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综合资讯 >> 浏览内容

段步禹琉南静无弹窗免费试读_宁清昭顾怀临免费读正版

小丽 2024-02-28 02:52:02 19
小丽 2024-02-28 19
点击阅读全文

宁清昭顾怀临 》小说内容怎么看完结,宁清昭顾怀临是《段步禹琉南静》书中的主人公,本书是由宁清昭最新创作的,此书内容作者文笔流畅,行云流水,人物形象饱满,内容非常精彩。小说精彩内容分享:哀莫大于心死。宁清昭只觉得好冷。然而心脏又无法抑制地灼痛,如时刻受地狱之火煎熬。不多时,殿内传出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允!”这一刻,宁清昭几乎跪不住。三年前,她同顾怀临也曾差点有过一个孩子。她欣喜若狂,日日叩顾祖师爷给她这一场母子缘分。偏偏这时,边疆传来顾怀临被敌军困住,身陷险境的消息。

封面

《段步禹琉南静》精彩章节试读

哀莫大于心死。

宁清昭只觉得好冷。

然而心脏又无法抑制地灼痛,如时刻受地狱之火煎熬。

不多时,殿内传出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允!”

这一刻,宁清昭几乎跪不住。

三年前,她同顾怀临也曾差点有过一个孩子。

她欣喜若狂,日日叩顾祖师爷给她这一场母子缘分。

偏偏这时,边疆传来顾怀临被敌军困住,身陷险境的消息。

宁清昭心急如焚,只能用 dao xing ni shi 之术,将顾怀临的危难渡到自己身上。

后来,顾怀临安然归来。

她的孩子也永远离开了她……

那时,顾怀临满眼心疼将她涌入怀中安慰:“无事,我们还会有孩子,他一出生便会国公府的继承人。”

宁清昭闭上眼:“不会再有了,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顾怀临怔然许久,抱着她的手更紧:“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们二人亦能相伴到老。”

真的没关系吗?

那又为何柳如涵的孩子还在腹中,他便来让陛下请封……

宁清昭黑黝黝的眼珠此刻唯余死寂苍凉。

顾怀临却轻轻舒了一口气。

转身瞬间,才看见跪在殿外的宁清昭。

四目相对。

他笑意僵住:“清昭……”

见宁清昭没应,他心头狠狠一跳,赶忙解释:“我此生只会有这么一个孩子,他继承国公府家业以后,我就能陪你归隐原野。”

心脏疼撕裂一般。

宁清昭面容却淡得看不出分毫:“顾怀临,没有以后了,我来此求陛下,只为与你和离。”

顾怀临脸色瞬时沉下去,比这刺骨的天气还冷冽几分。

“陛下不见你,你也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君无戏言,陛下亲赐的婚,你以为你想和离便能和离吗?跟我回去。”

他说完,上前抓住宁清昭的手臂,不顾她意愿强行将她带走。

眼前的殿门缓缓阖上。

无人阻拦。

……

国公府。7

宁清昭被顾怀临锁在了之前小院中。

她自此缠绵病榻,药石无医。

除了送饭,顾怀临不让任何人与她接触。

他倒是常来,来来回回无非是那几句。

“清昭,我有我的苦衷,待孩子生下,我对你许下的承诺都会做到。”

“你相信我,我爱的只有你,”

宁清昭一张脸苍白到近乎透明,心痛到极致,大概已经麻木。

她看着天沉默发呆。

后来许是觉得无趣,他不说了,也来得少了。

随着柳如涵的肚子渐大,宁清昭的生机也在渐渐消逝。

那是孩子在吸收她的气运生命。

断情蛊发作得越发频繁,痛意日日夜夜锥心蚀骨。

宁清昭脑海中的记忆都开始混沌起来。

就连顾怀临那些爱她的过往,都开始记不真切。

她能看到的只有这一方天地,不知时日。

院内冷清至极,无人打理的花草也显出颓败凄迷之相。

宛如这院子的主人。

四时变幻,树叶转黄又落下。

秋尽冬来。

初冬那日,宁清昭身体竟回光返照般恢复了几分力气。

她将自己收拾好,坐在亭台下,四周白色帷幔飘飘渺渺地随风晃荡。

顾怀临进院便是一怔。

她挽着高高的髻,还给自己抹上了胭脂,难以言喻的明艳美丽。

他眼中涌出喜色:“清昭,你终于想通了!”

宁清昭并不理会,纤细修长的手指抬起,兀自掐诀演算。

顾怀临心脏剧烈跳动,突如其来的不安让他喉头艰涩:“你又在算什么?”

宁清昭看向他,忽的绽出一抹艳丽至极的笑。

“顾怀临,我算到你我姻缘已断,可喜可贺!”

顾怀临身躯一颤,瞳仁红得吓人。

他宛如被激怒的野兽,疾步上前抓住宁清昭算卦的手腕,滔天怒火裹挟风雨而来。

“你为何总是如此冥顽不灵?”

下一瞬,他一用力。

“咔嚓”一声清脆的响。

宁清昭瘦的只剩薄薄一层皮的右腕骨骤然垂下,竟是被生生折断了右手。

骨头断裂刺进肉里,剧烈的刺痛顺着手腕钻进心里。

顾怀临才恍然回过神来,懊恼到嗓音嘶哑破碎:“清昭,对不起,我只是太害怕失去你……”

他小心翼翼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却又生怕她疼一般缩回了手。

“是不是很痛?”

宁清昭怔怔看着自己的手,猝然间发出一声轻笑。

“我这一生,还有什么痛是忍不得的呢?”

她声音与她的人一般,幽如轻烟,仿佛下一秒就要随风而去。

这样云淡风轻,却让顾怀临第一次害怕起来。

他宁愿她打他骂他,都好过现在这般模样。

“你非要这样逼我吗?”

顾怀临焦躁来回踱步几下,又倏然顿住:“好,孩子我不要了,将他交给母亲教养,我什么都不要了!”

“我带你走好不好,我们走!”

宁清昭定定看着他,嘴唇微动。

突然间,外面焦躁声音传来:“将军,如涵夫人临盆了,大出血……”

刚刚还满脸深情的顾怀临面色骤然一变,立时想要转身,衣角却被宁清昭没受伤的那只手抓住。

她气若游丝:“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别再为难太清宫。”

顾怀临脚步一滞,却依旧咬牙:“最后一次,清昭,你等我。”

宁清昭眼睁睁看着那身影毫不迟疑地走远,掌心只余满手的空。

脸颊突然一凉。

一片雪花落在掌中,消融无踪。

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初雪。

怕也是她此生看到的最后一场雪。

宁清昭猛地咳嗽起来,她抬手捂住。

鲜红灼目的血顺着指缝大滴大滴流下,顷刻便染红她雪白的外袍。

“顾怀临,我永远不会再等你了。”

她缓了缓,染血的手费力地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

“祖师爷在上,弟子今日便剖心取蛊,断情绝爱以求生路!”

第10章

顾怀临唯一的子嗣出生,整个国公府吵吵嚷嚷,混乱不已。

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宁清昭将刀剜入心口,忍着割心的疼,取出体内蛊虫!

更没有人注意她的离开。

又或者根本无人在意……

雪地里,宁清昭的脚印一步一染血。

惨烈如同当年,顾怀临上太清宫求娶她。

两相对应,一来一回。

终究是真真切切做到了,两不相欠。

尘世间的因果已了。

宁清昭掐诀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浑浑噩噩往前走,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她要回家。

即便是死,她也要死在太清宫。

待走到山脚下,还未踏上台阶,她力气终于耗尽,重重跌落。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