的手,两条腿也不安分的蹭动。

  “为什么不要?”

  厉尘澜瞳眸幽深似子夜寒凉无双,缓缓垂下眼眸,看了眼温宁濒临到发红的小脸。

  “我、我得适应一下。”

  随即又羞涩地将头扭到一旁,不敢再去直视厉尘澜的眼睛。

  少女的羞怯显而易见。

  “不做,怎么适应?”

  “你……”

  厉尘澜一条长腿摁压住她胡乱扑腾的双腿,而她打到他胸口的手,他也直接忽略不计。

  “你打吧……”

  厉尘澜眸光幽陷,紧紧盯着温宁的小脸……

  当他的指尖再次触碰之时,温宁崩溃了,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一道轻哼,

  “嗯~”

  厉尘澜仿若听到撩弦之音。

  深黑炎凉的眸子,慢慢涌出层层鲜红。

  猛地。

  厉尘澜低下头,冷薄的唇,烙上了那嫣红的嘴唇。

  一口气汹涌的薄荷凉冲到温宁的喉管,盘旋不散。

  可这时,她反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温宁整张脸通红,从她脑门蹦出的青筋也裹着一层红。

  两人的情绪也是越发激烈,那两条腿在他的压制下分明已是,如何都挣脱不开了。

  可她依然固执地使着力。

  小粉拳,不断打在他胸口……

  厉尘澜满身满血的戾气却在这期间一点点散去,最后竟平和了下来。

  “宁宁,我好想你……”

  薄唇从她嘴巴上挪开,又在她白洁如玉的肚子上吻了一下,才慢慢起身。

  慢条斯理且温柔地把她刚才撩高的衣服慢慢的放了下来。

  而后,跟她一起钻进被窝,那藏在被子下面的一双手,轻柔握住温宁的双手。

  捧着她的手,放在唇间亲吻手上因为打他而发红的地方。

  “疼了吧?”

  厉尘澜的心疼显而易见。

  “……”

  温宁嘴巴喘着气,黑亮的双眼错愕地盯着厉尘澜。

  他,什么时候学会控制自己了?

  厉尘澜轻吻了会儿,便放下她的手,平静地掀开被子下了床。

  “你去哪儿?”

  厉尘澜没说话,而是在卧室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

  最后在床头柜最下格抽屉里,取出了一只医药箱。

  “身上怎么那么多淤青?”

  厉尘澜睨了眼温宁,淡声问。

  “……不小心碰到了吧。”温宁躺在被窝里面,一点不敢露头。

  他前后的反差跨度太大,让她心尖还有些颤抖和不安。

  “怎么?还要我过去抱你?”

  温宁摇头,“你、你要干什么?”

  厉尘澜将医药箱放到床头柜打开,从里取出消毒药水和药膏,“你的腿上和胳膊上有淤痕,我给你擦点药,消得快一点。”

  温宁听到这话,一下子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温宁被掳走的时候,可没少磕着碰着。

  那些人才不会管她死活。

  可再疼也没人管。

  没人心疼的……

  “再哭眼睛都哭肿了。”

  厉尘澜敛眉,冷眸凛凛盯向温宁,面色寡淡,“快把胳膊和腿伸出来。”

  “我没事,都好几天了。”

  温宁瘪了下嘴角,那药膏她知道很管用,但是……

  有点疼,还有点难闻。

  厉尘澜抿紧薄唇,看着温宁,半响,凉幽幽说,“听话。”

  温宁飞快看了眼厉尘澜,便暗搓搓地掀开被子,“我……不想涂药。”

  厉尘澜压低眉,“为什么……”

  厉尘澜声音不大,甚至可以算轻的,虽然冷,但收敛了许多戾气。

  可他刚开口,温宁却像受惊的小猫,身子猛地躲进被窝,“怕疼……”

  厉尘澜见此,挑眉一笑,“疼也得抹。”

  将手里的药膏和消毒药水往床头柜一放,一把掀开被子,拽住了温宁纤细的胳膊。

  “啊……放开我,你放开我……”

  温宁头皮发紧,转身就用另一只手打他的手背,急得慌。

  “听话。”

  厉尘澜眼珠子覆上一层红,咬紧牙根,懒得跟她废话,强拽着她的胳膊给她涂药。

  “嘶……”

  温宁被拽着胳膊涂药,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呼——”

  厉尘澜坐在床边薄薄的嘴角轻张帮她吹气,一点点温凉的风送到她的手臂。

  温宁暗自幽然轻哼了声,悄咪咪地打量着厉尘澜,不过才几日不见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