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经典语录 >> 浏览内容

热门小说已完结许哲鸣安芷汀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许哲鸣安芷汀安芷汀许哲鸣全文阅读大结局

qingyan 2023-12-05 18:48:46 17
qingyan 2023-12-05 17
点击阅读全文

想了好久,我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回过去,“还没定下来,反正也不顺路,不用管我了。”

当天下午,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只写了五个字,“我们回家了。”下方的两张图片,一个是两张机票的订购记录,另一张是两只牵在一起的手。

我的心好疼!

我一个人拎着行李箱跨山越海的踏上回家的路。

北方的寒假时间比较长,我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里多窝些日子,也可以每天都吃到妈妈做的饭菜,这是我在学校最梦寐以求的。

许哲鸣比我早回来几天,知道我回来以后,他不时的会敲我家的门来坐一会儿,和我聊聊天儿。

每次来他都是笑呵呵的,我不知道他是在表达歉意,还是有意求和,或者只是同龄人之间应有的交流。

不管哪一种,过去的已经过去,发生的也无法挽回。

他给我讲学校里的奇闻轶事,说他和花蕊的寝楼离得有多近,说他们都去哪里玩儿过,然后把他们的合照一张张的展示给我看。

我给他讲北方的鹅毛大雪和房檐下又长又直的冰溜子,我讲那些不怕冷的北方人砸开厚厚的冰面跳进去游泳,我讲那边的锅包肉酸酸甜甜比我妈做的还好吃。

他多数时间静静的听着,偶尔会露出浅浅的笑容,有时候说我是个贪吃鬼,有时候叮嘱我注意保暖别感冒了,有时候会说安芷汀你一个人在那里要多照顾自己。

我把他所做所说的一切全部归于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怀,不敢多想,也不敢真的听进去。反正我的日子还是要我一个人过,其他的都是浮云。

有一天他进来,我正把双腿搭在茶几上,弯着腰身狂啃西瓜,弄得脸上和两条胳膊上都是西瓜汁。

他瞪了我两眼,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丢给我,语气颇为嫌弃,“你看看你哪有个女孩的样子,哪家男孩愿意做你男朋友啊。”

所以,你才把我的喜欢当成垃圾一样践踏,才把我损得那样不堪吗?

第10章大哥

我的心脏猛地疼了一下,甜脆的西瓜立即索然无味。

我敛住眉眼没吭声,把手里的西瓜皮扔到果盘里,默默的擦我一身的狼狈。

许哲鸣,你是无心的调侃还是有意的贬低我呢?

你那么好,喜欢过你的我,要怎么努力才能再喜欢上别人?

热门小说已完结许哲鸣安芷汀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许哲鸣安芷汀安芷汀许哲鸣全文阅读大结局

我不知道我这一生,是不是就要这样默默的守着我年少时的情怀,孤独的一个人到地老天荒。

许哲鸣,杀人诛心,你不要这么狠好不好?

不给我喜欢就够了,不要再夺走我一个人生活的坦然。

离我远一些吧,求你!

春节到底还是两家凑在一起过的。

我们一家三口老早就被凌叔拎到他们家,妈妈和阿姨研究年夜饭的菜谱,爸和叔叔大呼小叫的杀象棋。

窗子上贴了窗花,阳台上挂着小巧的彩灯,外头不时响起的鞭炮声,电视里播放的关于新年的各种话题,都把年味儿渲染得更加浓郁。

我无事可做,几次想回家窝在我的小屋子里,都被阿姨拉住了,要我去许哲鸣的房间和他一起玩儿。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去,而是窝在沙发的角落里一个人刷手机。

曾经发生的事情如同座右铭一样时刻悬挂在我头顶,我不敢稍有遗忘。许哲鸣为此道过歉了,可我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槛。

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过小心眼,我只知道,我心上始终有条长长的伤疤在流血,可能永远也不能愈合。

我一边拼命的喜欢着他,一边抵触着他的靠近,我这是怎么了?

“干吗一个人在这,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

手机被突然抽走,我吓了一跳。

许哲鸣个子高手也长,他一手拄在我旁边的沙发扶手上,一只手把我的手机举到眼前看我的手机页面。

实在闲得无聊,我刷出一部好久之前的仙侠剧在看。选择这部不是因为它多么好看,而是因为它够长,用作打发时间再合适不过。

“我看剧呢,快还给我。”我伸手去抢手机,他动作很快的把手朝后一扬,瞟了我一眼,转身大步跑了,“想要手机来我房间拿。”

我不想去他的房间,更不想追着他走。

可想起我手机里还收藏着很多他的照片,其中很多是我偷拍的,存了好久,他并不知道。被他看见少不得又会多想,只好起身过去找他讨手机。

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桌边了,一手拿着我的手机,一手勾起食指不断的曲伸,“进来,咱俩一起看。”

他开心的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眼底星光闪动。

许哲鸣,你喜欢的人不是我,那就不要给我错觉,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守着自己的一隅天地不行吗,为什么老是要来打扰我?

“我不进去了,你给我送出来。”我承认这样的我有点小矫情。

“不敢进来了?呵呵,安芷汀你怎么变得这么脸皮薄了呢?小时候我们都在一起睡过不知道多少次,三岁时还尿过我的床。现在倒不好意思了,真逗。”

也许他只是想要我进去才说了这些话,没什么其他的意思。

不知是不是我敏感,我总觉得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在说我小时候脸皮厚,总是粘着他。

这些话和中秋并影,我又看到他站在那里目光冷戾的讨伐着我。

我的心口开始密密麻麻的疼。

我的那些青春,那些甜甜的喜欢,不该这样被他误会和践踏。

“那时候我小,不懂男女有别,对不起。网剧你喜欢就先看着吧,我看电视也行。”我垂下眼睛,淡淡的说。

转过身我就要离开,他不满的叫住我,“喂,安芷汀,你不是这么玩儿不起吧,开个玩笑也不行。你们小姑娘啊,就是心思多。给你给你,像我愿意看似的。”

他扬手把手机抛给我,我忙不迭的接了,眼角余光瞥到他黑着的脸上那抹无奈。

我不觉有些头疼,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才好。

我离得他近了,他厌恶。我离得他远了,他又说我玩不起。

不论我怎么做,他总是能挑出毛病。

手机拿到手,我却再没有心思追剧,而是不断的咀嚼他刚刚说过的那句话。

你们小姑娘啊,就是心思多。

你们两个字指的是我和谁呢?他从小性格特殊,不喜欢和女孩子来往,我在他身边算是一枝独秀。那个谁不用想也知道,是花蕊。

他从不是我的,没有属于过我一天。而我付出的那些心意,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罢了。

想明白以后,我打开手机相册,把那些长年累月积累的照片一张张删除。

做这件事时,我如同给自己抽筋扒骨一样,很痛苦,很不舍,也很平静。

全部删掉就好了,以后不会再有羁绊。

快九点的时候,大哥打过来视频电话,热热闹闹的聊了好一会儿。

“小月啊,快来,你大哥有话和你说。”

我乖乖的坐在阿姨身边,手机屏幕里许哲鸣安静的注视着我,眼底拢着点笑意,“小月,我一直跟着教授在外边采风,没能去接你。怎么样,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qingyan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