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岑承凛席柠(岑承凛席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岑承凛席柠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岑承凛席柠)

xiaosuo 2023-12-07 12:48:22 20
xiaosuo 2023-12-07 20
点击阅读全文

他松了手。

淡淡的嗓音里却悄然染了几许暗哑,命令,“过来,主动。”

席柠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攥紧了浴袍一角,攥得手心生疼了才渐渐松开。

她覆身上前送上红唇。

唇轻轻描绘男人性感的薄唇唇角,他的唇微凉,也有淡淡的酒气。

他垂眼看她,长睫落下的暗影遮住了情绪,他看着很平静。

席柠觉得自己有一点点晕了。

靠近他,他的气息,他的欲,和他周身散发得压迫感将她层层叠叠围绕,是男性荷尔蒙,与她身上的芬香缠绕一起就多了暧昧。

她的唇顺着他的下巴一路向下,吻上了他的喉结。

他的喉结滚动一下,大手撩开她得浴袍,摩挲着她的腰窝。

痒,又透着情欲。

席柠下意识扭开腰,却被他大手控住,动弹不得。

太阳穴绷得胀疼,一下一下的。她觉得酒精开始上头了,加上之前还残留了些红酒的后劲。

她的唇如鱼儿一路顺势而游。

解开他浴袍带子的时候手指都是抖的。

下一刻惊喘一声。

眼睛赶紧撇开。

可心脏在咣咣狂跳,脑子里还是刚刚看到的画面。

羞涩的同时又紧张的要命,还有隐隐得害怕。

岑承凛抬起她的脸,见她满脸通红,眼里似鹿般惊恐。微微一笑,“虞小姐的反应很令男人骄傲。”

岑承凛席柠(岑承凛席柠)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岑承凛席柠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岑承凛席柠)

席柠惶惶得很,心说,不是我的反应让男人骄傲。

是你,很骄傲。

换做别人也会是这种反应。

他的资本相当雄厚。

男人凑近她,低语,“比起你有过的那些男人呢?”

席柠抖着唇,“我……没有,没有那些男人。”

她情愿有过一些男人。

岑承凛炙热的呼吸落她脸上,“清纯人设用多了就没意思了。”

“我不是……”

“上来。”岑承凛不想听她解释,这个时候也不需要她解释。

他松开她,朝沙发后背上一靠,两条长腿结实地撑起,沉声命令。

男人结实身躯,强势邀请。

席柠觉得呼吸一阵紧过一阵,良久后她笨拙地坐在了他身上。

可接下来呢?

她紧张,她害怕,重点是她不会啊……

干脆就双臂圈住他,整个上半身贴上他的胸膛。

男人的唇刚刚还是微凉,但胸膛灼热,并不比她身上的温度低多少。

她小声说,“宴少,要不然……您指导一下我?”

都不敢抬眼看他。

肯定是想杀了她的眼神。

可实际上头顶的眼眸里翻滚着烈烈情欲,是能将她吞腹的贪念。

“你——”

“我真的……”席柠害怕他生气,赶忙抬头打断他的话,“诚心的,我发誓。”

却被他眼里的幽深情欲吓到了。

岑承凛信了她才是缺心眼,但也着实是耐性耗尽了。一把扯下她的浴袍,丝毫没怜惜之情。

紧跟着起身将她顺势抱起。

席柠觉得这一瞬头晕目眩,他太高了,像是抱孩子似的这么抱她起来,她觉得自己离地面好远。

真是生怕他一个怒火将她甩出去,那可真是会摔得挺疼。

下意识就紧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双腿也毫不松懈地圈住了他的腰。

岑承凛的身体紧绷一下,心底冷笑,清纯吗?贴得够紧啊,欲擒故纵很能拿捏男人心理。

扔她在床上。

席柠胃里那点酒都快甩出来,没等缓劲,男人就压了过来。

室内光线暗淡,墙壁上男女身影重叠交缠。

直到席柠疼得惊呼出声。

男人也是瞬间一僵,稍许伸手扳过她的脸,不可置信看着她,“你……”

女人额头和后背都疼得生了薄薄一层细汗,睫毛颤抖得厉害,眼角湿润。

岑承凛盯着她,胸膛起伏,眼里是难以克制的滚滚黑浪。

席柠抖着唇,“宴少,请你……”

轻点这两个字最终没能说出来,她觉得,矫情。

他对她百般刁难折辱,还在乎这些?

“以前没有过?”岑承凛冷声问,可脖颈、额头青筋凸起,昭示着在极度强忍和克制。

其实也是多此一问,光是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而且她真是……

整个人紧到极点。

席柠“嗯”了一声,然后将脸埋在了被子里,疼出来的眼泪顺着眼角洇在了被单上。

她这轻轻地一声嗯,跟猫似的极小声音,却能抓得男人心痒。

岑承凛咬牙,嗓音暗哑,“席柠,真有你的,你行!”

他俯身下来,滚烫的薄唇贴着她仍旧湿润的眼角,沙哑言语间还透着狠劲,掐着她的软腰——

“媚货,我今晚弄死你。”

第31章之后这方面我会注意

席柠觉得自己只剩下一口气了。

就吊着那么一口气活了下来,没被岑承凛旺盛的精力给弄死。

再睁眼时窗外是红霞泼天,让她恍惚了好久,看了墙上时间才意识到自己是睡到了快黄昏。

她在床上浑身都是酸软,轻轻一动就觉得哪哪都疼。

昨晚上,确切说是今天凌晨之后缠绵旖旎的画面又如数灌进她脑子里。

曾几何时,阿宴是虞家那些下人女仆津津乐道的对象。当那个清瘦的少年长到了十六七岁时,他的身体已经具备男人结实健硕的力量了。

那时候的席柠还不会思春,她喜欢阿宴的身体,是因为她喜欢让阿宴背着她。

路走累了,怕裙子脏了,坐车坐烦了,每每这个时候阿宴就会蹲身下来,言简意赅喜地说,“上来。”

她就美滋滋地扑到他后背上,被他背起的时候她就觉得很满足。

她搂着阿宴的脖颈,偏脸问阿宴,“你能一直背着我吗?只要我累了你就在,然后一直背着我。”

阿宴不爱笑,但每每她偏脸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脸颊似乎都有点红,他说,“小姐有一天会不需要阿宴背的。”

她摇头,将他搂得更紧,“我就是喜欢被阿宴背着,阿宴的肩膀好宽,让阿宴背着特别舒服。”

特别有安全感。

那时候的席柠觉得哪怕外面那么多坏人她都不怕,因为有阿宴,别人都有可能伤害她,唯独阿宴不会。

昨晚,岑承凛的那句“上来”,不再是曾经阿宴单纯的心思。

那个曾经背着她的少年,昨晚在她身上肆意而为,享尽餍足。

席柠觉得小腹又在酸痛。

岑承凛斯文禁欲的外衣褪掉后就是贪欲狂野,如森林狩猎将之拆骨吞腹。

他太大了。

席柠在那一刻真觉得自己会被弄死。

他有怒火,只是因为她昨晚是第一次,继而完全摧毁了他认为她放荡不堪的信念?

疼。

身体就像是从中间生生撕裂似的。

可席柠觉得岑承凛也没好过到哪去,他进得艰难,额头上青筋凸起,紧搂着她的双臂筋脉都是紧绷。

当她痛苦地将他接纳,那一刻他额头汗珠滑落在她胸口,滚烫炙热。

刚开始他的确是给了她适应的时间,但很快他就狂热驰骋,她欲生,也欲死。

席柠起了身。

一股热流涌出来,滑腻得很。

她的脸煞白,呼吸变得急促,小腹又是涨涨的。

进了浴室才看见自己的模样。

锁骨、胸口绽放红梅,细腰和大腿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在床上大开大合,恨不得将她捏成各种姿态。

滚烫的薄唇贴着她的脖颈,声音沙哑低沉带着欲的微喘,大手几乎要捏断她的腰。他要她放松,别那么紧张。

可是她放松不下来,他越是进攻,她就越是防御,继而他就越是疯狂,低哑说,“小东西,你想咬死我?”

席柠的呼吸又变得促急,再看镜子里的自己,脸颊又是坨红一片,胸口起伏不定,像是一团火又在身体里灼烧。

-

泡完澡就更虚脱了。

换了新的浴袍,刚出浴室,不想就见岑承凛推门进来。

她立马僵在原地,小腹却本能地收缩一下。

相比她的身心憔悴,岑承凛是情欲餍足后的神采奕奕。他又恢复了禁欲岑冷的模样,得体的衬衫和黑色西装裤,显得两条腿老长。

衬衫遮住了他的筋脉嚣张,衬得他无情无欲,完全符合了外界对他清冷佛子的评价,只有她……

只有她真真切切体会到了他情欲深重时的可怕。

可席柠的耳根就不知怎的烫了,一时间也不敢去看他。

“醒了。”岑承凛进来就是找她的,“管家送了晚餐过来,来餐桌吃。”

昨天从会馆回到酒店就已凌晨,直到现在席柠才反应过来自己一口饭没吃呢,岑承凛这么一提醒,她反倒火速饿了。

其实还不到真正的晚餐时间,因为只是近黄昏。

曾几何时席柠并不喜欢这个时辰,总觉得黄昏美则美矣实际苍凉,是万家灯火即将开始的前奏,可她的家已经不在了。

餐桌毗邻弧形落地窗,余晖恰好落进来,惬意又温暖。

岑承凛坐在那,颀长身影被大片霞光逶迤。

席柠在他对面坐下,刚沾到椅面,她就微蹙了眉头。

疼。

但强忍着没出声。

其他男女在情事过后是如何相处的席柠不得而知,她尽量表现得自然,不在他面前表露太多情绪。

就是交易啊,这种事不是早晚都要发生?

“还疼?”对面男人冷不丁开口。

席柠没料到他会突然这么问,怔愣片刻,说,“还疼。”

这一开口才觉得嗓子疼得要命。

下意识抬手揉了揉喉咙。

喊的。

岑承凛盯着她抚着喉咙的手指,纤细葱白,软得都能捏碎似的。

天未亮,夜色正浓,她的手指无力抵着他的胸膛,压根起不了任何阻挡作用。

她的声音最开始小小的,占有她的那一刻她惊叫出声,在他耳里却是最美妙的声音。

她轻泣,一声声叫跟猫般娇弱,却勾得他胸腔里的力量澎湃高涨,恨不得将她撕碎。

软得要命,岑承凛从未像今天这么舒爽畅快。

她的紧致,她的娇嫩完全能要了他的命,岑承凛向来自控能力极强,却在她身上一次次失控。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第一次,他真会认同那些男人的话。温柔乡英雄冢,着实不假。

清纯得要命,可又媚得要命。

浴袍宽大的衣袖,露出的一截雪白手臂上都有握痕,红红的几道子。

岑承凛看在眼里,是她在他身下挣扎时,他箍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狠戾钳制怀里继续恣意掠夺。

席柠碰触到了他的眼神,不自然地伸手扯了扯袖子。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suo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