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热门小说已完岑承凛席柠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岑承凛席柠全文阅读大结局

fanhe 2023-12-07 12:45:08 17
fanhe 2023-12-07 17
点击阅读全文

的好半天才找回声音,“念念,我是忍了好半天才没踩刹车的,你跟我说的这些简直是……”

简直是超出了她的想象。

其实昨晚上乔敏早就猜到岑承凛不会带席柠回江家,至于去哪,她虽担忧但也没法阻止。

可万万没想到岑承凛会带席柠去那种地方。

“就算昨晚那个地方不是真正的封窑,那里面也是够恐怖的了,岑承凛这个人其心可诛。”乔敏震惊过后就是愤怒,“哪怕就是故意教训你也不能这么对你。”

相比乔敏,关于这种愤怒感在席柠这里已经翻篇了,不是她不记恨不愤怒了,她所有的怒火和委屈都集中在那一刀上,等现在慢慢冷静了之后席柠想的是,那个地方到底跟真正的封窑有没有关系?如果岑承凛不是老板,那他跟那里又是什么关系?

听老刘的意思,岑承凛似乎从来不去那种地方。

可一个不去那种地方的人又能自由出入,这就叫人挺不解的。

“所以你怀疑他的另一层身份跟三国边界那边有关?”乔敏也不是个怒火上头就失了理智的人。

席柠想起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当时叫他的那个字,是个没说完的名字,而且能让警长都闻风丧胆的,十有八九就是境外的身份了。

她跟乔敏说了那个字,听得清楚但无法确定是哪个字。

乔敏道,“他是少年去的你们家吧?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有那么大的震慑力吗?”

席柠沉默。

乔敏见状心里发颤,“不是吧?”

“他来虞家做保镖之前我不知道他在哪,从虞家离开后我也不清楚他去了哪。”席柠其实心里也是惶惶不安的。

在阿宴跟虞家撕破脸之前,席柠从没对他的来历产生过怀疑。就是父亲曾经说过的,阿宴自小就跟父母离散,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想要活下来就要先保护好自己,阿宴跟了一个地头蛇,讨生活的同时也练了不错的拳脚功夫。

可能就是跟他自小的生活阅历有关,所以相比同龄孩子阿宴极其成熟,所以被她父亲一眼相中赎身了,带回了虞家。

席柠曾经也问过他还记不记得自己的亲生父母,阿宴说,太久远了,已经不记得了。

她也问过他之前具体在哪里生活?阿宴也不说,问多了他只会告知,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我只要记住现在的职责就行。

席柠问不出所以然也没强迫,那时候她还小,根本想不到一个人能有多复杂。

热门小说已完岑承凛席柠小说无弹窗大结局_岑承凛席柠全文阅读大结局

乔敏思量着,“那阿洲知道他的底细吗?”

席柠摇头。

虞倦洲知道的也就是她知道的,仅此而已。

“看来就只有虞叔清楚了。”乔敏多余的话也没说。

但席柠明白。

阿宴是父亲带回虞家的,父亲做事向来稳妥,能往家里带的人那一定是要摸清底细的,所以乔敏说得没错,父亲肯定是很清楚阿宴的情况,可惜他离世了。

她和阿洲都不清楚,唯一的希望就是母亲,可母亲现在……

“敏敏,你是了解我爸的,你觉得他那个人怎么样?”席柠的头抵着窗玻璃,问。

乔敏想都没想,“虞叔当然很好了,先不说他事业有成吧,就说对孩子对家庭那可真是优秀男人的典范,不舍得让你们吃半点苦,就从来都没跟你们发过脾气吧?说实话,我可羡慕你能有这样一个爸爸了。”

乔敏有个酗酒的爸爸,每次喝醉回家都会作妖,乔敏的妈妈是忍了大半辈子了,用乔敏的话说就是,她严重怀疑她妈被PUA了。

但席柠觉得哪怕再不好那也是亲爹,他至少还活着。

“你说,我爸有没有可能干些伤天害理的事?”

乔敏想都没想,“怎么可能?我跟你说念念,我反倒是觉得虞叔太本分太老实了,心肠还好,他是个儒商,哪怕他身上有半点奸商的影子可能虞家都不会是现在这样。”

她转头看了席柠一眼,“什么意思?你在怀疑你爸什么?”

席柠摇头,没什么。

乔敏对她父亲的看法就跟外界一样,当然,在席柠眼里她的父亲也是这样。是儒商,讲诚信重感情,他跟市面上的很多从商者都不同。母亲就总是在她面前说,你父亲那个人啊凡事不计较,有些人就想着能占点便宜就占点,你父亲呢,也允许别人占些便宜,行啊,这人啊吃亏是福,所以你看咱们虞家的口碑才这么好呢。

她不相信父亲是个小人,可岑承凛的恨意来势汹汹又不像是无中生有。

乔敏做过记者的,又在时尚圈浸淫这么多年,自然是练得火眼金睛的。她问,“之前你说岑承凛跟虞家闹得不愉快,不会是中间发生了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吧?”

“是发生了什么,但我不知道。”席柠皱眉,“而且我也不相信我父亲德行有失。”

“就这么说吧,真要是有那也一定是误会,我相信虞叔。再一个,”乔敏思维清晰,“是有多大的仇沉浮到现在才睚眦必报?既然有仇,那虞叔在世的时候他去哪了?”

说到这儿乔敏又是一激灵,“不会虞家出事就跟岑承凛有关吧?”

席柠摇头,“虞家出事是内部的问题,外界的影响是次要。”

虞家口碑是有了,也奠定了江南一带的地位,但虞家多实业,而且不少还是老牌的产业链,为虞家做事的员工那都是一做就能做一辈子的,说是老人也不为过,有手艺归有手艺,但很多观念跟不上潮流。

虞家也试着投资其他产业,扩大产业链,但跟父亲的决策有关,有些时候过于优柔寡断了就会错失良机,再加上将产业重点转移的决策,导致虞家动了根基。外界的确也是大环境不好,实业受创,资金链被套牢,产业链之间环环相扣每天都在大量烧钱,如此一来就伤筋动骨最后大厦坍塌。

席柠虽说没参与虞家的生意,但情况大致了解,说是有外来力量使诈,例如像是乔敏说的岑承凛从中作梗,其实这种可能性很小,说到底还是虞家没能与时俱进,这是最根本的原因。

当然,她也不排除有外界的恶性竞争,尤其是虞家资金链被套牢后,也有不少曾经的合作者落井下石的。商场如战场,凶残不见血,关于这点席柠是体会深刻的。

“不管怎么样,岑承凛能把你扔在那种地方都挺混蛋的,你留证据了吗?万一他醒了之后咬你一口怎么办?想过吗?”乔敏小心驶得万年船。

席柠倦怠,反咬一口这伎俩他倒是不会。

“想反咬的话在封窑里就行了,他只会玩更卑鄙的。”

他是一路抱着她走出的封窑,那么长的一段路没人发现他被捅了,除了老刘。

乔敏咬牙,“是挺卑鄙的。”

又说,“岑承凛那个人藏得深,你也别想着挖他背后的身份了,你知道得越多对你越不利。像是封窑,我背地里再帮你查查,你就别再轻举妄动了。”

也不是席柠一定要去查岑承凛,只是她有预感,或许查清楚封窑的事,岑承凛曾经发生过的事是不是就能找到线索了?

“能从那个男人嘴里挖出消息吗?既然他都敢在那种场合去认岑承凛,或者那位警长?”乔敏突然想到这点。

“他们不会说的,尤其是在封窑里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fanh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