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打破传统!领略为了陪考研的男友,我在学校当了保安的内心秘密,《小故事》必读章节解谜之旅

小云 2024-06-11 10:45:31 8
小云 2024-06-11 8
点击阅读全文

毕业那年,我在学校悠闲的当起了保安,打算就这么一直安度晚年,然后跟相恋三年才到手的男朋友结婚生娃然后笑哈哈的。

毕竟当年我追他的时候,可没少下苦功夫!

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我把他鞋带系在了一起然后拔腿就跑,抢他排了很久队才买来的鸡腿,甚至在他答应跟我交往的时候,吐了他一身,还错过了第二天的第一次约会。

看啊!我对他的爱多么的溢于言表!

可是,我为他做了这么多,那厮却在要跟我订婚的时候,在我的房子里抱着别的女人乱啃!

还说我是个穷逼?这辈子只配在学校当个保安了??

卧得法克!老娘的亲爹可是本市首富好嘛!就这所学校都是我爹为了让我当保安给我开着玩的!

我追了薛川整整五年,高中的时候我们就是一个学校,他高三我高二。

第一次见他是在图书馆,穿着白色衬衫,校服外套搭在旁边的凳子上,眉目清秀,低头认真的在做着卷子。

当时大部分的女孩子都很喜欢这种类型,我也是。

据说他每天都能收到一大堆的情书和糖果巧克力。

我觉得太俗套了,于是剑走偏锋,天天偶然碰到欺负他,让他记住我。

我在他走路时快速跑到他身边蹲下扯开他的鞋带,又快速跑开,让他想追也追不上我。

在图书馆坐在他对面的桌子,朝他脑门扔纸团,在他疑惑的看过来时冲他做个鬼脸。

又或者在食堂打饭时抢了他的牛奶或者排队半天才打到的鸡腿。

直到有一天,薛川在学校小路堵住我。

他挠挠头,眼神里充满不解,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问我:“同学你为什么总是捉弄我?”

我看着他,眨巴了两下眼睛。

这怎么能叫捉弄呢?只是想引起他的注意罢了。

“薛川学长你好,首先,我不叫同学,我叫包彩彩。”我顿了顿,略有些害羞,“其次,因为你的美貌让我沉迷。”

有点害羞,但不多。

薛川:......

他看了看我,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我猜他应该记住我了。

后来我偶尔就捉弄捉弄他,他也没再说过什么。

高三那年因为他毕业了,常常见不到他还让我郁闷好久。

之后听说他考到了隔壁的大学,就经常溜过去找他,也加上了微信。

在我高三那年开始,我开始追他,请他吃饭,各种好吃的,给他买各种礼物。

我爸是本市的首富,所以这些钱在我眼里就是多花了些我的零花钱,我爸妈本着女儿要富养的理念吃穿用度都是比较好的,更没缺过我的钱,但我从来没跟别人说过我的家境。

高中毕业,我报了他的学校,成为了他的学妹。

这下约他就更方便了。

终于在大三下学期,在我第999次告白,马上就要破1000次的时候,他同意了。

当天晚上高兴的我请全宿舍吃火锅喝酒,我炫了六瓶啤酒,二两白的。

我喝醉了,三个舍友把我抬回寝室,直接错过第二天和薛川定好的约会,睡到下午六点。

不过他并没有怪我,还特别温柔的告诉我没事,带我去游乐园,我头又疼又晕,“哇”地一声吐了他一身。

呵呵,哪也没去成,他安慰了我几句,回寝室洗衣服去了。

我可能喝了假酒,微笑jpg.

薛川从来没有对我发过火,一直都很温柔,所以我们平淡又顺利的交往了一年,在他大四下学期的时候,他告诉我他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我很高兴。

我们商量准备过一段时间就见家长订婚。

后来薛川说他想稳定两年再谈订婚,而且我还没毕业,不要那么仓促。

我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我可以等他觉得稳定了再订婚,反正我也不愁工作。

等订婚了他自然就会知道我家的情况,到时候让爸爸带他接触接触我家的生意。

薛川家庭条件不太好,虽说在城市长大,但父母常年在外打工,从小只有奶奶带他,每个月便只靠着几千块钱来支付生活中的一切开销,我也明白他从小努力学习就是为了奖学金和好一点前途。

所以,我等他。

毕业第二天我就应聘了学校保安,并在学校附近买了个房子,为了工作方便,也为了见薛川方便。

原本只要等着薛川稳定,我们订婚就好了。

可是今天我临时有事,从学校回家,刚开门就看见零零散散的衣服从大门口散落到卧室,以及在我的卧室里忘情接吻,都没有意识到我的出现的薛川和他怀里的女孩。

我发誓,我真的很想把他们两个人按在马桶里好好冲冲脑子和脸!

打破传统!领略为了陪考研的男友,我在学校当了保安的内心秘密,《小故事》必读章节解谜之旅

一瞬间我的大脑有点宕机。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觉得一股血气直冲脑门险些站不稳。

我的手紧紧的握着门把手因为怒气抖个不停。

深呼吸了几次,我渐渐冷静了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找好角度,为他们拍了几张亲密照。

走到客厅用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地上性感至极的白色蕾丝内衣肩带,提到卧室门口,轮圆手臂丢垃圾般将内衣甩到两人正亲的难舍难分的脸上。

看着迅速出现的红印子,我笑了笑,不错,我很满意。

“啊!”毫无察觉的两人被吓了一跳。

“呦,叫的还挺默契,还以为你们感觉不到呢!”从双臂插在一起,斜靠在门边,看着他们两个人慌乱的找东西遮住自己。

薛川一只手提着裤子,踉跄的向我走过来,“彩彩,你怎么回来了?”另一只手伸手就要来拉我。

“啪!”我一巴掌打掉他碰到我衣角的手,他的手背肉眼可见红了一片。

原本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人,一下蹦了起来,拉着薛川的手满眼心疼的揉着,还噘嘴对着他的手呼呼了两下,“哥哥疼不疼?”

我皱着眉看着他俩,感觉好恶心。

那个女生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我说:“你干嘛?!”

???我干嘛?我捉奸啊妹妹!

我怒极反笑,“我干嘛?”我将头转向薛川,“你说呢?”

“她......她是我直系的大三学妹秦怡。”

“哥哥,你跟她废什么话啊,你们都分手那么久了有什么可说的,她还死皮赖脸的总来你的房子住,现在你都跟我在一起了,让她滚啊!”面前叫秦怡的女孩光着身子喊着,厌恶的看着我。

“哼,我舅妈可是教导主任,我爸是集团经理,你配得上薛川哥哥吗?”秦怡目光不屑的看着我,“土包子。”

我身上的定制衣服感觉受到了侮辱。

......

?分手?住他的房子?

我面带疑惑地看向薛川,他低头不语,因为心虚目光躲闪着我。

大致就能知道怎么回事了。

看不出来啊,薛川原来这么能扯屁话呢!

一瞬间,心里对薛川的感情和爱意全都变成了恶心,当初的好好学长形象挥之不见,曾经的点点滴滴的美好彻底崩塌。

“原来我早都变成你口中的前任了啊?”我语气平淡,但心里的苦涩还是红了眼眶。

怎么会不难过呢?八年的青春啊。

低头将心里的酸楚压下去,拍了拍秦怡的肩膀:“妹妹,先穿件衣服吧,我不想看果体表演。”

“你......”秦怡听了我的话一副被羞辱的样子,头发一甩就又回床上裹着被子了。

“......”,行吧。

薛川一言不发的在那杵着,我也懒得理他,径直向床边走去。

“你干嘛?”薛川见我往秦怡的方向走焦急的喊着,秦怡的眸子也警惕的盯着我,生怕我下一秒做点什么。

心下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瞥了他们两人一眼,掏出一把小小的银色钥匙,打开床边一直紧锁的抽屉,拿出一个红本本,扔在床上。

“首先,我和薛川并没有分手,原本我们已经快要订婚了,不过现在,他是你的了。”我将头向床上红本的方向抬了抬,“其次,麻烦你睁大眼睛看看清楚上面的字。”

秦怡不解的看了我一眼,裹着被子一点点挪过去,本子上写着大大的三个字“房产证。”

打开之后,房主名字赫然写着“包彩彩”,哪里有他薛川半个字。

薛川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我讽刺的弯了弯嘴角。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