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故事小说 >> 浏览内容

许哲鸣安芷汀(安芷汀许哲鸣)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安芷汀许哲鸣)的小说(许哲鸣安芷汀)最新章节

tingfeng 2023-12-05 18:39:44 18
tingfeng 2023-12-05 18
点击阅读全文

乐呵呵的在两位室友“无药可救”的注视下,欢快的跑下楼去和大哥会和。

按照惯例,只要大哥在校,一定会来接我吃饭的。虽然说昨天有点小小的不愉快,但大哥那么豁达,怎么可能和我生隔夜气啊。

我想得还挺美的,蹦蹦跶跶的跑到宿舍楼大门口,四处撒目寻找大哥堪称伟岸的身影。

宿舍门前没什么遮挡,也没有什么人,可我把眼睛都瞪酸了,也没找着大哥在哪里。

大哥昨晚喝了不少酒,应该是起晚了。

没事,我打个电话催催。

电话拨过去,那边倒是比昨天晚上好一些,最起码开机了。先是平稳的蜂鸣音,然后,无人接听自行挂断。

“大哥快起床吧,该吃早饭了。”

不接电话肯定是不方便,大哥他可能在上洗手间。

没事儿,再发个消息试试。我又发了一条信息,然后开始等。

结果,和昨天晚上一样,石沉大海。

同学们一个个的从我身边走过,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秦小航和吴子奇经过我身边时,过分得连看都没舍得看我,这把我气得。

我一直等到还有十五分钟上课,大哥也没来,我的早饭也没吃,只好饿着肚子跑到教学楼上课。

大哥他,第一次没有通知我的爽约了。

早上少吃一顿饭没什么,可天天大哥接送惯了,他忽然消失,我这心里空落落的不得劲儿,像少了什么似的,连课都听不进去,气得教授敲了两次我的桌子。

中午和早上一样,我等了大半个小时,大哥连个影儿都没见着。

我有些慌了,掏出手机又打了好几个电话,那边一水水的无人接听。

不死心的又打给赵怀义,打给林峰,居然没有一个接电话的。

第44章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有些慌了,掏出手机又打了好几个电话,大哥身边那几个凡是我知道号码的全都打了一遍,那边一水水儿的无人接听。

许哲鸣安芷汀(安芷汀许哲鸣)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安芷汀许哲鸣)的小说(许哲鸣安芷汀)最新章节列表

不死心的又打给赵怀义,打给林峰,反复打,居然没有一个接电话的。

这帮子人集体玩儿失踪?

大哥不是出事了吧。

我慌乱的撒腿就跑,穿过蔷薇花廊,一口气跑到研院儿,冲进画室。

却发现画室的大门紧闭,不管我怎么敲,都没有人应我。

完了,我找不着大哥了。

我的天塌了。

失魂落魄的回到寝室,连饭也没心思吃,直接躺下就睡。

下午没有课,我自欺欺人的一直睡到快五点才起床,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大哥都说了,要把我喂胖点,哪顿饭少吃都不允许。

我承认我是故意的,我就是要饿着我自己。大哥说他要喂养我,我都两顿没吃了,肯定又瘦了,大哥他不可能看着我没饭吃不管我。

于是我饿着肚子,一门儿心思的等着大哥他来找我。或者,他告诉我他在哪里,我去找他也是可以,多远我都去。

直到晚上天都黑透了,微信发了数十条,电话打了几十个,大哥还是无声无息的。

我是又一次被无缘无故的放弃了吗?

晚上熄灯后,我藏在被子里,一个人委委屈屈的哭了。

我真不知道大哥他为什么要不理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啊,让他那么生气。

大哥也把我扔下了,以后又是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我想起高三那年中秋以后,我由整天跟在许哲鸣身后,变成一个人独来独往。那段时间,我每天心里都空荡荡的,好像被全世界抛弃了。

那些个难过到骨头都疼的夜里,我无数次哭着入眠。

现在的我,仿佛又回到那个时候,一个人默默的承受所有的一切。

我告诉自己没什么的,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抛下,没什么的,哭过这一次以后就不要再哭了。

哭了好久,一直哭到昏沉沉的睡过去。

不到六点我就醒了,也没惊动秦航和吴子奇。一个人悄悄的起床洗漱,然后坐在桌前读书。

六点半,外边走廊里有了动静,秦航和吴子奇也揉着眼睛坐起来。

我朝着她们笑了笑,“我一会儿去食堂,要给你们带饭吗?”

吴子奇顶着一头乱发过来摸了摸我的脑袋,又往自己额头贴了贴,“没发烧啊,小月你这是闹的哪出儿啊。”

我心里惨然,没闹哪出啊,就是没有人管我了,我又要自力更生而已。

“没闹啊,我只是要去食堂吃饭而已。昨天一天没吃东西,我很饿了。”

“小月,你是不是哭了?”秦航盯着我肿肿的眼睛问我。

“是啊,不过今天我不会再哭了,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说完,我打开寝室的门走了出去。

都下到二楼了才发现忘记拿手机,又返回去拿。

秦航她们两个正在洗手间一边洗漱一边闲聊,话题是我。

“你感觉到没,小月今天不太对劲。”

“霜打的茄子一样,明明伤心得不得了,偏偏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可不是,故作坚强的小模样,我看了心里有点酸。”

“要不咱们帮帮她吧,她那样我也难受。”

“有些事情,还得她自己想明白。再说......”

我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什么东西,喀的一声惊动了秦航和吴子奇,两个人顶着一脸白沫沫愣住了。

“我是回来拿手机的,这就走了。小航,子奇,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我平静的笑着说道。

大哥不再理我,其实我并没有多么难受,只是心里有块地方空的。

不过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

这一切不过是过去的重演,我挺得过第一次,也挺得过第二次。

更何况,这是和我什么约定都没有的大哥。

我想他一定是给家里打过电话了,知道了花蕊才是他们的家人。做为一个外人,他能照顾我这么久,已经很不错了,我不该奢求太多的。

我不怪大哥,真的,这是我的命运。

林大有四个学生食堂,每个都有五层楼那么高,南北各大菜系都有,并不缺吃的。

只不过林大的学生也多,每天高峰期的档口前都排着长队。好多心仪的菜品,不早点来通常抢不着。

我到食堂的时候,已经熙熙攘攘的到处是人。

小笼包的档口前排着二三十人,水饺的窗口排的人比小笼包那里还要多。

我乖乖的排在小笼包的队伍后面,跟着前头的同学一步一步的朝前挪。

等了大概十五分钟才轮到我,端着餐盘在就近的一个空位置上坐了下来,开始一口包子一口粥认真的吃。

“你是小月妹妹?”

我正吃得专心,对面的同学迟疑着开口。

抬头一看,居然是腾静学姐。

我心口一滞,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什么破食堂啊,想见的人见不着,想躲的人躲不开。

“怎么样小月妹妹,你把我的信交给清尘了吗?他说什么?”学姐把餐盘放下,直接坐在我的对面。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tingf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