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品美文 >> 浏览内容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程娇娘谢淮礼小说在线章节目录阅读最新章节

小雯 2024-03-23 18:17:32 8
小雯 2024-03-23 8
点击阅读全文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程娇娘谢淮礼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小酒三杯。《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63章 你别来无恙啊?,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41848字。

一、作品简介

小说《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是由网文作者小酒三杯所著,主角是程娇娘谢淮礼。主要讲述了:谢淮礼将寝衣伸到被中,摸索着给她穿衣,期间难免手捏在她身体各处软肉上,触手娇软滑嫩,直勾得他手像被黏住了般,舍不得放开。他暗骂自己禽兽,人都已经这样了,他还在这里想入非非,强忍着身下的硬挺勉强给她穿好……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小说免费阅读

二、书友评论

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这本小说是我一直从头连着看到尾的书,好看,我喜欢看小说,看过很多,喜欢看完结的书。这本还是唯一一本每天追着看的,现在每天只能看一集实在是不过瘾。

三、作品赏析

谢淮礼将寝衣伸到被中,摸索着给她穿衣,期间难免手捏在她身体各处软肉上,触手娇软滑嫩,直勾得他手像被黏住了般,舍不得放开。

他暗骂自己禽兽,人都已经这样了,他还在这里想入非非,强忍着身下的硬挺勉强给她穿好了衣服。

才给她归置好,身后响起推门的声音,谢淮礼转身,是那个去通报说程娇娘昏倒的丫鬟。

“侯爷······”这次她从进门起全身都作出了模仿程娇娘的怯弱姿态。

谢淮礼转身看着她,眼前丹枝的样子,她去前院通报时脸上的喜色,无一不让他想起了,当年在北地千方百计接近他父亲的那个女人。

8岁那年,他爹娘就是死在了这样的女人手里。从此谢淮礼便厌恶极了女人。

丹枝看他眼也不眨地盯着自己看,激动得整张脸都红了,正要迈步上前接近谢淮礼——

“咻——”

一道黑线闪过,丹枝还未及反应,突然感觉自己右脸传来巨痛,用手一抚,竟看见了满手的血。

“啊——”丹枝惊叫出声。

“滚出去。”她尖利叫嚷的声音让谢淮礼变得更加厌恶。

丹枝还呆在那里瞪着她手上的血,她的脸被划破了!

那可是脸!她毁容了!她还未嫁竟毁容了!

谢淮礼抬手,“再不出去,我这里还有。”

丹枝闻言惊恐地看过去,他指间捏着一个黑色的尖头,顿时反应了过来,软着腿跑了出去。

正在这时青萝带着葛郎中到了,看见门口的丹枝脸色惨白,惊惶带泪,捂着右脸指缝中还渗着血。

她惊叫道,“这是怎么了?!”

葛郎中不明所以,也对丹枝道,“可是这位姑娘要瞧病?”

“不不!”青萝闻言回过了神,还是里头比较紧要,她急忙上前推开了门,“是瞧我们里头的姨娘!”

丹枝想拉住郎中先给她治治脸上的伤,可想到里头那位杀神,不敢再乱说话了,忍着痛眼睁睁看郎中走了进去。

谢淮礼看大夫来了,便拉出了程娇娘一只胳膊让他诊脉,青萝远远看着那个袖头,竟是侯爷的寝衣!

这一晚上,侯爷一再为她逾矩,她就说丹枝是个蠢的!这下她知道丹枝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了!

出身低有什么紧要?贵人抬举她,她就也是贵人!

自己今夜怕是也难逃一劫了,寝衣该谁负责,侯爷怎会听她说这些推诿的话?

青萝还在忧心忡忡,大夫那边已经诊完了脉,示意谢淮礼去正厅说话,青萝见状便退出去合上了门。

“先给侯爷贺喜了。”葛郎中拱了拱手,他常年给府里的老太君诊平安脉,跟谢淮礼也算熟识。

谢淮礼略点了点头。

看样子是知道有孕。

葛郎中心中疑惑,斟酌着开口,“不知侯爷是否知晓,这位小夫人两月前,服过······”

他边说边觑着谢淮礼的神色,若是人家内务隐私,他倒不好说了。

但谢淮礼神色很坦然,“知道,听说是服过打胎药。”

不忌讳便好。葛郎中便直言道,“那药质性低劣,没流掉孩子却让小夫人落下了宫寒。”

谢淮礼闻言皱眉,“可要紧?”

郎中看他十分关切,便把诊出的内容一一道来,“这位小夫人是个胆小易受惊的性子,今夜怕是受了惊吓心中惶恐,心口有滞淤。”

受惊惶恐?谢淮礼突然想起,在苍梧苑门口遇到她时,她红肿着眼睛哭过的样子。

郎中继续道,“加之晚上沐浴时间一长,气血上涌堵在胸口,便憋闷晕厥了。”

谢淮礼也听不大懂他这些话,直接问道,“怎么治?可有大碍?”

“大碍倒谈不上,”郎中捋着胡须,“但小夫人胎像不是很稳。现下妊娠中不好用药,只能开些温补的方子,还是要靠平时的将养。”

“如何将养?”

“宫寒常伴有气血不畅,四肢冰凉的症状,千万注意保暖。泡汤有益处,但时间不可太久。”

大夫说到这里,谢淮礼又想起晚上他捂着程娇娘的肚子时,她很是受用的样子。

“再有,”大夫又继续道,“少让她受惊吓,尽量让她心宽自在些。”

谢淮礼依次点着头。

“先如此温养一月,我再来看。”葛郎中说罢背起了药箱,“我去前头给小夫人开方子,侯爷留步吧。”

谢淮礼像是想起了什么,“若是老夫人问起,你只说一切都好。”

葛郎中答了声是,便出了房门。

谢淮礼送到了门口,看见守在门口的青萝和丹枝,丹枝再不敢看他,扑通跪下,“奴婢该死,侯爷饶命!只求侯爷放奴婢去处理伤口,处理完奴婢即刻回来尽心伺候姨娘!”

青萝却是心中清楚,丹枝伤了脸,不要说房内的贴身女使,府中凡是露脸的仆役位置,都不可能再用她,她以后只能去不见光的地方做粗活了。

她心下叹息,有心帮丹枝求情,可她又算什么,自身尚且难保,又能保得了谁?

谢淮礼没理会丹枝,对青萝问道,“她今夜进府发生了什么,你一五一十告诉我。”

青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应该是问寿春堂的事,便将程娇娘绊倒,老太君受惊的事细细说了。

谢淮礼听完思忖片刻,道,“你去叫文政到前院书房见我。”说罢抬脚出了内院。

青萝领命正要去,被丹枝扑过来一把抱住脚,“青萝姐姐,你去大夫人院里告诉我娘,让我娘来救我!”

青萝低头看着她,很是为难。

现在侯爷还肯用她,说明她今夜还有一条活路,但是侯爷并没有放过丹枝的意思,若是自己去报信被发现······

丹枝看她不说话,哭喊道,“青萝姐姐!我要是等到天亮还出不去,我这脸就真废了,终身也毁了!青萝姐姐,你忍心看我······”

她嚎啕大哭泣不成声,青萝终究是不忍,点了点头,又飞奔去了。

青萝先赶去外院找小厮通报了文总管,得了小厮的回传信后,又回身往大房院里赶,让门房通知院中的管事妈妈,说有急事找她。

管事的周妈妈一听是青萝,心下一喜,这才第一个晚上,难道丹枝那丫头就得手了?她就说她女儿这张脸能卖个好价钱!

她喜滋滋赶到门口,却听青萝说,丹枝的脸被侯爷划花了!她眼前一黑,差点站不住跌在地上。

怎么会这样?!

小说《傻子招嫌?可侯府家主独宠她》试读结束!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