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萧偃时沈清欢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萧偃时沈清欢全文在线看

baobao 2023-12-02 22:09:24 14
baobao 2023-12-02 14
点击阅读全文

沈清欢转过身,半真半假道:“我担心你。”

今夜的月光很亮,从窗沿爬进来,无需烛光沈清欢也能看清对面的人。

京城的女子称符戾为“京城第一美男子”,沈清欢之前只觉过于夸张,如今忽觉也并非不无道理。

符戾的身形略显瘦削,却并不显单薄,衣衫半敞,月光般白的肌肤,隐隐露出腰线的弧度。

棱角分明的面容,薄唇比那蔷薇还要艳丽,那双桃花眼仿佛看谁都温柔至极。

符戾挑眉看她,直至盯得沈清欢有些无措地移开视线,他才戏谑道:“我死不了,你放心,即便是死,我死之前绝对会带上你一起的。”

沈清欢愣了一下。

她在符戾身上亦闻到了血腥味。

沈清欢的视线下移到符戾的腰间,才发觉那里的衣裳渗着点点红色。

她的眸光一颤。

萧偃时沈清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萧偃时沈清欢全文在线阅读

符戾顺着她的目光自然也发现了,十分自然地拢了拢衣裳,扣住沈清欢的肩就将她转了个圈,声音轻佻,动作却不容拒绝。

“阿欢,男女授受不亲,你再看可是要负责的。”

“时候不早了,回房吧,明日还需出门。”

沈清欢就这么被赶回了房。

可她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为何符戾从不让她看治疗过程?

第二日。

清晨时分,昏昏欲睡的沈清欢被敲门声吵醒。

沈清欢起身打开门,门外的是懒洋洋打着呵欠的符戾。

分明往日里符戾都是晌午才起身的,沈清欢疑惑道:“怎么了?”

符戾无奈又无言地看了她一眼,才说:“我昨天不是说了,今日要出门?”

沈清欢愣住,回想起来,的确如此。

接着,一个竹编的箱子就被丢到她手里,是符戾的工具箱。

即便相处了数日,沈清欢仍不知符戾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像是大夫,又像是商贩,又像是贩卖情报的贩子……简而言之,好像他什么都做。

“拿着,走吧。”

符戾解释道:“离京时间推迟半月,沈老夫人邀我过去。”

“沈老夫人?”

“便是那沈将军的母亲。”

沈清欢点头。

沈将军……

她这几日戴着斗笠在街上时,倒也听闻过不少关于她的事。

传言中,这位沈将军忍辱负重一生,受尽苦难,只为了守下一个人命关天的秘密。

当秘密不再需要她以命相守之时,她又毅然决然地投身入战场,以身御敌,换来了千万人的活路,守住了岌岌可危的城墙。

最后这位沈将军死在了战火纷乱之中,死无全尸,只剩下一柄断掉的红缨枪。

她终于如愿回了家,却只剩下一个排位和一支枪。

沈清欢心中默默为她祈求:愿她的灵魂已安然归家。

一刻钟后,沈府。

沈清欢跟在符戾身后,缓缓走进府中。

透过黑纱看到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在一个十几岁少年的搀扶下走出。

不知为何,从靠近沈府的那一刻起,沈清欢就觉心口闷闷的。

她攥紧了心口,尽量轻缓地喘着气。

忽地,就听那名少年开口:“这位姐姐可是有何不适?”

第27章

闻声,沈清欢微微一颤。

其余人也不禁看了过来。

符戾微微扬眉,似在问她怎么回事。

沈老夫人亦看着她,瞳孔微张,似乎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

沈清欢不免有些拘谨,垂眸作揖道:“实在抱歉,想来是将军府威严,使得在下有些紧张,我去门外等公子传唤。”

语落,沈清欢便躬身退出了大厅。

身后又听见少年的声音:“清礼当尽地主之谊,去照看一番。”

那位少年也跟随着一同走了出来。

沈清欢有些怔愣,他在刻意与自己拉近距离。

可她也明白,她应当是又被错认为是那位沈将军了。

沈清欢暗自轻叹一口气。

心说:“若她真是那刚烈勇敢的沈将军,那可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可她不过是一个身患剧毒的普通人,没有那么坚韧不拔、没有那么深的家国大义。”

退至门外,沈清礼领着她来到院中的凉亭之中。

沈清礼命人上了一盏茶,轻声问:“姐姐如何称呼?”

“少将军唤我阿欢便是。”

沈清欢淡淡回答。

沈清礼愣了一下,在口中轻声复述了一遍:“阿欢……”

都说沈家少将军沈清礼人如其名,清礼数懂人情,练功刻苦,少年老成。

如今看来,倒也不假,面前的少年言行举止之间,皆令沈清欢感到舒适。

沈清欢也不吝啬自己的夸赞,直言说:“少将军果真如传言中那般优秀,沈家两位将军皆是架海金梁,想来沈老夫人可谓教子有方。”

沈清欢的本意是表明自己的欣赏,可话说出口后,沈清礼的神情却有些僵硬。

她倏然闭嘴。

寂静了几息后,沈清欢开口道歉:“若有何冒犯,是在下无知,还请少将军莫要放在心上。”

沈清礼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无事,并非是你的缘故,只是想到了我的姐姐。”

他抬眸望进沈清欢的眼,隔着一层黑纱。

沈清礼问:“阿欢姑娘会舞枪吗?”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令沈清欢有些茫然,她缓缓道:“应当是不会的。”

“应当?”

沈清欢直言:“未曾尝试过,所以不知。”

她醒来还不久,就连对于自己本身都还有许多地方未弄清楚。

沈清礼眸光微闪:“阿欢姐姐,可要试试?”

沈清欢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院中便有一杆枪!

她心中莫名发痒,却踌躇道:“是否有些不妥……”

毕竟今日与符戾前来可是为了正事,虽她并不清楚具体何事,可在沈家院中耍枪实在是有失礼节。

在她犹豫之时,沈清礼已然起身,拿起那长枪便向她抛来:“有何不妥,我沈家在京中便开了一间武馆,常有弟子会来沈家求教。”

沈清欢不假思索便接住了,抓紧在手中,心中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下人端上来一柄新的长枪,递到沈清礼手中,他接过枪的一瞬,眼神便坚毅无比。

“在下先演示一遍。”

沈清欢看着少年一席白袍飞扬,枪尖如雪,眼眶竟有些发热。

她也试着舞动长枪,惊觉自己仿佛曾经练过千万遍似的!

第28章

知晓该在何处发力,在何时挥出。

沈清欢心头狠狠一颤,有什么东西似要破土而出,脑海中出现朦胧光影。

这时,一声尖细的声音忽地响起。

“皇上驾到!”

沈清欢的思绪被打断,倏然停下手中动作,还未缓过神便被沈清礼拉着行礼。

院中下人亦纷纷跪下:“参见陛下!”

“平身。”

萧偃时的视线直直落在沈清欢身上。

沈清欢低垂着头,不敢去面对那股灼热视线,心口砰砰直跳紧张不已。

前一次萧偃时做的事仍历历在目,此人是个疯子!一旦被咬住了就不松口!

所幸,萧偃时并未一直看着她,因沈老夫人从屋内走了出来向他行礼:“老身拜见陛下!”

萧偃时忙走上前去,托住了沈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不必多礼。”

他又关切道:“老夫人的身体如何了?”

男人面上带着柔和笑意,与那日冷硬而疯狂的神情截然不同。

沈清欢暗自咂舌,心说,这人还真是有许多面,不愧是帝王之家,整日里勾心斗角。

沈老夫人开口:“多谢陛下关心,符公子给老身看了,老身无事。”

萧偃时这才注意到符戾,他混在人群中,浅笑着行礼。

萧偃时眼眸微冷,他早该想到,沈清欢在此,符戾便也会在。

他垂下眼眸,神色懊悔道:“是朕疏忽了,朕这就安排几位御医在沈家长住。”

沈老夫人叹息一声:“陛下无需如此,老身担当不起啊!”

萧偃时眉眼下压,轻轻拍了拍沈老夫人的肩,眸光晦暗。

“老夫人严重了,阿欢是朕的妻子,自当替她孝敬您,您无需妄自菲薄。”

听闻自己的名字,沈清欢下意识地就看过去,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眼。

萧偃时在看她。

沈清欢心一下揪紧,忙移开了视线。

原来那位沈将军也被唤作“阿欢”,真巧。

可是……真的都是巧合吗?

一件两件事是巧合,那三件四件呢?她也叫“阿欢”,她会舞枪,她与沈将军生得一模一样,她对沈府莫名地熟悉。

沈清欢的心隐隐开始动摇起来。

符戾默默地看着沈清欢的情绪变化,桃花眼微微眯起。

他怎么会看不出沈清欢的动摇。

似乎……玩脱了啊……

符戾眼神一凛,转身朝沈清欢走去:“即问诊已结束,草民便与下仆先走一步了。”

沈清欢手中一沉,是符戾的药箱又交予她手中。

她这才堪堪回神,抓紧了药箱上的带子,沉默着点头,跟着符戾一同离去。

才转身迈出两步,却被沈清礼叫住了。

“阿欢姐姐!”

沈清欢回过头:“少将军还有何事?”

众人的目光又一次落在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baoba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