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程娇娘谢淮礼小说《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在线阅读

小玲 2024-03-23 18:09:21 11
小玲 2024-03-23 11
点击阅读全文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这书“小酒三杯”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讲述了程娇娘谢淮礼的故事,看了意犹未尽!《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这本连载中的宫斗宅斗小说已经写了341848字,最新章节第163章 你别来无恙啊?。

一、作品简介

小说《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酒三杯,主角是程娇娘谢淮礼。主要讲述了:“小公子大名谢淮礼,小字衡之,小夫人可记住了。”谢淮礼。衡之。程娇娘在心里念着这两个名字,她不识字,不知道这【谢淮礼】【衡之】,是哪些字,怎样写,又有什么寓意。程娇娘有些沮丧,他是那么了不起的人物,她……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这本小说是我一直从头连着看到尾的书,好看,我喜欢看小说,看过很多,喜欢看完结的书。这本还是唯一一本每天追着看的,现在每天只能看一集实在是不过瘾。

三、作品赏析

“小公子大名谢淮礼,小字衡之,小夫人可记住了。”

谢淮礼。衡之。

程娇娘在心里念着这两个名字,她不识字,不知道这【谢淮礼】【衡之】,是哪些字,怎样写,又有什么寓意。

程娇娘有些沮丧,他是那么了不起的人物,她离他太遥远了,遥远到连他的名字也不认得。

问了这么久,越问,越发现没有任何一件自己能为他做的事,程娇娘有些泄气了,打算回屋去。

才走到屋前,便见青萝迎了上来,梳洗打扮过后人已经焕然一新。

程娇娘看见她诧异问道,“不是让你先好好休息?”

青萝现在哪里睡得着,她浑身是劲想为程姨娘卖力,因此把自己收拾齐整后便马不停蹄来伺候程姨娘。

程娇娘无奈地笑了笑,也没再说什么,由着她跟自己进了屋。

青萝刚才拜见她时光顾着激动抹眼泪,此刻立在她身边才看清她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惊艳感叹。

那日她穿着一身粗制的衣裙进府,虽然容貌美丽,却也难掩乡土气,今日装扮过后,当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就是不知为何,她面带愁容,眼下还有乌青,青萝忍不住问道,“小夫人可有什么烦忧之事?说出来奴婢或可为小夫人分忧。”

程娇娘经此一事,也把青萝当成了自己人,便坦白道,“侯爷待我极好,我有心报答,可又不知道能为他做些什么。”

青萝被程娇娘的淳朴心思逗笑了,劝慰道,“小夫人多虑了,小夫人腹中怀着侯爷的孩子,只要照顾好自己,生下小少爷,就是对侯爷最好的报答。”

程娇娘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话是这么说,那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青萝见她还是愁眉不展,转了转眼珠又道,“小夫人不若给侯爷做个荷包?侯爷什么也不缺,能收到小夫人这份心意,定然高兴。”

做荷包?

程娇娘的眼睛亮了起来,琴棋书画这些贵女们的才艺她不通,针线却是会一些的,以前娘还夸她的针线活做得好呢!

她面容一下明朗起来,她能为侯爷绣荷包,绣绢帕,绣各式贴身物件,就这么办!

青萝见她总算高兴了也跟着高兴,立即就出去给她找绣样、针线和布料。

侯爷院中从前并无女眷,自然就没有这些家伙事,青萝遣了院中一个小丫头,让她去外院找文总管,就说程姨娘这里要做针线的活计。

文政一听就慌了,他以为自己考虑不周到,让程姨娘院里短缺了什么,急急问来的小丫头道,“可是程姨娘缺什么?我立刻让府里的绣娘加急做。”

小丫头却摇了摇头,“回文总管,青萝姐姐吩咐了我,就专要些家伙事回去,许是我们姨娘自己想做着玩的。”

文政这才缓了口气,不是他怠慢了程姨娘就好。

他作为府里的总管,各院里的动静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以现在侯爷对程姨娘的宠爱,若是他敢得罪程姨娘第二次,这个总管之位他就要拱手让人了。

他让小丫头先回去,不一时,一个管事领着一众小厮,竟抬了十几匹布进入院中,还有几个小厮抱着几个大篮子,里面是花花绿绿各种颜色和材质的彩线。

程娇娘和青萝都惊呆了,唯有陶妈妈很淡定,这个文政,真是个千年的老狐狸,难怪坐上了这个侯府总管的位子。

这么些东西正房根本放不下,程娇娘只得让他们先放进了一个空置的厢房。

看着眼前堆起的小山,程娇娘哭笑不得,荷包还没个影儿,倒是先费了府里这么些布匹彩线,这得要多少银子呀!

文政办事心细,不光送来了布匹针线和绣样,还送来了一些侯府的绣娘们做的绣品,给程娇娘参考。

程娇娘发现,这些绣品用的针法和技法都是她没见过的,他们乡下人做针线活,就是讲究结实牢靠,但侯府绣品的针法特别复杂,重视的是绣出来的花样美观。

她还得从头学起。

程娇娘于是让青萝拿了些针线布料回正房,让陶妈妈和青萝从针法开始教她。

谢淮礼晚间下朝回内院看她时,进了正房看到的就是这热火朝天的景象,各色的丝线散乱地铺了一整桌,主仆三人都举着一个绣绷手中忙个不停,还叽里呱啦地互相交流着。

谢淮礼脚步一顿,愣在了门口。

门外守着的小丫鬟扬声说了句“给侯爷请安”,三人这才发现门口的谢淮礼,都放下了绣绷起身给他请安。

谢淮礼先看向程娇娘,一眼就发现了她眼下的乌青,皱起了眉。

他过去拉起程娇娘的手,许是一整天手里一直在忙活的缘故,今天程娇娘的手是温的,谢淮礼面色好了一些,但还是抚上她的眼问道,“这是怎么了?昨夜没睡好?”

陶妈妈叹了口气,果然逃不过去,开口解释,“这都是老奴——”

“是妾身做噩梦了所以没睡好。”程娇娘打断了她。

谢淮礼盯着程娇娘心虚回避的眼神,又看了看陶妈妈想说什么又无奈的样子,没再追问什么,对陶妈妈道,“去叫厨房送一桌膳过来。”

“妾身已用过膳了。”程娇娘想阻拦,她想起昨日谢淮礼说让自己陪他用膳,结果是专门给自己叫的。

可是没人理会她,陶妈妈领命去了,谢淮礼指着桌上的针线布料又吩咐青萝,“把这些都收起来。”

说罢他牵着程娇娘去了里间,他自己叉开腿坐在了贵妃榻上,将程娇娘拉到他双腿间,伸手抚上了她的肚子。

程娇娘被他圈在身体中间,感受着他身上腾腾的热意环绕着自己,一如他带给她的那种感觉,照顾,保护,温暖。

她想起白日里陶妈妈告诉她的那些话,他现在变成了一个大英雄,可是曾经,他也只是一个遭遇意外痛失双亲的孩童,那样地孤苦无依过。

他是怎样穿过那些伤痛,一路走到今天的呢,一定很累很疲惫吧。

想到这里,程娇娘心中酸软,看着眼前的谢淮礼,她忍不住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好像抱住了当年的那个孩子。

小说《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试读结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